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主耶穌的七對異象

滕近辉《启示录分题研究:十二个七》

(一)榮耀的異象

甲、啟一12-16。這異象各要點正是針對七教會需要,解釋如左:

以弗所教會失去起初的愛心,所以燈臺的被挪去。因此主耶穌說:「我是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二1)這話是從第一章主耶穌榮耀 的異像引述的,正針對以弗所教會的需要而發。主在「燈台中行走」鑑察,祂對於教會的情形異常清楚。同時主也供給燈台(教會)的需要,如剪燈蕊,加油等是。 以弗所教會的燈台開始發暗,失去起初的愛,失去力量。今天我們是否也如此?

士每拿教會受大逼迫,受大患難十日。有解經家以為十日是指十次大逼迫,所以士每拿教會需要「首先的,末後的,死過又活的」(二8)主耶穌,因為祂曾受大苦難,也曾受大逼迫,但死過又活了,能加給他們在苦難中的力量。這正是主榮耀異象的要點之一。(一17,18)

別迦摩教會,容讓撒但居在其中,在真理上有偏差,所以主說:「我是那有兩刃利劍的」(二12)兩刃之劍代表主的道,能救他們脫離異端,脫離背道的信仰。這正是一16的意義。

推雅推拉的教會,有淫亂,有耶洗別教導他們行姦淫,所以主耶穌說他是「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二18)眼目如火焰,能洞察一切,這正是一14,15所顯明的。其腳掌所到之處都為光明之處。

撒狄教會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所以主耶穌說他是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三1),叫那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教會再活過來。這正是一16所說的。

非拉鐵非教會有一點力量。卻肯為傳音而用。主耶穌說:「我是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三8)這正是一18所說的。

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注重物質多過注重靈性。所以主耶穌說:「我是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三15)。主在萬物之上,所以信徒要愛主多過愛物質。這正是一17所說的「首先的」之意。

從上述,可見主耶穌按教會之需要,引用此榮耀異象中不同之要點。

乙、啟十1-3。在此段經文用「另有一位大力的天使」,代表主耶穌。祂「披著雲彩」,雲彩代表神的榮耀。例如雲彩遮蓋摩西所建的會幕,有雲充滿所羅門所建之殿,這表示被神的榮耀所充滿。

「虹」是恩典的記號。在第四章3節說神寶座有虹圍著。

「臉面像日頭」,也是表示神的榮耀,「如同烈日放光」。「兩腳像火柱」,表示主的光明與聖潔。「右腳踏海,左腳踏地」,表示海陸都是屬主的。

所以這位大力的天使,明顯是指主耶穌而言。在聖經中,天使的意思有兩種用法。其一是天使,其二是負有使命者。希伯來書三章一節,稱主耶穌為使者。天使可譯作使者。

今天這罪惡的世界,真需要主的同在-如雲彩充滿聖殿;今日是黑暗的時代,需要主如烈日放光照耀我們;今日世界充滿迷惑,需要主如同火柱引導我們。

(二)勝利的異象

甲、啟五4-7。約翰看見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就大哭。立時有一個呼聲:「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 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這時約翰舉目觀看,但他所看見的不是獅子,乃是被殺過的羔羊。羔羊原是與獅子相反,但這羔羊正是得勝的獅子。勝是因被殺,他的 死是勝利-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魔鬼。這是羔羊得勝的異象。

乙、「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十九11)。「他的名稱為神之道。」(13節)。「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16節)。這也是得勝的異象,基督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15節)。「他頭上戴許多冠 冕。」(12節)。

這是一對得勝的異象:前者是指主第一次降生,走十架的道路,但被殺是得勝;後者是主耶穌第二次降臨時的勝利。

主再來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是信徒被提,是世人看不見的;第二階段是主與被提者一同降臨,建立千年國度。可以說,被提是主再來的準備。主第一次來是藉著死得勝;第二次再來是藉著神的神性與能力得勝。

(三)拯救之主的異象

甲、啟七9-17「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他們圍繞羔羊的寶座。這些數不過來的人,是得救的人,被羔羊寶血洗淨的人,他們歡呼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

二千年前主親口說過:「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廿四14)今天這預言快要成全了。

這沒有人能數過來的極大的群眾,你也在其中嗎?

