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謙卑與信心

滕近輝 《偏差與平衡》

「 我憑著所賜我的恩對你們各人說: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羅十二3)

使徒保羅在這一節經文裡面提到基督徒應有的兩種心態,似乎彼此相反,但實際上是相輔相成的。只要兩者

得平衡,就能產生健康的事奉與生活。

試分析如下:

1) 謙卑:「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

謙卑是屬靈的美德。主耶穌說:「我心裡柔和謙卑。」(太十一29) 主跟著說到祂所負的軛,祂的謙卑使祂願

意負軛。祂本來不需要負軛,但是祂願意放下祂的權利與地位,為了拯救世人而負軛。這是真正的謙卑:放下應有的受人服事的權利,去服事別人。這是屬靈的崇高與偉大。主耶穌呼召我們來與祂同負此軛:「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是作主門徒的重要功課之一。

主 耶穌的謙卑與柔和連在一起:祂的謙卑表現於祂的柔和中。祂不是帶著傲氣去服事人,也不是以一種委屈的心態去服事人。祂的謙卑是甘心情願的:「柔和」的。這 是何等美麗的一幅圖畫﹗這柔和的表現,見於祂為門徒洗腳,乃是「虛己」 — 倒空自己,以至祂可以真誠的說:「我心裡柔和謙卑。」我們不可單單學主的外貌,而沒有主的心靈樣式。

中國人學寫字,以臨帖為開始。而臨帖分為兩部分:一是摹寫字帖的筆畫,另一是揣摩其神韻。二者之中,

以後者為上乘。我們效法主負軛服事,也必須先有主心,後有主形。

使徒保羅學到了這一個功課。他「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徒二十19) 。這是從心裡流出來的淚:真誠關心的淚,願意付代價的淚。保羅學到了主的心,從一顆像主的心,流出像主的淚。

我 們最難放下的,是自己應有的權利。保羅看見當日基督徒的此種心態,就以主的榜樣來勉勵他們:「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祂)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 奪的;反倒虛己...。」(腓二5-6) 「強奪」二字的意思,就是堅持不放自己原有的權利。主耶穌甘心放下自己應有的權利,這就是真正的「虛己」 。這虛己使祂下降七級 — 直到「死在十字架上」 。結果,祂被神升為至高 — 更好的權利。主的道路是「向下的向上」。這是屬靈的反合性邏輯。「向下」不是手段,乃是心態與道路。

但是,我們要小心兩種錯誤的謙卑:

a. 自卑感 — 自卑感是一種心理上的弱點,其甚者成為心理上的病態,需要輔導,甚至醫治。有自卑感的人常常畏縮、羞澀、沈默、孤獨等表現。有時,輕度患者獨自專心學習,能發展豐富的內心天地,甚至成為偉人。

b. 感覺上的謙卑 — 這一種謙卑常以某種傳統上謙虛的詞句或禮貌表達出來,是文化性的,或社交性的。但其內心卻注重地位和稱讚,很容易因為受到傷害而失去內心的寧靜與喜樂。

真正的謙卑是由於認識而產生出來的 — 認識自己的輭弱、缺乏、低水準;也是由於比較而產生出來的 — 面對比自己高的境界而自漸形穢。

2) 信心:「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

保 羅在這裡提出信心的因素:「照著(按)...信心...看...」信心的眼光十分重要,它有提升的作用。信心是以神的眼光來看自己。信心不是「我能」,乃 是「神能」 — 神能藉著信心使我作到我原來作不到的事。這正是威廉克里所說的名言:「向神求大事,為神作大事。」「求」是信心,「作」是信心的行動,「大事」是信心的結 果。神的能力著著人的信心彰顯出來。

聖經中的偉大人物,都是因為信心而作成了自己原來作不到的事。這正是希伯來書第十一章所描述的內容。

關於信心,讓我們記住這一節經文裡面幾個重要的字:
「賜」,「大小」,「中道」 。分述如下:

a. 信心是神所「賜」的,不是我們自己定的。一方面我們應該追求信心,操練信心,向神求更大的信心,正

如門徒向主所祈求的:「求主加增我們的信心。」(路十七5) 但是另一方面,神自己決定將多大的信心賜給哪一個人。

b. 有的人所領受的信心「大」,有的人所領受的信心則比較「小」,我們不可能都是大有信心的人。是的,求信心的人一定得到主的回應與悅納;但是神接其旨意,將 不同程度的信心賜給求的人。因此求信心確實是符合神旨意的事,神也確實回應我們的祈求。但是求的人會得到多少信心,則是由神來決定。

c. 因此,我們對這一件事,應該有「合乎中道」的看法,這是謙卑與信心的平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