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講 詩人與神的深交

滕近辉讲章

深交就是團契,合一,愛神的心;這些都是詩人們的表現。詩篇中最顯的特點,就是詩人們與神的深交。今晚我們要按時間許可讀一些經文,藉知詩人如何愛神,如何在愛中與神合一;詩人們與神的交通團契,何等地深刻。

詩人們愛親近神(二二1)大說:「人對我說,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我就歡喜。」這表示大愛親近神,他愛親近神有兩個因素:

第一,詩人大愛敬拜讚美神,他說「凡在我裏面的,都要稱頌神的聖名。(一○三1)意思就是他整個人整個生命,一切的一切都要稱頌讚美耶和華。這是詩人湧出自己的心聲。他的敬拜和讚美就是對神的事奉。

事奉有三種意義,
1.本位的事奉,就是被造者站在被造的地位敬拜創造者。
2.生活的事奉,在生活中榮耀神,彰顯神。
3.工作的事奉,完成神分派給他的工作。

以上三種事奉合在一起,才是整全的事奉。許多人都以為工作才是事奉;工作不過只是事奉的部分,我們要切記;敬拜讚美是事奉,生活見證是事奉;三個因素必須互相配合,才是完整的事奉。

第二,詩人們愛禱告,他們因愛神所以愛禱告神。大是全國最忙的人,他是一國之君要處理國事當然忙;但從詩篇中我們看見他是個多禱告的人。由此可知,禱告不單是時間的問題,乃是心的問題。如果你歡喜一件事,你必定爭取時間去作;如果你愛一個人你必找時間見面。讓我再說,禱告不是時間的問題,乃是我們與主的關係問題,乃是我們愛不愛神的問題。

詩人與神同感「你們愛耶和華的,都當恨惡罪惡……」(九七10)詩人愛神所愛,恨神所恨。這是新的契合。詩人願所有愛神者,都當恨惡罪惡;因為神恨罪惡。保羅說:「愛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如果我們愛神,就當恨神所恨的不義,愛神所喜歡的真理。詩人與神之間有完全的心靈上契合。(一三九23-24)大有對此方面的感受,他很關心自己裏面到底是否神所歡喜的,所以他有這樣的禱告:神啊!恨惡罪惡,求不讓任何罪惡進入我心;神啊!我怕自己不清楚,有疏忽,求鑒察我,時常光照我;看在我裏面有甚麼惡行沒有?(三八18)也是大說的話,他不但認罪,同時也為罪憂傷痛悔;他非單憑口頭認罪,乃是從憂傷痛悔的心認罪。

認罪有四步驟,第一,知罪。第二,為罪憂傷。第三,認罪得蒙赦免。第四,離罪。這四步缺一不可。合併才是真正的悔改,完全對付了罪,完全回轉向神而行,也是與神同行。這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美國,看見有種特別窗子可以自動開關,下雨時自動關上,雨停時自動敞開。因為水有導電作用。我們的心向罪惡也是如此,如果有生命的電流通;神的生命在我們裏面,當罪惡來到,便有敏銳的感受,將心門關上,拒絕罪惡。一個有神豐富生命的人,自然會發出與詩人同樣的呼聲說:「我因愛神所以恨神所恨的罪惡。」(五一篇),我們看見大悔改的認罪,他墮落跌倒犯罪;但後來他悔改,他非因怕神而悔改,從11節我們看見他悔改的線索,他說「求不要使我離開你的面。」可見他心中愛神,怕的是離開神的面。當他犯罪時,罪使他心靈麻木,所以跌倒,做了神所恨惡的事。後來,他愛神的心復興,心靈醒悟,發現他破碎的心靈,讓神的心破碎;所以他憂傷痛悔認罪。這篇詩幫助我們認識,一個真正悔改認罪的人,內心感受何等深切。使大回頭的,是他對神的愛。

詩人與神深交的第三方面表現(八四1)詩人說:「耶和華啊!的居所何等可愛。」廿三篇末節說,「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人不想離開神的殿,因他愛神的殿,詩人關心神的殿,因愛神所以愛神的殿;當神的殿有問題,他心裏焦急痛苦如同火燒。大為了建殿。(一三二1-5)告訴我們,他廢寢忘食,無心作事,直到成全建造聖殿的計劃為止。他把神的殿放在首位。(代上廿九3-5)載,他為了神殿,把自己的積蓄都獻上,獻三千他連得精金,七千他連得銀子。這些都不是取國庫,而是他自己的積蓄。他說:「因我心中愛慕我神的殿,就在預備建造聖殿的材料之外,又將我自己積蓄的金銀獻上。」他因愛神的殿而奉獻。

