第三講 詩篇中關於事奉的信息

滕近辉讲章

剛才詩歌所唱的「事主真上算」上算兩字,我不大喜歡;因為字眼不大好,但是意思是好的。正如保羅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真正的意思是以物質的獲得,和屬靈的獲得作比較;然後得個結論──事奉主有永恆的價值,是更好的選擇。也是要祂的門徒計算代價;算清楚哪樣更化算,把真正的價值觀弄清楚。跟從基督的人,和一般人有不同的價值觀,每個基督徒應該看清楚,想清楚,計算清楚;才有決心跟從基督,事奉基督,才有永恆價值的事奉。

現在讓我們來看與事奉有關的幾處經文,好像一幅幅事奉的圖畫擺在我們面前;我們要看,要想,要作選擇,要作決定。

第一幅事奉的圖畫(九十6-17)這兩節經上是個對比,從中我們有所看見,有所選擇。「早晨發芽生長,晚一割下枯乾。」這是人生短促的形容詞,人生似野地花草,早上開花,晚上枯乾;不過一日之久,何等短促!當詩人想到人生短促時,並不因此消極;他醒悟到手作的工而禱告說,神啊!「……願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詩人重複說「我們手所作的工,願堅立。」(17)重複的話語,表達他內心感受之深。這是對比所產生的覺悟。

詩篇九十篇的第一段,用了六個形容詞表示人生的短促,且一一更加短促。「昨日」一天24小時。「早上晚上」12小時。「如睡一覺」一般人睡覺平均八小時。「夜間的一更」「更」是二小時。「好像一聲嘆息」我想最長的嘆氣至多三秒鐘。「轉眼成空」眨一眨眼,我想大概1/10秒鐘吧。每個形容詞代表的時間更短。第10節末了是總結的形容詞「我們便如飛而去。」詩人對人生短促很了解,然而他轉眼看神的事工,又看自己雙手;他要將自己的手和神的事連起來,他願伸出手來為神工作。或許他以往沒有為神工作,但現在他要伸出他的手更努力為神工作;他求神堅定他的手,也求神堅立他的工作。「堅立」有兩個意思,一是求神堅定他工作的手,使他的工作不停止繼續事奉。二是讓他的工作堅立到永遠,有永恆的價值。兩個意思合併就是詩人的禱告和心願:「神啊!我明白了,我要把手奉獻給。求成全,求堅固我,使我曉得如何選擇永恆有價值的事工。不是表面的工作,乃是看清楚認真的工作。」

昨天我收到主的僕人章力生教授從美國來信,題及他每晚一點鐘睡覺五點半起床;他說睡眠比以前增加了一小時,因已達84高齡。太太勉強他最遲十二點鐘應該就寢。但他想全心寫作,彌補以往失去的時間。這是位忠心主僕的心聲,他已經寫了八十幾本書,是他心血的研究。他為主而活,年事已高仍孜孜不倦努力事奉;使我非常感動!保羅說:「你們要愛惜光陰。」「愛惜」原文是「贖回」,我們要贖回我們的光陰,被主贖回的人,不但生命被贖回,連光陰也要被贖回。每個被救贖的人,光陰也應得救贖;我們把一切都獻給主,寶貴光陰要為主用,我們要事奉主。

第一幅圖畫,我們看見右邊是花草,早晨生長,晚上枯乾。左邊是醒悟的手舉起奉獻給神,求神堅定他工作的手,繼續事奉;也求神使他工作有永恆的的價值。

第二幅事奉的圖畫(一一六16)請特別注意末句「已經解開我的綁索。」詩人把自己當作將獻的祭牲,被綁在祭壇處的柱子,祭司來了把繩索解開,牽到祭壇旁宰殺置於祭壇上,獻祭物給神。「解開綁索」意即一切阻攔都除去了,真正預備好了;不再被綁在柱上,乃是被宰獻於祭壇上。這幅圖畫很寶貴,其中有一關鍵,綁索是否已經解開?若祭牲仍綁在柱上,雖離祭壇很近卻走不上祭壇,獻不成祭,不能實行奉獻。很多基督徒,口說奉獻,心也想奉獻,在禱告中也表示奉獻;他渴望奉獻,懷真誠愛主的心奉獻。可是事實上他還被綁在柱子上;不能掙脫攔阻,不能克服攔阻,實際走不上奉獻的路。今晚在座如有這樣的弟兄姊妹,但願主愛把你的綁索斬斷,叫你實際擺上祭壇上。

