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孟理想與基督教

滕近輝 《偏差與平衡》

一、基督實現孔孟理想

① 仁者無敵

孟子說:「仁者無敵。」這一句話可能包括三種意義:i.以仁愛行事的人獲得最後勝利;ii.以仁愛行事的人終於化敵為友;iii.一般人都不肯與有仁愛的人作對。無論從哪一方面講,仁愛總是一種極大的力量。孟子所注重的,就是仁者 所發揮的巨力。

「仁者無敵」這一句話,若用在基督身上,真是再恰當不過了。今天世界上千千萬萬的人跟從基督,正是因為他的仁愛–他們作了基督之愛的俘虜。基督以愛征服並統治數以億計的人群。基督可以當「仁者」而無愧,祂的愛在十字架上表露無遺。拿破崙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只有當我與我的將士同在的時候,他們才肯效忠疆場;但是歷史中有千千萬萬的人,甘願無條件的為基督犧牲生命。」

基督用仁愛去對待敵人,祂也吩咐祂的門徒照樣去作,他的確實現了「仁者無敵」的理想。

② 其恕乎

有一次,子貢問孔子說:「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孔子認為「恕」是我們應該終身奉行的一個字,可見他是如何重視恕道。

無疑的,我們在基督身上看見了恕道的最高表現。祂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為那些釘死祂的人檮告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不但基督這樣作,他的門徒司提反也這樣作。當他被猶太人用石頭打死的時候,他也作了同樣意義的禱告。

這一件事的意義極其重大,因為這是基督與其門徒向仇恨所作的勝利宣告。箴言裏說,嫉妒與仇恨是人類「骨髓」裏面的疾病,意思就是說,這是人類最深入的疾病,極難對付與醫治。但是基督對仇恨的態度,是人類歷史中最富意義的 事件之一,為人類開了新途徑,闢出新境界。

仇恨不能消滅仇恨,仇恨只能增加仇恨。只有基督的愛,才能解開仇恨的死結。基督愛仇敵決不是懦弱的表現,反而正是最富智慧的勇敢。這與「大勇若怯」的意義相近,但是比之更進一步:愛就是勇,愛就是智。智仁勇三字都包括在愛裏面了。

③ 君子和而不同

孔子說:「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真正的君子能與人和平相處,無所爭執,不結黨,也不隨流合污。

基督在世的時候,那些敵對祂的人給祂起了一個綽號:「罪人的朋友」。這本來是輕蔑之詞,但是在無意中正顯露了碁督的偉大–祂至聖至潔之身,竟接近那些在罪惡中墮落的人,祂同情他們、幫助他們、拯救他們。基督的聖潔不是避世脫群的消極聖潔,乃是入世感化並拯救罪人的積極聖潔。藉「避」而得的聖潔,總比不上「入污泥而不染」的聖潔。

基督是最聖潔的人,只有祂有資格輕視罪人。但是實際上,祂是最愛罪人的人!祂達成了「和而不同」的理想。

④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孔子的這一句名言,實在是極崇高的理想。但是讓我們想一想:在人類歷史裏面,哪一個運動或團體,對於這一個目標,實際上作了最大的貢獻?當我們這樣想的時候,我們很自然的想到基督和祂的教會。

在基督之愛的直接感召之下,產生了許多偉大的運動,例如兒童福利運動(慈幼院、孤兒院等)、婦女解放運動(福音或基督教文明所到之處,必然產生此運動)、黑奴解放運動、反虐畜運動、反蓄妾運動(由教會於十九世紀在非洲與 亞洲發動此運動)、社會福利運動等等,這些運動可以統稱為「弟兄運動」(Brotherhood Movement)。

基督的信徒互稱「弟兄姊妹」,這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聖經說,在基督內再無種族與身分之分(西三11)。六大洲內,數億的基督徒在「基督裏面合而為一」。普世性的基督教會是基督的大家庭,這家庭裏面的每一分子,都是弟兄或姊妹。當我們都作天父兒女的時候,彼此就自然是弟兄姊妹了。基督說過一句寶貴的話:「看哪……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太一二50)