不久之前,新界有間教會,因人數增加座位不足,教會籌備置新堂需一筆款;有一弟兄畢業港大之後找工作,他就將第一個月的薪金奉獻。堂弟兄姊妹知道此事,都大受感動和鼓勵。首次的薪金、意義重大,有的人預先計劃到時如何動用;這位弟兄卻全數帶到神的家中,為神的殿,為基督的教會而用。由此證明他愛神的心。這也就是詩人的表現。

多年前我在港九研經培靈會,聽貝牧師傳信息。他是加拿大人到中國內地會的宣教士,他說很多年前有個青年,在加拿大參加差傳大會受了感動,覺得應為差傳工作奉獻,他回家後禱告,看神要他奉獻多少錢,他禱告了半小時,決定奉獻五元加幣;在當時可算為數不少。到了次日,他和女友一同出去,輕易地花費卅元卻沒經過禱告,沒加以考慮。貝牧師說,這是愛的問題。有的人為聖工奉獻引以為榮,巴不得奉獻更多;但是有人卻非常勉強,認為可免則免。兩種不同心態分別在於愛的問題上。

詩人與神深交第四方面的表現(十六3)詩人因愛神就愛神的子民。大說:「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聖民就是以色列人。難道以色列人又美又善嗎?難道大不知道以色列民中有很多壞人嗎?難道不知以色列民常悖逆神嗎?唯一原因,他用神的心來想到屬神的人,用神的眼光來看神的百姓。

神用兩種眼光看屬祂的人。

第一,神在基督耶穌裏看我們,透過基督的寶血看我們;看我們聖潔毫無瑕疵,稱為聖徒;耶穌基督的寶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雖然我們罪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透過耶穌基督寶血洗淨,我們站在成聖的地位,所以神愛我們。我們想到舊約的雅各,他愛妻子拉結,甚至為她工作了十四年。拉結因生產便雅憫而死。聖經說雅各愛便雅憫最深。我相信重要的原因就是當他看見便雅憫時,就想到愛妻拉結因這孩子而死;在他心中,便雅憫和拉結分不開;是他愛妻的愛子,因此對便雅憫是雙份的愛。神對我們也是這樣。耶穌基督為我們而死,當神看祂愛子基督之時,又在基督裏面看我們;祂的感覺祂的看法就完全不同。

第二,神用未來的眼光看我們。將有一天,每個重生得救的人,要和父神永遠在一起,在永遠榮耀的天家;那時我們身體得贖,敗壞的肉體解下,穿上復活的身體。榮耀屬天的身體和罪惡完全隔開,我們真是沒有瑕疵,完全像神,進入神兒女榮耀的自由中。神用那時的眼光於現在來看我們。媽媽看孩子就是如此,不管孩子在別人眼中如何惡劣,如何沒價值沒希望;但母親卻以希望的眼,用愛的眼來看自己的孩子;雖然抱流淚,卻仍然不失望不絕望,繼續費盡心血在孩子身上。為了孩子好,甚至犧牲自己都願意。我們的主,我們的天父就是如此看我們。

我們從神的眼光來看,在教會中看見基督徒,弟兄姊妹;我發覺許多的虧欠,許多的軟弱,許多的問題,許多不喜悅的事,我們有何感受?我們是否愛他們呢,抑或我們也在他們軟弱之中,和整個的軟弱上的虧欠上都有份?如果我們用旁觀者的眼光來看,所得的結論,和用神的眼光用神的心來看,所得的結論完全不同。大愛神,知道以色列民是神的愛所揀選的;所以也用神的心用神的眼光,來看他的同胞。因此他真誠地說:「聖民又美又善,是我所喜的。」我們愛弟兄姊妹是應該的,弟兄姊妹愛我們原諒我們,也是應該的。讓我們用這樣的眼光來看教會看弟兄姊妹吧!

詩人與神深交第五方面的表現(卅九9)詩人們願意和神的旨意打成一片,願意接受神的旨意,來成全在他身上。對照前面第3節,原來詩人心裏非常難受,他的心發熱,激動;因有人對不起他,他受了枉,他用舌頭激烈地說話。在這一切之中他忽然安靜下來,他之所以接受這遭遇得平安;因他想到所遭遇的是出於神,所以就默然不語。本來不能忍受的,現在真正,平穩,安靜地接受;並非勉強接受,乃是出於了解的接受。勉強接受壓力太大,容易使人發生胃病和精神崩潰。真正的接受完全的順服,心裏平穩安息在神旨意中。這是詩人的功課,詩人給我們學習的榜樣。惟愛神真正認識神者,才能和神的旨意打成一片;真實接受神的安排。

