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與工作

滕近輝 《偏差與平衡》

相信很多人也曾看过这幅宝贵的图画:一双手合在一起向神祈祷。这只手是粗糙的,显然是一双勤劳工作的手。这是意味深长的一个配合:一面工作,一面祈祷。

另有一幅宝贵的图画:一个农夫在田间工作之时放下农具,跪在田边向神祈祷。当他祈祷时,一位天使显现,提起犁耕作。谁作得更好?当然是天使。祈祷不落空!

这两幅图画带给我们双重的宝贵信息:一方面,祈祷时重要的,因为它推动神的手来工作;神的手一动,工作就成了。另一方面,神要我们殷勤参与祂的工作,祂要我们与祂同工,正如保罗所说:「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9)

基督徒有两种极端,两者都是偏差:有人只注重工作,却忽略了祈祷,这等于依靠自己来作主工,这是愚忠。反之,有人只注重祈祷,却忽略了忠心努力工作。上述两种情形都是一半的真理,都是偏差。

不错,比较而言,祈祷比工作重要,在教会历史中,我们看见历代大复兴都是由特殊的祈祷产生出来的。例如:

①四十天的祈祷,敲开了爱尔兰的福音之门

圣帕提克(St. Patrick)被称为爱尔兰的使徒,他于主后五世纪末出生于大不列颠岛,幼年时被爱尔兰的海盗掳到爱尔兰去,卖为奴隶六年之久。他在此期间经历重生,成 为基督徒。其后逃回本国,得到主的呼召,在四十岁时到爱尔兰去传福音。开始之前,他爬上一座高山,下望平原,在那里祈祷了四十天,然后下山到处布道,建立 了二百多间教会,为十万人施洗。他曾十二次面对死亡,但最终也能完成使命。约在主后四六零年,他写了《忏悔录》(Confession),叙述其灵性经历 及布道情况。他使我们想起主耶稣四十天的禁食祷告。

②约翰诺克斯为苏格兰的祈祷,完成了该国的宗教革命

我在苏格兰爱丁堡大学的New College读神学的时候,每天走过院中诺克斯(John Knox)的雕像,上面刻了他著名的祷词:「求主给我苏格兰,不然我宁可死。」(Give me Scotland or I die !)这是他献身祈祷的中心。他这强烈的使命感感动了许多人,终于建立了苏格兰教会(Church of Scotland),数世纪之久,苏格兰被称为敬虔之土。这让我们想起了旧约以斯帖王后的祈祷与献身精神:三天三夜禁食祈祷,她说:「我若死就死吧!」结 果全波斯国内的犹太人都被她感动,响应了她的呼召,同样的向神呼求,使灭族的危机成为蒙恩的转机。

③莫拉维亚弟兄会的祈祷,带来大西洋两岸的大复兴

莫拉维亚弟兄会的六百余位弟兄姊妹一起开始了长时间的热切祈祷,寻求灵里的合一与复兴,结果在一七三二年圣灵大大浇灌在他们身上,于是他们开始了普 世宣教的工作。头十年他们就差派宣教士到北方的格陵兰岛、非洲、北美、南美与亚洲。他们的复兴影响了约翰卫斯理,带来了英国的大复兴,然后约翰卫斯理的同 工惠特斐(George Whitefield)到北美去,成为了北美大复兴(The Great Awakening)的主要领袖之一。这大复兴又产生了一个祈祷运动,而且蔓延到英国去,带来了普世宣教运动。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就是这运动的早期领袖,被称为近代普世宣教运动之父。

④卫理公会的五旬节

约翰卫斯理的日记记载,在一七三九年一月一日,他和六十位同工通宵祈祷。清早三时,圣灵浇灌在他们身上,他们大有能力,充满了喜乐,高声敬拜赞美 神……那日被称为卫理宗的五旬节。跟着开始了英国的大复兴。历史学家认为,那一次全国性的复兴救英国脱离了一次像法国大革命式的流血暴动,也带来了社会改 革运动。

⑤约拿单爱德华滋三日三夜的祈祷,成为北美大醒觉的序曲

约拿单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是北美大醒觉的主要领袖。他那三日三夜出于心中极重负担的祈祷成为了大复兴的序曲,与保罗三日三夜的祈祷互相辉映。他是一位著名的学者, 是极具敬虔灵性和极有能力的布道奋兴讲员,也是美国最出名的一所大学的创办人。