「耶和華啊!我真是的僕人」,詩人重複地說:「我是的僕人。」他更進一步地說:「我是你婢女的兒子,」意即僕人的僕人。一次次重複表達他內心的感受,他感到自己不配作神的僕人,這是真正奉獻者的態度;如果人把自己的奉獻當作是立功,覺得神需要他;那就是自己還不了解自己,也不認識神。我們何等渺小,微不足道,算不得甚麼;偉大榮耀的主,那裏需要我們呢?我們豈配事奉主?但是主恩無條件臨到我們身上,呼召揀選我們這些不配的人,使我們能夠蒙恩站在恩典的地位,有權利獻上自己。我們這樣一想,真是越想越感恩,越想越感到自己不配,就從心裏湧出詩人在16節所說的話。請注意!詩人非說是僕人的兒子,乃是說婢女的兒子。在當時婢女地位低於僕人;所以意思是說:「我是你僕人的僕人的僕人。」他心裏的謙卑多層面地表達。今晚如果你奉獻,你感覺配嗎?你是否帶立功的心態來奉獻呢?我們來到主前,正如本篇詩開頭所講的感恩;從感恩的心,產生了服事的願望。弟兄姊妹!我們為何要奉獻要事奉?唯一原因,就是對主愛的回應,激勵、感動、溶化;叫我們很自然很快樂很真誠的奉獻。

第三幅事奉的圖畫(四十6-8)耳朵開通和遵行神的旨意連在一起,二者關係極為重要。有的聖經學者認為「開通耳朵」,在原文有特別含意是連於(出廿一5-6)兩節的話。這幅圖畫,形容有一僕人本來可得自由;但因他愛主人,寧願放棄自由,仍舊留在主人家中永遠服事主人。當他作此決定時,主人和他站在門口,用錐子穿通他的耳朵作記號,自動獻給主人作永遠的僕人。所以詩人說:「神啊!我樂意照你的的旨意行,永遠事奉你。」(8)這幅圖畫多美麗!我們事奉主是勉強或是甘心樂意呢?是自己的選擇,自己意志的決定嗎?我們是否以自己的自由放下了自由,完全為了主;這是我們大膽地用自己的自由,這是個自由的不自由。我們把自己擺在主手中,永遠服事主。「穿耳」和「愛主人」兩件事連起,然後耳朵便開通了。這僕人身上有了清楚奉獻的記號。保羅說:「人不可以攬擾我,因我身上有了基督的記號。」這記號就是保羅奉獻記號。想至此,真是希望畫家把這幅畫描繪出來;我們也希望這幅畫的主角成為自己。我們用穿耳,來回應主穿手的愛;主的手被釘釘穿,在各各他山上為我們受死!主復活的身體遺留手中的釘痕,肋膀的槍傷。復活的主對多馬說:「伸出你手探入我手中,和肋膀的釘痕。」證明復活的主身上永遠留下這兩個記號。

第四幅事奉的圖畫(六九9)詩人因關心神的殿,心裏焦急如同火燒。他愛神,所以關心神的殿,他的關心很懇切。一個愛神的人一定愛神的殿,從未有愛主的人不愛主的教會。詩人因愛神關心神的家,神的殿,至於心裏火燒的地步。一顆燃燒的心正如約翰加爾文的印,在蓋在他的書上信上;印彫刻高舉的手中一顆正在燃燒的心的圖案,他經常以此印提醒自己,他願意將火熱燃燒的心獻給神。有一位傳道人置了個這樣的印,印在自己畫上,他說這幅圖畫對他幫助很大,常常提醒他。

我們每個人可以讀這節經文,說:「主啊!求幫助我關心的教會,在家中事奉;當教會情況欠佳時,不是批評,不是拆檯;乃是關心流淚,心裏焦急如同火燒。永不作旁觀者,乃是作家中的兒女,作的僕人;的家就是我的家,我要愛和的家。我願在家裏事奉。求把關心賜給我。」我們在教會,有時看見軟弱,看見不該有的情況,看見人的失敗;我們當在主前禱告、流淚;並非批評的時候,不是自顯為義的時候,乃是我們關心努力更加努力之時。如果神的家沒有軟弱,不需要我們,我們願意在主家中盡上力量。

第五幅事奉的圖畫(一二三1-2)「僕人的眼睛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望主母的手」有三個意思,第一,預備好了,主人的手一動,就是指揮,發號施令;僕人使女立刻遵命,準備工作,準備行動。第二,遵照主人的手如何指揮,注目該走的路;不但要作,也要按照主人主母的心意去作。我們事奉不但要熱心要努力,還要知道主人的心意,要了解我們的主,所定下的屬靈原則。熱心可能成為糊塗的熱心,所謂越幫越忙;越熱心越麻煩,問題越大;熱心小,毛病小,攔阻也小。這是很重要的事,必須知道主人的心意,預備好,按主人心意而作。教會中熱心工作的人不一定缺少,但是有熱心又按真理而事奉的人是缺少;這是主,是教會所需要的人,更是我們事奉的模式。神造了兩種特別的天使,是基路伯和撒拉拂,他們教導我們如何事奉神。基路伯的原文是知識之意,撒拉拂原文是火;有火又有知識,二者合併就是神創造事奉祂的天使的名字。是表示神對他們事奉的旨意,叫他們的事奉火熱,且有真理的知識。二者配合最為需要,我們應從這兩天使學習功課,這樣的事奉才能滿足神的心。第三,仰望神直到祂憐憫我們,仰望也有依靠之意,主人的手不但是指揮的手,也是加力量、幫助、施恩、成全的手。如果這樣的手指揮我們工作,這手也幫助我們有工作的力量。感謝主!祂是好主人,祂不但吩咐我們工作,同時也賜給我們工作的力量。所以我們不必怕順服,不必怕責任的托付;當接受主之托付時,當我們順服時,當我們說:「主啊是的」時,盡可放心,主的恩典、恩賜、同在、能力夠我們用。這三個意思是完全的,如果只有前二者而缺後者,未免令人擔心作不成主工;如果具備三者,順服的僕人,主必使用,必加力,必是成功的僕人;是神所喜悅的僕人。

