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个呼声

滕近辉《启示录分题研究:十二个七》

啟示錄是一本末世的書,內容異常豐富,可以從許多不同的角度來查攷。昔日宋尚節博士在初得救時曾用四十種不同的角度來查攷聖經,從聖經中得到無限豐富。

今天我要講的是七個呼聲,這都是末世的呼聲。此時是末世,我們實在需要這七個呼聲!

這七個呼聲,都用「看哪!」來表示。「看哪!」明顯的有兩個重要的意義!其一是叫人特別注意;其二是用靈眼看,用信心的眼睛看,看出屬靈的異象。箴言廿九章18節「沒有異象,民就放肆。」(英文聖經譯作「沒有異象,民就滅亡。」)「放肆」意即我行我素,隨意放縱。但若有異象,心中有所領受,便放棄自己的道路,按著神的異象行事。

啟示錄中十次用「看哪」,但是其中數次意義相同,所以可以歸納為七種呼聲。

第一個呼聲──主來呼聲

「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地上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一7)。另廿二7及廿二12。

當主耶穌升天時,有天使對門徒說:「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徒一 11)。門徒將此話藏在心裏。在新約廿七卷聖經中,只有四卷沒有提及主再來的事:約翰貳書,叁書,腓利門書,因篇幅太少故未提及;加拉太書因為專講「稱義」真理,故也沒有提及。還有兩卷書間接提到,這就是以弗所書及羅馬書,此二書內均說到身體得贖,而身體得贖就是主再來時所成全的事。

「眾目要看見他。」新約有些地方說主再來時像賊一樣,當然不是眾目要看見他。為何有上述兩種不同的說法?原來主再來分兩步驟;

(1)提取──即將信徒接去,在空中與主相遇,是隱藏的,世人看不見。

(2)主與被提的信徒降臨在地上建立國度──這次降臨,眾目都要看見。

正如舊約關於彌賽亞的預言是綜合性的,一方面說祂是受苦的僕人,另一方面又說祂是大有榮耀的君王。這並不是互相矛盾,乃是預言主兩次來世:一次是卑微的,一次是榮耀的。正如從遠處看兩個山峰,像是連在一起,但近處看,兩峰距離卻是很大。舊約先知是從遠處看;新約乃是從近處看。

「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使人想起撒迦利亞書十二章十節的話:「他們必仰望我,就是他們所扎的。」這個「我」字,就是神自稱。誰能扎耶和華?誰能扎天地的主宰?主耶穌是道成肉身,扎主耶穌,就是扎耶和華。猶太人一天不接受基督是彌賽亞,就一天不明白此節之真理。我們不只看見基督在十字架上,也看見神在基督裏面在十字架上為我們而死。

「他駕雲降臨。」雲彩象徵神的榮耀,這是說主在榮耀中降臨。

「萬族都要因他哀哭。」主在榮耀中降臨,這是好的,為何萬族要為他哀哭呢?這是因為審判的緣故。主第一次來,是落在人手中,人任意待他;主第二次來,是審判者的身份。你要細心思想,在這哀哭的人群中,你在其中嗎?抑或與主一同從榮耀中降臨?