⑥北美印第安人中间的使徒大卫布锐内德

大卫布锐内德(David Brainerd)对于向北美土人传福音极有负担,常常独自到树林中为土人归主恳切祈祷,甚至在冬天的低温中汗透衣衫。结果带来印第安人的大复兴,那是复兴史中光辉的一页。他的书信是属灵的杰出遗产之一。

⑦葛培理布道运动中的祈祷因素

我记得一九五六年香港众教会联合邀请葛培理于英伦Harringay大球场一连六周举行布道大会之后,到香港举行一晚布道会。会前举行通宵祈祷会, 数万人齐集在青年会向神恳切呼求,我也在其中。结果五万人坐满两个球场,数千人决志信主。次日《星岛日报》头版新闻的标题为:五万人聆听一个人的声音。七 十年代,他被邀请到巴西首都举行布道会,会前一年已有五千个祈祷小组(每组十人)共五万人为大会恳切代祷。结果,每晚有二十万人赴会,决志人数破纪录。

⑧韩国教会祈祷精神震撼全球,带来教会增长大跃进

在一九七四年众所周知的汉城「福音大爆炸」(Explo'74)期间,有六十万人通宵祈祷;结果在八年之内,韩国基督徒人数由三百万增至一千万。汉城被群山包围,而每一座山头上都有许多祈祷室,教会怎能不兴旺!

⑨中国大陆福音广传的动力室

在中国大陆开放之前,全球教会的祈祷都集中在中国教会身上,结果从神的宝座发出极大的能力。此外,上千上万为了信仰坐牢的信徒,在狱中只作一件事, 就是祈祷,并且有时被迫禁食祈祷(无餐可食)。试想,如此大的祈祷洪流升向神的宝座,怎能不获得神的大能回应!结果,中国信主人数的增长比韩国至少多十 倍。

另一方面,每一次复兴中都有人付上重大代价,努力工作。宋尚节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他放弃了高薪的工作,每日三次讲道,每次大声疾呼两个半小时,每晨四时起床祈祷;在交通工具极为落后的二三十年代,跑遍中国十几个行省,最后身心交瘁死于北平。

我记得在中日战争时期,有一位上海大专团契的富家姊妹,她竟甘心远行到中国西南边境的少数民族中间去传福音。有时生活费接济不到,她就在菜市场的地上拣菜充饥!她甘愿付上这样的代价,为的是传福音。

在圣经中有一个祷告与工作并重的好例子:当尼希米带领以色列人修建耶路撒冷城墙时,他一面祈祷,一面工作。尼希米记里有十二次记载他的祈祷。同时,他也教导百姓要一面工作,一面警醒守望。他们终于达到成功,留下了美好的榜样。

有一个关于布道家慕迪的故事:有一次,慕迪乘船时遇上船漏,海水流入船内。这时有人提议全船的人一同聚集祈祷,但是慕迪却说:「让我们一面将海水倒出船外,一面祈祷!」这是最正确的做法。

对于世界著名的布道家司布真牧师而言,祈祷与他的书房同样重要。在他的教会里,礼拜堂与地下室同样大。作礼拜时,地下室中跪满了祈祷的人,与楼上听 道的人一样多。正因他十分注重祈祷,所以就产生了一间祈祷的教会。但是,他也同时花许多时间在他的书房里用心读经和预备讲章,因此他每次讲道都有丰富的供 应。伦敦的摩根牧师(Campbell Morgan)跟司布真牧师一样,都是祈祷与工作并重的好榜样。

我们的双手可各有姿态去作出配搭:高举一手,平伸另一手。这种姿态有两个象征:1. 举起的一手表示从神领受恩典,而平伸的一手表示与别人分享恩典;2. 举起的一只手表示向神祈祷,而平伸的一手表示工作。这该是每一个基督徒,尤其是传道人的人生姿态。

主耶稣自己为我们留下了美好的榜样:每日黎明时出去祈祷,日间努力工作。

今日一般教会的实际情况是多工作,少祈祷。这一种表现,在实质上是不自觉的人本主义;另一方面,那些不努力工作的人,则将自己的责任交给神去负。是的,只有一只手的人,都是不合神心意的单翼鸟。

神在静心观看,当祂发现哪里举起了祈祷之手,祂就伸出自己的手在那里工作。神永远回应那举起的祈祷之手。

神定下了两个原则:其一是哪里有信心,祂就在那里工作;其二是哪里有祈祷,祂就在那里工作。这不是因为祂需要我们的信心与祈祷,祂可以自己作成一 切。祂之所以定下这两个原则,是因为祂的爱:祂要人作祂的同工。当工作完成的时候,祂把勤劳算在同工的账上,使他得赏赐。这不是爱么?神要我们今日与祂同 工,将来在永恒中与祂一同作王,一同治理宇宙。这不是奇妙的爱么?

