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大能目睹記(一)-「沙漠玫瑰」(賽三十五1)

滕近辉《福音大能目睹記》

經文:「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賽三十五1)

我於一九六八年應邀往東巴基斯坦去講道,那裡常有沙風,不料恰被我遇上。火車將到達目的地時,沙風吹入車廂,雖然乘客把窗門都關上,仍有細沙侵入, 厚厚蓋在車內每處地方。乘客用毛巾把頭和面包住,只留眼睛與鼻孔。到達以後,我即在一個球場上向當地的基督徒講道,他們坐在土地上,同樣用毛巾包住頭部。 有一個弟兄撐起一把傘站在我身旁邊,擋住風沙,但仍然有些細沙吹入我口中,只好一次一次的吞下去,這一個經驗永記不忘。

第二天風沙停了,幾位教會領袖帶我到附近的一所痳瘋病院去參觀。我有一點怕,但是我發現病院裡面有好幾位從澳洲來的醫生,天天與病人在一起,他們安 慰我,告訴我說:「痳瘋病只有兩條傳染的途徑:一是由血傳染,只要你身上沒有傷口,就可以放心;另一是經由性交傳染。」我雖然放下心來,但心理上仍有些 怕。我看見那些從澳洲來的醫生不但天天接近病人,醫治他們,並且聘請傳道人經常向病人傳福音。這一次,他們把病人招聚在一起,請我向他們傳福音,由一位醫 生作傳譯,講完以後,我發出決志信主的呼召,竟有好幾個病人作出表示。會後,我和醫生們談話,發現他們是從澳洲的墨爾本巿來的,我曾數次到過那裡去講道, 知道那裡是全澳洲氣候與風景最美麗的城巿,他們竟願意離開山明水秀的家鄉,到遙遠的塵沙飛揚、昏天黑地的地方來,以基督的愛去服侍照顧這些人人想避開的痳 瘋病人。他們真是名符其實的「沙漠玫瑰」!

這一種情景挑起了我另一個記憶:當我在英國愛丁堡大學神學院讀書的時候,院中的博士班中大部份是從美國來的學生。其中一位熱心愛主名叫 Christy Wilson,他每主日下午約我一起禱告。他告訴我,他已經獻身在完成博士學位以後,到阿富汗去做宣教士,後來果然去了,工作多年之後,美國的 Gorden Conwell 神學院邀請他作差傳系主任。他是另一位「沙漠玫瑰」,感謝神!

讚美主,在他的愛中沙漠裡開出一朵一朵美麗的玫瑰花,見證著他的榮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