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講 詩人的喜樂

滕近辉讲章

詩篇原是唱的,但我們卻是誦讀詩篇;昔日以色列人唱詩篇,在歌唱中滿有喜樂,因為歌唱和喜樂是分不開的。詩篇共150篇,每篇都是唱的,當時以色列人是在聖殿中,不斷地歌唱。

根據聖樂出版界統計,全世界印行的聖詩有50萬首。以色列人唱的150篇,而我們唱的50萬首詩。沒有任何其他題目的詩歌,和聖經題目的詩歌,數量可相比。

喜樂在詩篇中共用了150次,可說詩篇中充滿了喜樂。詩人的喜樂不是感情主義,不是為喜樂而喜樂,乃是從信心裏發出來的喜樂;不是駝鳥式的喜樂,駝鳥把頭埋在沙中幻想。詩人的喜樂,是生命裏面的流露。他們對神有信心,所以對前途有把握;他們不看暫時的患難,他們超越了環境,看見黑雲上面的太陽;在患難中仍有喜樂。

詩人患難中的喜樂(五七7)開頭介紹,大逃避掃羅,他有生命之危,他作這金詩,第7節說:「神啊!我心堅定……我要歌頌。」第五六篇前頭介紹,大給非利士人拿住落在敵人手中時寫這詩,他三次重複地說:「我要讚美神的話。」第六三篇開頭介紹,大在猶大曠野作了這詩;當時他更加痛苦,因他親兒押沙龍要殺他。但那時他說:「我在床上記念,在夜更時候思念,我的心就像飽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歡樂的嘴唇讚美……我就在翅膀的蔭所下歡呼。」(六三5-7)大仍然歡呼,仍然有信心的喜樂,這種喜樂是世界的不能給,也不能奪去的。正像主耶穌所說的平安一樣。

馬丁路德說:「神給人類最大的兩樣恩典,第一是聖經,第二是音樂。」詩篇就是這兩樣的綜合體,就是神的話和喜樂歌唱。我們看見神的話,神的真理,神心意的流露;我們就以此為樂,在喜樂中歌唱。馬丁路德寫的「堅固堡壘」一詩,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唱過。那首詩就是詩篇四六篇,他這篇詩得到靈感,寫成一首直唱到今日的詩,已經過了四百年仍然覺得寶貴。

當美國南北戰爭停止,北軍勝利,釋放了黑奴;那時全國在波斯頓舉行感恩讚美大會。有萬人的詩班,千人的樂隊;全國最佳演奏家歌唱家大匯集,歡喜快樂歌唱感恩。這是勝利的喜樂!我們聯想(啟七9-12)的異象,有千萬不勝其數的人都穿白衣,被羔羊的血洗乾淨,他們環繞寶座歌唱;詞句的部份就是彌賽亞神曲「頌讚被殺羔羊」。這詞句乃取材於聖經。感謝主!那是勝利的歌唱、喜樂的歡呼、羔羊基督完成的救恩。無數得救者環繞羔羊寶座。我們又想到啟示錄十九章第一段,羔羊勝利之時,有哈利路亞的歡呼,歌唱聲連續四次。我曾在南韓漢城,聽過萬人組成詩班的大歌唱,那是一九七四年福音大爆炸的時候;我永不忘記那時的感受,如同將來羔羊寶座前的前奏曲。

現在讓我們來看詩篇中有甚麼喜樂,詩人何喜樂?

(一)詩人為救恩而喜樂(一一八24)「所定的日子」就是救恩的日子,我們在耶和華的救恩中高興歡喜。這救恩怎樣完成的呢?26節的預言「奉耶和華名來的,是應當稱讚的……。」因為救主耶穌基督被差遣到世上來,祂是被差來的救主,祂完成了救恩。22節告訴我們,基督完成救恩最重要的過程。耶穌基督被人丟棄,成為被棄的石頭;但是神所揀選的,神用作救恩的房角的頭塊石頭。基督建立了祂的教會藉以施行救恩,基督是教會的房角石,也是塊頭石頭。建造房屋時,其他都跟房角石看齊,房角石是標準。基督又是塊頭石頭,這名稱的要義就是基督居首位,祂是教會的元首,所有得救者都高舉基督為王。聖經他處,房角石和頭塊石頭分開來講,是兩獨立名稱;但這裏合併而言「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雖是一個名稱卻是兩個意義。這節經文把救恩的奇妙題出。從前以色列人中有傳說,所羅門王建造聖殿時,有個工程要物色合作聖殿房角石的石頭,遍找不獲;有人發現了一塊石頭,但他認為不合用,棄置一邊。可是始終找不到合適的,於是回到被棄的石頭那裏,才發覺是最合用的。先被丟去,後被採用,所以才有這樣的話。耶穌基督被人棄絕,被人釘死;但祂卻是神所揀選的救主。祂成全了救恩,替我們死了,犧牲生命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