有一次,我到南韩的汉城去参观他们的祈祷山。汉城三面环山,有许多山头,而在每一个山头上都筑有祈祷楼与祈祷岗。祈祷岗只能容一个人在里面禁食祈 祷。每年连续不断的有人上山到这些地方去祈祷。我相信这是教会历史中独有的事。这些祈祷的山头把整个汉城包围起来,难怪南韩的教会这样兴旺!

一九七四年,汉城举行「福音大爆炸」。第一晚有六十万基督徒参加通宵祈祷。这正是南韩基督徒人数在其后八年内由三百万增至一千万的原因。

同时,南韩教会也积极的传福音,而且已经差派了近一万位宣教士到世界各国去工作。这是何等宝贵的献身心志!

在神的创造中,动与静有奇妙的配合。大自然中的「生生息息」按序运转进行。「生生」是动,「息息」是静。在一年四季中,春夏秋是动,冬是静。「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是农夫的动与静。无静,则动不能继;无动,则静渝为殆。

神由其爱赐下安息日的诫命,使人类得享身、心、灵的安息,养力以赴下一周的工作。这是基督教对全人类的重要贡献之一,被全世界接纳,成为普世性的制度。

在属灵的境界中,动与静的适当配合也是成功的要素与秘诀。在基督徒的生命与事奉中,动与静的结合是必须学习的功课。

詩人發出信息:「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四六10)當我們安靜在神面前,仰望祂的時候,祂就伸出祂有能力的右手,彰顯祂的作為。先知以賽亞也發出呼聲:「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賽三十15)

上述經文中所用的字眼:「休息」、「歸回」、「平靜」、「安穩」,具有重要的意義,分述如下:

1.「休息」——是停止自己的行動之意。神要我們放下自己的方法、努力與掙扎,轉過來倚靠全能的神,確知祂是「萬軍之耶和華」(詩四六11)。
2.「歸回」——是回到神身邊,因祂是能力之源。
3.「安息」——是由信心產生的平安與交託。
4.「平靜」——表示不要倉惶懼怕,寸心慌亂。
5.「安穩」——表示安然無懼。

當我們靜下來祈禱、仰望與交託主的時候,神的手就動起來。祂一動工,一切都成了。

我 最近再一次讀戴德生的傳記,重新受感動得幫助。我在他身上清楚看見動與靜的美麗配合:他一方面忠心殷勤地工作,真是日以繼夜的努力不懈;另一方面以信心的 祈禱抓住神的手。他定志不向人募捐,只向神仰望祈求。結果在經費上和宣教士人數上,都源源不絕的得神的供應。甚至他在有生之年,竟親見一千位宣教士投入福 音陣線。這是何等奇妙的活見證!他在到中國來的船上說:「我若有千條性命和千鎊英金,神可以全部支取。」這是千倍的信心與奉獻。神也以千倍的恩典回應他。 內地會(現稱為海外基督使團)在近一百五十年的歷史中,保持了千位宣教士的數目。

我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在中国浙江省温州市一间礼拜堂,看见办公室的玻璃门上写上了戴德生的这一句话。我又记起,一九四八年我在伦敦内地会总部看见大 门口两边墙上用中文写的一副对联:「耶和华以勒」,「以便以设耳」(以便以设耳是「以便以谢」的旧译,参撒上七:12),意即「耶和华必预备」,「耶和华 必帮助」。当时以色列人被非利士人围攻,撒母耳带领以色列人向神祈祷,结果神行奇事,敌人溃败。撒母耳就给那地方起名以便以谢。他立起一块大石,刻上这几 个字作为记念。这是千古的美好见证:祈祷的「静」产生了最强的「动」。

教会历史中多次震撼性的大复兴,都是由祈祷的静室里产生出来的。

有谁料到,腓立比监狱的监房竟成为福音遍传罗马帝国的动力室!保罗与西拉被棍打之后,半夜在内监中「祷告,唱诗赞美神」(徒十六:25)。忽然发生地震,监门全开。

圣经中记载五次地震,都是神在救恩历史中重大关键时刻的作为:1.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舍命时(太二十七:51);2. 主耶稣复活时(太二十八:2);3. 五旬节圣灵降临时(徒二:2);4. 福音开始传入欧洲时(徒十六:25);5. 主耶稣再来时(太二十四:7)。

求主帮助我们把属灵的动与静适当地配合起来,成为神彰显大能的渠道。

源:宣道出版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