約翰壹書五章13節說:「我將這些話傳給你們信奉神兒子之名的人,要叫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所以每個基督徒,必須知道自己有永生。知道自已得救的人,真是有福。

乙、十四1-5這裏羔羊與十四萬四千人同在,這些人是從地上買來的,所以也是得救的人。得救之後,忠心跟隨主,所以他們也是得勝的人。

(四)審判之主的異象

甲、啟十四14-20。這段經文明顯的指出主耶穌是審判之主,莊稼收割,將麥收在倉裏,麥子是指得救的人。但在第十七節所記是收割葡萄,放在神忿怒的大酒醡中,這是指基督的審判。

有人得永生,有人受刑罰,主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甚麼,收的是甚麼。蒙恩得救的重畏的事,故此得救的人要多多感謝主。

乙、誰坐在白色的寶座上?主耶穌說:「父不審判甚麼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與子。」(約五22)。故此,坐在寶座上的是聖子。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所行的受審判。」(啟廿12)。

(五)主耶穌在新耶路撒冷城為燈為殿的異象

「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啟廿一22-23)這是約翰所見新耶路撒冷的異象,兩次提到羔羊。

甲、主耶穌是城的燈。這形像異常寶貴,不用日月光照,因羔羊發光,新耶路撒冷充滿光明。

今天主在我們心中為光,他也是世界的光,但「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受黑暗……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約三19-20)主第一次來,人不愛就光,但在新耶路撒冷,不用日月光照,因為羔羊是光。

乙、主為城的殿,約翰在新耶路撒冷,找不到殿,因羔羊是殿,表示在耶穌基督裏面,有完全的敬拜。

殿是神人相會之處,主也曾說過:「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這是指他的身體說的,主以他的身體為殿。在新耶路撒冷時,無有形之殿,羔羊為城的殿,我們敬拜,成全在他裏面,藉著他與神相會。

(六)主復活的異象

甲、「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管轄萬國的,……被提神寶座那裏去了。」(啟十二5)。這婦人是指以色列人,(見上文),婦人所生的孩子,有兩個解釋。

(1)這孩子是指基督,因祂是從以色列人出來。

(2)這孩子是指教會,因教會是基督的身體,與基督是合一的。這孩子要用鐵杖轄管萬國,這話可用在基督身上,也可以用在教會身上。正如第二章27節可用在主耶穌身,上也可以用在得勝的信徒身上。

「他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裏去了。」(啟十二5)這表示主耶穌的復活,也表示教會被提。

這孩子出生時,龍要吞吃他。龍是指撒但。這與基督降生時的情形很吻合。主一降生,撒但便想毀滅他。同時也可用在教會身上,在教會早期歷史中,教會受十次大逼迫。但基督勝過撒但由死復活,基督的教會也同樣勝過撒但,被提升天。

乙、啟八3-5。這段經文提到「另有一位天使」,他不是普通的天使,是指主耶穌基督而言。他在祭壇旁邊,手拿著金香爐。金香爐是表祈禱,祂的祈禱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神面前。聖經說復活的主耶穌在神的右邊,為眾聖徒祈求,是代禱者。所以這是一對復活之主的異象。

眾聖徒的祈禱,加上基督的代禱,會使地上發生特別的情形,即神計劃的進行。神的計劃與我們的祈禱有密切的關係。神重視我們的祈禱,遠超過我們所能了解的。

主要我們與他同工,可見主實在高舉了我們。

(七)主耶穌作王的異象

甲、「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啟廿4上)為甚麼說到幾個寶座?除了神的寶座和羔羊的寶座,還有甚麼人的寶 座?這裏繼續說:「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 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4節下)故此這裏也有得勝信徒的寶座。

乙、「在城裏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啟廿二3)

這裏所說的是在新耶路撒冷的寶座。而第廿一章所說的是地上作王的寶座。

這異象帶給我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