美國賓州有個墳墓,直到如今仍有很多人參觀。墓碑刻「林肯的代死者」字樣,這是林肯總統立的。當美國南北戰爭時,北軍為解放黑奴而作戰,很多兵士犧牲。林肯總統要全國人民牢記,這些死了的人,是為活的人付了生命的代價,他說自己也是其中之一,所以立了這墳墓刻上自己的名字。

聖經告訴我們,主基督為我們死了,祂被人棄絕,釘死。祂是神所揀選的救主,為我們犧牲生命,因祂的死我們得生。我們在這救恩中歡喜快樂。這救恩的結論:「這是耶和華所作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23)當我們要靜下來思想神的救恩時,我們真是感到超出人意料之外的希奇,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我們在這救恩中高興歡喜。每個真正知道自己得救的人,都一定喜歡。今冕我們在此歡喜快樂,再次為奇妙的救恩感謝主,從心靈深處向代死的主發出感謝讚美的歌唱。

(二)詩人為復興而喜樂,就是得贖以後的人曾經跌倒,後來醒悟,認罪悔改,得救赦免,恢復與神美好的關係,在這時歡樂歌唱。這是認罪得赦免的快樂。詩人大提及歡喜快樂,因當時他認罪悔改,得到神的赦免;他未認罪之前,神的手在他身上沉重,壓傷了他的骨頭。神定罪審判的壓力在他身上,他經過憂傷痛悔以後,重新得到歡喜快樂。(五一8)大不認罪時,終日唉哼,心裏充滿痛苦,沒平安,沒喜樂,但認罪後感受完全改變,他得回快樂的歌唱。大是個有歌唱恩賜的人,但未認罪之時卻沉默下來,心裏失去平安,與神的交通破壞;認罪之後,得回喜樂平安,他的聲音又釋放出來。開始歌唱,讚美,見證,充滿了喜樂。

罪使我們與神的交通被破壞,人得救後,神的手保守他得永生。所以主說:「誰也不能從我手中將他們奪去。」誰也不能將他們從父的手中奪去。一個重生得救的人,永遠屬於主;但他若再犯罪,雖不至滅亡;卻與神之間的關係,交通,團契都被破壞,就失去生命的喜樂和平安。這時必須認罪,惟有認罪悔改,才能恢復與神的關係。

數日前我提過,真正的悔改有四個因素:知罪,為罪憂傷,認罪,離罪。這四步在詩篇五一篇已經提過。「因為我知道我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五一3)這是知罪。「神啊,憂傷悔痛的心,你必不輕看。」(五一17)這是為罪憂傷。「我向犯罪,惟獨得罪了,在眼前行了這罪,……」(五一4)認罪就得到赦罪。「……塗抹我一切的罪;……」(五一14)離開罪。這四步都在這篇詩中,大對付了罪,脫離了罪,勝過了罪,完全的改變-從此以後,我相信大更加愛神,而且他對神的愛有新的質素,就是謙卑。大經過跌倒以後,回復愛神,謙卑在神面前。他覺得他要愛神,他悔改,都是神的憐憫,也是神的恩典,所以他充滿新的喜樂。大說:「從禍坑裏,從瘀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使我的腳步穩當。」(四十2)這時候他從痛苦中學了功課,然後他的腳步穩當;好像一隻羊經過創傷以後,更加小心。從前常離開牧人,偏行己路,遭遇危險後;被牧人救回醫治了創傷,從此他聽從牧人的話。大說:「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罪人必歸順。」(五一13)他跌倒的經驗成了他的信息,能幫助跌倒者重返神的面前。