第六幅事奉的圖畫(一二六6)流淚出去撒種,歡歡喜喜帶禾捆回來。我們為了事奉付上代價,有時流淚;但有一天收成,歡歡喜喜帶禾捆回來,藏在永生的倉庫裏。永遠的收成,何等寶貴!我們常歡喜豐收,但不願付代價,然而這裏說二者亙相連繫,在神的計劃中不能分開。我們要收成就必須付代價,付了代價必然有收成。二者為一,不過要記得主的另句話「那人撒種,這人收割。」有時也有此情況,別人撒種你收割;或你流淚撒種或別人歡呼收割你肯嗎?這樣公道嗎?當別人歡呼收割,你的感受如何?你生氣嗎?抱怨嗎?批評主不公平嗎?或是你與別人一同快樂呢?如果事奉工作是為己,你流淚撒種別人收割,就抱怨,批評,惱怒,這表示是為己工作。如果是為主工作,為了基督的國度,為了天父的喜樂,為了主的榮耀,為了主的旨意;流淚撒種以後,無論收割者是自己或別人,都能夠喜樂,都能讚美,都能滿足。這是個實驗,是證據,到底是為己或為主工作。很多時候,這人撒種那人收割。我們要準備,清楚知道我們的眼淚是秋雨;秋雨是撒種之前的雨,不是收割之前的雨。換言之,秋雨和收割距離的時候尚長。人流淚撒種,如同秋雨,看不見將來的收穫;如無信心,沒真正堅定的奉獻,經不起流淚的考驗。反言之,如果知道神在大自然中賜下秋雨春雨,必然有收成。同樣,在屬靈的境界中,有流淚也必然有收成。聖經中提及各種的眼淚,為主流的淚,為人,為自己悔改,為受苦為感動而流的淚都不落空,都如同秋雨;神的時候一到,都要收成。

寫彌賽亞神曲的韓德爾,其中有段「祂被藐視」他為這段經文寫譜時,心深受感動;他想到基督所付的代價,所受的痛苦,他流淚無法繼續寫作,伏案痛哭。正在此時,他的朋友來到,見此情況卻步而退。事後問他才明白原由。這位聖樂家把心靈完全投入工作,他感受基督的愛,為人受痛苦在各各他山上;他不禁流淚痛哭。他說他常聽見空中的音樂,所寫的乃是他所聽見的。這聖樂家是神所賜的,他的心靈和作品打成一片。他有個特別的禱告,求神賜他在受難節之日離開世界。我不知道他為何這樣禱告,但神終歸聽了他的禱告。他的作品彌賽亞神曲是復活節日首次獻唱的,他的一生都和主連在一起。

我們為主流淚為主付上代價永不落空,我們流淚撒種所付的一切,有天必要收成,這收成是為主的收成。

第七幅事奉的圖畫(卅一12)原是好的器皿,破碎了,無用了。第10節把破碎和無用的原因提出。「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敗。」因罪的器皿破碎不合神用,因罪破壞了事奉和奉獻。多麼可惜!有的人原屬合用的器皿,乏善自保聖潔,落在罪中以致被破壞;但是感謝主,祂有恩典能醫治破碎的器皿,也能重造器皿。好像先知耶利米到匠那裏看見重造的器皿。我們的器皿如受損傷,來到主前,讓祂醫治,讓祂復原讓祂重造;叫我們再次將自己獻上。主愛我們到底,祂接受我們的奉獻到底,主呼召我們到祂面前,主恩待我們。

十六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米蓋基羅,他的大作是大的彫像。那塊大理石是許多彫刻家所棄置,不用已四十年之久;偶然被米蓋基羅發現,用以彫刻大的像。他精心計劃,把所有缺點除去,成功了這件世界稀有的藝術珍品。

我們的主也可這樣恩等我們。

但願在座眾弟兄姊妹,都能成為主手中合用的器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