我們的主,當祂在世的幾個城市工作中,被人拒絕,那時主被聖靈充滿,祂有歡樂的禱告:「父啊!天地的主,我要感謝……。」最後祂說:「因為的美意本是如此。」祂在逆境中,在被人拒絕時,祂的心中有安息。所以主說:「凡擔重擔的人,可以到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享安息。你們要學我的樣式……。」有了主的心在我們裏面,主的樣式是溫柔謙卑,主的擔子是輕省的,主的軛是容易的;否則,我們負擔負軛就負不起。感謝主!祂在我們右邊。主說:「你們當負我的軛。」主並非邀請我們來負軛,而是邀請我們來負祂的軛。「負軛」和「負主的軛」完全不同。我們負主的軛時,主在我們身邊,與我們一同負軛,主負重的一端,且以安息柔和的心腸給我們。惟有真正交托,清楚認識主,愛主的基督徒;才能夠默默不語,把最大的壓力卸下;在枉待遇痛苦遭遇之中能夠說:「父啊!是的;因為的美意本是如此。」我們的主在十字架上所說所表現,都是內裏安息自由的表現。

感謝主!最榮耀的勝利,十字架上的勝利,這位為我們釘十字架的主,將祂的心給我們。

與神深交第六方面的表現,詩篇第一一九篇,有18次用「愛」字,「愛神的話」。因愛神而愛神的話,與神的話打成一片。

與神深交的第七方面表現,詩人因為愛神,就追求榮耀神。詩人立了志向要榮耀神的名直到永遠。(八六12)這是詩人對神的愛的表現,為了愛神就要榮耀神。第八六篇也是大寫的詩。最少有兩個證據,證明大的心確實如此。

第一,大至少有兩次機會可以殺死掃羅;但是大沒這樣做。雖然大知道,如果殺了掃羅,自己可以作王;可是大說:「我是誰呢?怎可伸手傷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掃羅是神所膏立所揀選的;當大面對抉擇,或殺掃羅自己作王,或榮耀神,不殺掃羅;他終而作了清楚確定的抉擇,寧可放棄王位也要榮耀神;他看榮耀神重於王位。這話說就容易,聽起來也容易;但實行卻不容易了。大實在將神放在首位。這是真正愛神的表現。

第二,大面對巨人歌利亞的事,人皆懼怕;但是大勇立敵人面前。(撒上十七46)給我們看見一條線索,大邊跑邊呼喊:「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中……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這是榮耀神的心,要見證神的能力,見證神的真實。所以他就勇敢上陣。榮耀神的心使他無所懼怕。

詩人與神深交第八表現(四三4)「以神為樂」是真正愛神者的感受。詩人說:「到我最喜樂的神那裏……。」以這位詩人來說,神是他最喜樂的,神是他最大的喜樂。正如保羅說:「以神為樂。」這是靈性至高的境界,這境界是在愛裏達到的;惟有你愛的人才能以那人為樂,惟有你愛道才能在道中自樂;愛主才能在禱告中快樂,在事奉主的事上快樂,在親近主,禮拜時快樂;快樂從中流露。快樂無法假裝,也非聽從命令;快樂是由衷自發的。被主愛澆灌溶化者才能以神為樂。

最後,詩人所愛的是神自己,不是神所賜的任何福份。(十六5)大題到「杯中的分。」坦言之,「杯」就是酒杯。大意思是指一般人喝酒才快樂,才滿足;就是說:「我的滿足乃是耶和華,耶和華是我杯中的酒。」大說:「我醒了的時候……」(十七15)不是指每晨睡醒的時候,乃是指在永恆永世裏醒了的時候,在天家醒了的時候。「……得見祂的形象,就心滿意足了。」大心滿意足,非為新耶路撒冷的黃金街璧玉城,非因天家的榮耀富貴;乃是因為見神的面就心滿意足。如果天堂沒有神,愛神者到了那裏不會滿足。

第七三篇的作者,和大同樣有「愛神自己」的感受。「除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七三25)神是詩人所愛慕的最高對象。

詩人說:「我的心平穩安靜……。」滿有喜樂平安滿足,這是形容他在神前的好感受。他的心「……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一三一2)斷過奶和沒斷過奶的孩子,在母親懷中有分別的;沒斷過奶的孩子在母親懷抱中,為是吃奶,吃飽了就滿足。但斷過奶的孩子,在母親懷抱中得到滿足,完全享受母親的愛;不是奶給他滿足,乃是母親的愛給他滿足。大說他的心在他裏面就是如此。

我們看見詩人們對神的愛,這愛的作用產生完全的合一,深交團契。何等寶貴!是我們學習的對象,是我們的功課,是我們追求的路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