司布真牧師說:「如果你發現你所愛者被人用刀刺死,當你看見兇器時有何感覺?是否很珍貴很喜歡它。收藏如同心愛之物,若這樣做,則表示你不愛被刺死者。是誰把我們的主釘死在十字架?是你,我的罪;我們的罪好像長鐵釘釘死主。如果覺得鐵釘可愛;如果看我們的罪,還貪婪不捨,那就證明我們不愛主,不愛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的主。我們愛罪過於愛主,那是世間最悲慘的事。一個蒙恩得十字架拯救的人,若愛罪過於愛主。我們愛罪過於愛主,那是世間最悲慘的事。一個蒙恩得十字架拯救的人,若愛罪過於愛主,是令主最傷痛的事。」司布真這些話,對我幫助很大,相信也幫助了許多基督徒。讓我們從這角度來看罪,當我們面對罪的試探時,讓我們想到基督的十字架。

(三)詩人因收成而喜樂(一二六6)這節經文我們前已讀過,如果是寶貴的經節,我們應該讀了又讀;可從不同的角度和重點來看。「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喜喜的帶禾捆回來。」這是收成的快樂。撒種時有困難,甚至流淚,付代價,受痛苦;但到了收割之時,那一切的代價都成過去;如今收成豐富,且儲藏在永生的倉庫裏。永生的倉庫是主耶穌用的名詞,就是永恆的倉庫,永不失去價值,永遠得。我們曾付上代價,收成時眼淚已乾,眼淚化成歡呼;我們充滿了喜樂,帶禾捆回家。

弟兄姊妹們!我們為主付代價,受委屈;背十字架,受痛苦,都不落空,都要收成;這是主的應許。我們在天上之時,就了解神的恩典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我們所撒的種永不落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神是信實的,是創始成終的神,我們靠祂所作的,到了祂的時候,就必收成。

馬禮遜牧師,是首位來中國傳福音的基督教教士。他小時候是街上流浪的孩子,時逢英國主日學興起不久,在他故鄉有個弟兄,受感動作熱心作主日學工作,有一天,他對一位姊妹說:「可否將你家開作主日學學校,並請你擔任老師,讓街上的孩子來主日學?」這姊妹原本不想這樣做;因她覺得太難。但是受到弟兄熱心感動,終於答應了。那弟兄是開製衣廠的,凡來參加的小孩每送一套衣服以作鼓勵。那位姊妹便出去找尋街上的小孩子,馬禮遜是其中之一;但過了兩週,羅拔失蹤了,那位姊妹再去找他,他又來了。但是再過兩週,又是不見了。姊妹說:「算了吧,不必再去找他,他不會來了。」可是弟兄對她說:「姊妹啊!我心裏不知為何有個感覺,每當我看見羅拔,我感到神要用他;可否請你再去找他,告訴他,我多送套衣服給他。」姊妹只好又去找他回來,從此他再沒失蹤。後來他成了首位來華的宣教士。兩位同工為了聖工付上代價,受了為難,花了時間,費心費力,不惜金錢;可是到了神的時候,一切都不落空,都要收成。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四)詩人得釋放的喜樂(五三6)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釋放回來,從敵人手中獲得自由,真是他們歡喜快樂的一件大事。人得救後,如果不慎又落在撒但手中,受罪的捆綁,是很悲慘的事。當日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到耶路撒冷,把聖殿器皿掠奪回國,放在自己偶像廟宇裏。原來是為事奉神的器皿,竟然為他事奉偶像,多麼悲慘!當屬神者被撒但擄去作奴僕,作牠的工具,作不義的器皿,何其悲慘!當有此情形發生時,我們可以說,神的心破碎了!若一旦被釋放回歸於神,重新奉獻;挺身昂首,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被神使用,作義的工具,何等喜樂!我們為這樣的人感謝神,這樣的人更能體會神的恩典。