第二個呼聲──直接審判的呼聲

「看哪!我要叫她病臥在床,那些與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啟二22)。

這裏叫我們注意一件事,就是在推雅推喇教會裏面,耶洗別所造成的問題。耶洗別這名字,很明顯的不是真名,乃是象徵的名稱,正如上文巴蘭與安提帕,二名之用法一樣。巴蘭是舊約裏面的一個人,安提帕在原文的意思,是「反對一切」──反對一切與神旨意相對的事物。在推雅推喇教會裏面,有一個領袖所做的事情與舊約的耶洗別所做的相同。主在這裏要祂的教會注意一件事,這也是今日我們不能不注意的一件事,這是與信仰有關的一件事。舊約的耶洗別帶領神的百姓離開正確信仰的道路,去敬拜巴力。神就興起先知以利亞來,帶領那些向神忠心的百姓站立得穩。現在推雅推喇教會裏面,發生了同樣的情形,這個領袖所作所為的與耶洗別一樣,帶領神的百姓離開了信仰正確的路徑。請注意,在主致七教會的書信裏面,有七次提到關乎不正確信仰的警告,我們不能不注意這件事。當日的教會需要這警告,今日的教會更加需要;如果這警告是發自他人,我們倒可以不注意,但這是主親自對祂教會所說的話,我們就不能不注意了。在這裏另外有一件事值得我們注意的:在這裏把信仰上不正確的路線與淫亂連在一起講。以當日的歷史背景來說,在推雅推喇城裏的神廟內,有各種宗教的節期,在節期中經常進行淫亂的事。這就是說,不正確仰的路線常造成道德上的鬆弛,聖潔的標準跟著降低了。凡是離開聖經信仰的教會,在這聖潔的道理上,一定放鬆。還有一件事,是值我們注意的,就是主繼續警告說:祂給耶別悔改的機會,但是她不肯悔改,所以主使她病臥在床。她的罪是在床上的,受神審判的地方也是在床上。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公義的神,有公義的審判。在舊約裏有許多這樣的例證:雅各的事,是多麼的明顯,他欺騙了他的父親,他也受到舅父的欺騙,和他兒子的欺騙;連在他婚姻的事上,也受到欺騙。神是輕慢不得的!

在這經文裏面,我們看見有三件事:(1)主警告我們不可離開信仰的正確的路線,(2)信仰上不正確的路線,一定忽視成聖的道理,(3)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這呼聲不但值得我們的注意,更值得我們大聲疾呼。

第三個呼聲──傳福音的呼聲

「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啟三8)。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呼聲,這是一個鼓勵的呼聲,叫我們想起了我們的責任。主為我們開了一個傳福音的門,我們的主開了門,沒有人能關;主關了門就沒有人能開。祂拿著大衛的鑰匙,天上地下的權柄,都在祂手中。今天在未世的時候,佈道的工作來到最後一個階段,而最後一個階段總是最艱鉅的。有些時是難見到效果的,因為世上的罪惡增加,人的物質觀念加強。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一個階段,所以在這階段裏傳福音,一定有許多許多的困難!在這一段的工作當中,需要更大的屬靈力量,方能把工作完成。當我們面對最後一里路,工作最大困難的時候,我們有何反應?我們是因為困難而後退呢,還是因更大的困難而更加追求呢?我們面對最後一段的工作,發現我們原來的能力不夠用了,原來的方法,好像沒有果效,怎辦?是停止呢?後退呢?灰心呢?抑因有更大的需要而向主祈求呢?讓我們今天聽主這個呼聲:「看哪!我給你一個敞開的門!」在今天最艱苦的階段中,鑰匙仍然在主的手裏;祂開的門,仍然是無人能關的。我們聽到這個聲音,我們的心就得安慰。弟兄姊妹們!我說句老實話,如果不是這位莊稼的主呼召我們,我們早已不想在這禾場上工作了!如果不是這位莊稼的主管理禾場,今天我們都做不下去了!我們本身的力量很少,我們能夠做的很有限。但我們力量的來源,我們的盼望,我們的鼓勵,全在乎主,祂手中有大衛的鑰匙,祂開了無人能關,關了無人能開。這是我們要用信心接受的一個信息,如果我們心裏沒有這個保證,我們就甚麼也不能做!最後的一里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個階段,我們把眼睛完全注定在主身上。這樣我們才能夠不灰心,不退後,不喪志!我們可以藉教會歷史證明出來,主開的門,實在無人能關。在教會歷史裏面,有多少多少的時候,按人來看,這門是銅牆鐵壁,誰都不能開的,但是主打開了緊閉之門,在福音傳入愛爾蘭之前,有一位主的僕人,叫做巴提客 St. Patrick,他在一個小山上禱告了四十天,求神開傳道的門,讓福音進入愛爾蘭,後來門就開了。今天我們仍然要接受這寶貴的呼聲。

「主說:非拉鐵非教會只有一點力量」,這句話到底是責備呢?還是稱讚呢?他們的教會按人看來,力量不大,但是他們以信服的心,盡上了這一點力量,結果主應許她說:「看哪!我給你一個敞開的門!」因為他們盡了他們的力量,門就為他們開了!感謝主,一點的力量,加上主,就是大大的資源了。一點的力量加上主,就等於成功!一點力量加上主,就等於敞開的門。撒勒法寡婦的瓶裏面有一點麵和油,一次就會吃完了,但加上了神,就可以足夠一千二百六十天之用。非拉鐵非教會的祕訣,就是她那一點力量肯拿出來用。今天的香港每一個教會,都有自己的一點點的力量,讓我們把這一點點的力量加上主,主就要在香港,在東南亞,為我們打開一個敞開的門!