⑤ 大人不失其赤子之心

這是孟子所說的話。這裏的「大人」等於君子。一個真正偉大的人,不論他的年齡如何,總不失去赤子天真無邪的純樸。童顏鶴髮是動人的,但「鶴髮童心」更為難得和寶貴。

基督對祂的門徒說,兒童是他們的老師(小老師),他們應該向兒童學習。他說:「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一八3)又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路 一八16)

聖經裏面有一幕是今人難忘的:基督歡迎兒童到祂面前,祂在兒童的包圍之中,一一為他們祝福。在基督的心靈中,兒童佔著重要的一角。我們從這一件事上,可以看出基督自己的赤子之心。

按照基督的指示而言,我們的靈性愈高,就愈像兒童。身體的年齡愈大,心靈的年齡愈小,正如保羅所說:「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16)

⑥ 欲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孔子的這一句話表示:人道是以天道為本。這也可以說是孔子天人合一的思想。

從一方面看,孔子只講人道,不講來生與上帝,正如他所說的:「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遠之。」從另一方面看,孔子極注重「天」,認為天有其道其理,而人道是以天道為根據。天道是超人的,是人道的本源。

如果我們問:到底孔子是以天道為本,還是以人道為本?答案有二:就其邏輯而言,孔子是以天道為本;就其體驗與實踐而言,孔子是以人道為本。後世中國學者注重後者,所以孔子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是人文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

如果我們將兩個答案綜合在一起講,孔子的思想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的理想,在基督身上達到最高峰。基督教的中心教義就是:基督是道成肉身,而信徒與基督合而為一。換言之,基督與上帝合而為一,而信徒又與基督合而為一。 這正是天人合一。再換言之,基督降世與人合一(道成人身),其目的是使人與祂合一。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腓一21)又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加二20)

基督將上帝向人類具體的表現出來,他是天道的最高表現-─天道的化身。基督救恩的真正和最後目的,就是把人類從罪惡裏面救出來,又使人與上帝之間有圓滿的團契-─神人合一。

基督教的特點是以啟示為本,而啟示包括天道與人道在內。天道與人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道理。上帝與人合在一起,才是生存的全部意義。

這是孔子對於好朋友的觀念。基督正是這樣的一位朋友。祂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一五13)這正是祂自己的寫照。祂在直、諒、多聞三個優點之外,更加上了犧牲之愛。

a.基督是直友-─祂忠直的以真理勸戒我們,絕不阿諛。
b.基督是諒友-─祂滿有同情心,了解我們一切的骜弱與需耍。
c..基督是多聞友-─祂不但將今生的做人之道告訴我們,也將永生之道告訴我們,使我們茅塞頓開。

基督是人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和嚮導,祂的友情是永不改變的。

⑧ 止於至善

孔予說:「大學之道……在止於至善。」這實在是最高的理想。面對這一個理想的時候,孔子說:「君子之道有四,丘(自稱)未能一焉。」造是孔子的自我評價。

在人類的歷史裏面,誰最能實踐這一個理想?無疑的,是耶穌基督。祂表現了最完美而偉大的人格,成為人類最崇高的榜樣。

基督的完美品格有許多佐證,茲提其中之二:
a.基督的母親馬利亞是祂的門徒之一。她相信基督是無罪過的救主。知子莫若母,如果基督在幼年、少年、青年、壯年的過程中,有任何罪過和不善之處的話,她一定知道得清清楚楚,那麼,她就決不會成為基督的信徒,也不會相信祂是無罪過的救主。

b.施洗約翰是一個為真理犧牲的人,他的殉道精神證實他的人格高尚偉大。他為了真理,不懼強權,直言勸戒暴君希律,因而喪命。這種堅強令人敬佩。他為基督作見證,說祂是人類的救主、上帝的贖罪羔羊。他的品格,保證了他的見證是誠實的。這樣的一位證人,實在值得我們注意和接納。

詩人歌德說過這樣的話:「無論人類的道德觀念如何進步與發展,總不能超越耶穌基督在四福音裏面所照射出來的光輝。」

是的,我們在基督身上看見了至善的境界。

二、中國聖賢在尋求真與善中的不逮感
中國古代聖賢所留下的教導,實在是神對中國人的特殊恩典。其高超及深邃之處,實在今人驚訝讚歎。在自然神學及倫理領域裏,誠屬上上乘。