北角有一間教會有個弟兄,本來吸毒,經長期掙扎無法脫離;後來信主,主釋放他脫離毒的捆綁,現在很健康,很熱心。我每次被邀請到該教會講道時,都見到他;他是我的同鄉,特別有鄉親情感。因看見主內的弟兄,經歷了神的釋放,熱心愛主追求,腳步站穩而感謝主!今年上半年,晨曦福音戒毒會,舉行十七週年感恩會,有兩位弟兄見證,一是吸毒十七年後來信主得釋放;另一個吸毒廿年,信了主得釋放。二人在台上作見證,非常寶貝;我相信他們心裏充滿喜樂,他們作見證時面容充滿喜樂。當我聽見證時,好像穩約看見他們從前吸毒的情況,面貌全然不同。這兩人多年進出監獄無數次,神拯救釋放他們,今日他們口唱感恩之歌。這是被釋放的快樂,是福音的大能。

 (五)詩人樂人之樂(一○六5)樂國民的樂,這兩個樂字很有意義;第二個樂字使別人快樂,第一個樂字自己快樂。自己的快樂是從別人的快樂來的,這是非常寶貝的快樂。我們聯想新約,保羅所說的話:「故此,我們得了安慰,並且在安慰之中,因你們眾人使提多心裏暢快歡喜,我們就更加歡喜了。」(林後七13)保羅因提多歡喜,提多歡喜,保羅更歡喜,這是保羅的心。他的人生目標,把快樂帶給別人;他決志永不把憂愁痛苦帶給別人,不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保羅說:「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裏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林後二1)「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這裏我們看見了交亙的作用,看見保羅使別人快樂;別人也以保羅的快樂為快樂。請看保羅的心:「我先前心裏難過痛苦,多多流淚,寫信給你們;不是叫你們憂愁,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的疼愛你們。」(林後二4)保羅為哥林多人流淚,很多人不了解他,怪責他;但後來明白他所作所然,都是為了關心疼愛他們。保羅一貫的宗旨,就是要把救恩的喜樂,神之愛的喜樂帶給別人,為了使別人喜樂,寧可自己流淚;但終有一日,他的眼淚變成歡呼的喜樂。

有首短詩使我印象深刻,題目是「祝福你點路燈的人」。古時英國,每至黃昏,有專人負責點路燈;點之後,燈光明亮,黑暗消失。另有一首短詩描寫一支臘燭,燃燒時其臘溶化滴下,如同眼淚流下,但臘光依然照耀。詩曰:「你所流的淚已經化為別人路上的光。」感謝神!這樣的人是祝福別人,也是神所賜福的人。正像神對亞伯拉罕說:「我必賜福給你,……你也要叫別人得福。」(創十二2)這是神對亞伯拉罕的後裔,及他後裔的旨意;因為神對他說:「地上萬物,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亞伯拉罕的後裔,當然是基督;但「後裔」還有其他的意義,是指以色列人,是亞伯拉罕肉身的後裔,不過也包括基督徒在內,他屬靈的後裔。「以信為本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加三7)神對你我的旨意就是,神要賜福你,也要你去祝福別人。這樣,你心中就充滿喜樂。

  (六)詩人以神為樂的喜樂 (四三4)詩人說:神是他最喜樂的神,神就是他的喜樂。「又要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裏所求的賜給你。」(三七4)另一翻譯:「又要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裏所樂的賜給你。」這樣的翻譯是有所根據的,「求」是一種願望;心願,就是所渴望所以為樂的;當他以神為樂時,神就巴他心裏所樂的賜給他。我覺得這種翻譯很有道理。聖經中給我們看見,凡尊重神的,神必尊重他。這裏我們又看見,凡以神為樂的,神也以他為樂,也賜給他心裏所樂的事。我們靈程最高峰,就是到了以神為樂的境界。快樂是自然的流露,當他以神為樂時;慈愛的父神必然把他所樂的,所寶貴所羨慕的賜給他。神有一原則,人所渴望的,祂才賜給。主耶穌說:「沒有人把珍珠給狗,恐怕狗誤以為是石頭攻擊,回過頭來咬你。」我們的神不把祂寶貴的恩典給不渴望的人;因他不要,不接受,不重視,不珍貴。當神發現人渴望祂的話,渴望祂的真理,祂的同在,能力;渴望祂的面,渴望祂自己;神就將最好的給他,神將自己給他。

詩篇中充滿了到神面前,歡呼敬拜讚美的話。我們在神面前,喜樂的聲音,喜樂的歌唱;喜樂的讚美,喜樂的禱告,喜樂的鬧聲;神都悅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