第四個呼聲──由冷淡中復興的呼聲

「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的聲音就開門的;我就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三20)。主在老底嘉教會的門外,發出這呼聲。為甚麼主在門外?有三件事把主推到門外去。這三事的力量很大,主在門外針對這三件事,發出呼聲:

一、注重物質,他們以為自己發了財,甚麼都不缺。他們讓物質代替了主的地位。在物質豐富的時候,就不需要主,把主擠到門外了!他們看重物質過於主。

二、不冷不熱。不冷不熱充滿了教會,對主半心半意。一個向主一心一意的人,斷不玉於不冷不熱;半心半意的結果,一定是不冷不熱。主在這樣的教會裏,就無所作為!祂在教會裏面沒有地位,就等於把祂趕到外面去了。

三、自滿自足。他們認為自己甚麼都有,他們沒有需要感。一個教會沒有需要感,就不會要主。我們之所以需要主,正因為祂能把我所需要的給我們。我們追求,正因為我們有需要。自滿的教會,主在裏面就沒有地位了!主就被趕到外面去。

主針對這三種情形說話了三句話:

(1)祂是在「萬有之上為元首的」(三15),這是祂原來的地位,祂在萬有之上。被造的一切物質,都在主之下;主的地位,應該在一切一切之上。這是祂應該有的地位,祂向老底嘉教會介紹祂自己。

祂是誰呢?祂乃是在萬物之上為元首的。祂超過物質的一切一切,這是老底嘉教會所不認識的,不了解的,不領會的,主就要他們如此認識祂自己。弟兄姊妹!今天我們是否需要有這個認識?我的主耶穌是誰?祂是在萬有之上,萬物之上為元首的。元首是甚麼?是第一位,首位,我的主是居首位的主,祂不應在第二位,不應該有任何的事物,在祂之上。今天我們的教會,是否需要主這樣自我介紹?在這物質主義的時代裏面,我們要認識主,仍然要讓祂居首位。如果主在我們的一生中,在我們的家庭中,在我們的事業中居首位,我們這班人就能成全神很多很多的事工了。主就能藉著我們來發揮祂的力量。

(2)「誠信真實見證的,稱為阿們的。」阿們是甚麼意思?香港教會習慣用「誠心所願」這句話來結束祈禱,這是很有意思的。我並非要提倡「誠心所願」,我是提倡用「阿們」的,因為全世界的基督徒同在一起祈禱的時候,只有廣東的基督徒說「誠心所願」。但我覺得「誠心所願」四個字是非常寶貴,正是「阿們」的意義。誠誠實實,全心全意,這是主的名字,主是全心全意的向著我們,這是祂一致的表現。祂是「誠信真實見證者」,祂為父的慈愛公義作見證,祂怎樣作見證?祂用生命作見證!祂見證父,直到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的一顆心,正與不冷不熱完全相反。不冷不熱的心,不願上十字架。一個不冷不熱的心,永遠不能真說阿們。我們把老底嘉的不冷不熱,與信真實的見證者互相比較,馬上就能體會這個信息。我真是不冷不熱的基督徒!我真是不冷不熱的傳道人!我們在主的旁邊,真是與祂不相配!我們要接受這個信息,這個呼聲!