但中國聖賢們也坦誠表達了自己的不足與不逮,這些缺陷正表明了人類對基督的需要。基督說:「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祂是指著舊約的律法說的,但這宣告也可以應用在中國聖賢的教訓上。

玆筒略提出中國聖賢們自感不逮及實際不逮之處如下:

1.孔子說:「君子之道有四,丘未能一焉。」(《中庸》)孔子坦白承認,他尚未真正到達君子的地步。他身為老師,竟能如此坦誠真率,真不愧為聖人。但在真理的天秤上,仍未達完全之境。主耶穌說:世上沒有人能達到完全良善的地 步,人人都需要「重生」,即新生命力的幫助(可十18; 約三3)。保羅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七18)這是道德感極強的人的內心表白。但是他在基督的新生命裏作見證說:「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七25)

2.孔子說:「擇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中庸》)意即他不能守住他自己所選擇的倫理標準超過一個月。這是人性骜弱的悲劇,連聖人亦不能例外。可見,人人雠需要神在基督裏所賜下的新生命力。

3.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他無從得知人死後的情形,來生的一切對他是一個不能打開的謎。只有主耶穌能夠說:「在我父的家裏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一四 2-6)

4.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八佾》)意即一個人犯了罪,祈禱亦屬無用。但是基督降世,已經完成贖罪之功,使人悔改歸向天父,承受永生之恩。

5.中國的古聖先哲只在人心深處及大自然中,感受到一位隱約的上帝,稱之為天或道,具有創造之能或道德性。例如老子認為,「道」為宇宙之母。孔子說:「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論語》)宇宙萬物就是天的創造。「天 道福善禍淫。」(《尚書》)意即天有倫理性的報應。

宋明的理學,或稱新儒學,將古代的天與道,帶至接近位格化的「天」。朱熹說:「天有個心。」

基督教將這隱約的天或道位格化,成為顯然的神或上帝。祂是創造之主、德性之源、萬有之歸宿。

6.基督教將孔孟的孝道,由孝敬父母,提高至孝敬天父。重生的人被稱為天父的兒女(登山寶訓)。此意已隱現於曾子的教訓中,他說:「人之行莫大於孝;孝莫大於嚴父;嚴父莫大於配天。」但是基督把天明顯的表達出來。

7.神的善道隱藏在中國聖賢的教導之中,被稱為「默現天」,神的善道與救恩之道顯明在基督身上,這可稱為「朗現天」。默現天是神的一般性恩典(common grace),而朗現天是神的特殊恩典(special grace)。前者構成「自然神學」(natural theology),而後者構成「啟示神學」(revealed theology)。

8.基督教綜合了孟子的「性善諭」(人之初性本善)與荀子的「性惡論」,而說明人類墮落之前的本性是善的,在墮落之後的本性是惡的。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文化也可以有助於基督教神學重點的處理:

l.基督教神學曾受希臘哲學與羅馬政治的影響,因而在神學研討上偏重哲理與分析性的討論,直到十九世紀末齊克果的相對論(paradoxical truth)興起,才開始轉回到關係性的重點(relational emphasis)上。但一般說來,仍是哲理性多過關係性。中國文化是一種關係性的系統,所以有助於基督教神學的追求方向:不容許頭腦取代心靈的主導地位。

2.基督教神學傾向教會化與個人化,無形中減少了其社會意義與重點。中國文化中的「大同社會理想」在此處可起調和的作用,促使基督教神學發揮更強的社會影響力。不讓個人取代聖經中國度的重點,而倡導個人倫理與社會倫理並 重。

3.中國古聖先賢所教導高質素而分析入微的倫理修養,可以豐富基督教的倫理內容。例如君子之道、中庸之道、孝道、中和之道(喜怒哀樂皆能發而合度)等等,均發揮聖經真理辯證性的功效。

4.中國式的人文主義可以抵制西方文化的人本主義,而助長聖經中關於人本位的教導:確立人與人關係中的本位、人與物關係中的本位,以及人與神關係中的本位。

5.中國文化中墨子的「兼愛」之道,亦可豐富聖經中所講關於愛的信息。

源:宣道出版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