第五個呼聲──勝利的呼聲

「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祂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啟五4)這個呼聲真是寶貴。「獅子」是強壯的,有能力的,是獸中之王。當約翰聽見這個呼聲的時候,他就週圍觀望,他看見甚麼呢?他是否看見獅子?不是!他看見羔羊,而且是被殺的羔羊。希奇之希奇!猶大的獅子就是羔羊!被殺的羔羊就是猶大支派的獅子!祂的能力正在於他的被殺。在神奇妙的作為之中,被殺的羔羊變成了得勝的猶大支派的獅子。感謝神!基督的能力正在祂的軟弱裏。林後十三4)基督軟弱,我們也是這樣同祂軟弱。主的能力是在祂軟弱裏面,祂因順服父神而軟弱。祂在客西馬尼園的時候,曾經說:難道我不能求父為我差遣十二營多的天使來幫助我嗎?但跟著說:如果這樣,那些指著我說的預言,怎能成全呢?祂順服父的旨意而軟弱,被人捉拿,被人綑綁,被人處死!但感謝神!祂的能力就從祂的軟弱裏面產生出來。祂伸出祂的手-有釘痕的手,「好像被殺過的」表明祂有被殺的記號,那就是手中的釘痕。神伸出祂釘痕的手,接過書卷。馬上就有讚美發出!廿四位長老的讚美!四活物的讚美!得救者的讚美!天上,地下,地底下,一切受造之物同聲的讚美!甚麼時候發出讚美?就是當羔羊伸出祂釘痕的手接受書卷時發出的。祂能揭開七印,換言之,即神在這書卷裏的計劃,能夠完成。誰使神的計劃成全?被殺的羔羊。感謝主,這有釘痕的手掌管一切,藉著這隻釘痕的手,神的計劃能夠完全全的成全。在第一章我們看見,當約翰看見主的榮耀而俯伏在地的時候,主就用有釘痕的手撫摸他(一17,20),主的有釘痕之手掌握著陰間的鑰匙;這手掌握七星:七教會的領袖。主曾將這隻有釘痕的手,給門徒看,說:願你們平安,隨即差遣他們。請注意:主先給他們看見釘痕的手,然後差遣他們。看見在前,被差遣在後。門徒看見釘痕的手心中就有保證,知道祂是死而復活的主,勝過了死亡,罪惡,撒但!這是我的主!我知道祂是誰!然後他們就歡喜接受主的差遣。主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如果你對一件事的成功的可能性有很大的懷疑,你一定不肯作那件事;如果某某人差遣你作一事,而你對於這人缺乏信心,你肯不肯接受他的差遣和委託呢?你當然不願接受。但是如果我們好像門徒一樣,知道這位主是復活的主,勝過撒但,罪惡,死亡的得勝之主,我們就會說:「主阿!差遣我!我接受你的差遣和你的託付。」

請注意:主向他們一連說了兩次「願你們平安」(約廿19)。主向門徒顯現的時候,說「願你們平安」;繼而在給他們看過釘痕的手之後,又第二次說:「願你們平安!」。第一次說的平安,可以算是問候,因為他們害怕,關上了門,主就向他們顯現說,願你們平安。第二次的意義更深長更寶貝,他們心中充滿了平安,是因為他們得了保證;第一次平安是主的復活所造成的客觀平安,第二次的平安是由保證而得的主觀的平安。主觀的平安加上了客觀的平安,就變成了平安的平安!這是主所賜的平安。看哪!猶太支派的獅子,祂已經得勝了,祂配展開書卷,完成了神的計劃!

第六個呼聲──儆醒的呼聲

「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啟十六15)。相信大家都知道「衣服」的意義-表明好行為,即信徒的義。我們信主後,得到了主的義,但自己亦應當行義。這是信徒的衣服。我們應當保守這義,免得赤身羞恥。

請注意上文十三節的話:「有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裏。」污穢的靈在末世的時代中,迷惑人作污穢的事,把許多污穢的思想放在人的心中。末世的時代乃是一個放縱情慾的時代,色情泛濫在社會中,在這污穢的時代裏面,我們聽見這個呼聲,就應當儆醒保守聖潔!

第七個呼聲-更新與成全的呼聲

「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啟廿一3)「看哪,我將一切更新了!」(廿二5)在這裏我們看見神的計劃完成。看哪!神在舊約裏所說的應驗了,在舊約時代,神藉著會幕來表明祂的同在;在新約時代神要藉教會與人同在,更要藉著聖靈與人同在。看哪!在新耶路撒冷城中,以馬內利的意義就完全實現,神的帳幕要在人間,主耶穌降生的時候,乃是以馬內利的開始,但在新耶路撒冷中是以馬內利的成全了!人神之間再無隔膜,再無距離,同住在一起,恢復了人神原來的情況。我們渴想那日子來到,那時我們就心滿意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