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世與入世

滕近辉讲
真道探研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約一七16)
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一七18)

這兩節經文好似彼此衝突,一方面說基督徒不屬世界,另一方面又說主耶穌差他們進入世界。其實,這正是基督徒既超世又入世的寫照。

基督徒的這兩種特性,顯明他們與世界的雙重關係。若單取其一,就是偏差──一半的真理。合在一起,才是神的旨意。

教會中有些人強調超世,也就是與世界分離,追求分別為聖。這在其本身是正確的,是合乎經訓的。約翰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 心就不在他裡面了。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唯獨 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壹二15-17)

以上一段經文中所說的世界,是指世俗而言,其中有三個最顯著的因素:一、肉體的情欲;二、眼目的情欲;三、今生的驕傲。這三樣恰似中國人所說的名、 利、色。它們與我們的靈性為敵,使我們漸漸遠離神。它們都是屬於肉體的。這一種愛與對神的愛為敵,不能並立。約翰所用的字眼很絕對:「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 面了。」約翰不是說:愛神少一點;乃是說:不愛神。約翰是指著最後的結果而言。他提醒我們,若然愛世界的心漸漸增長,愈來愈多,最後的結果就是不愛神。他 警告我們,世上的一切都要過去──落空。為了它而失去對神的愛,是何等大的損失!

《生命聖詩》第四百八十五首詩歌名為《這世界非我家》,這說法是合乎聖經的,因為希伯來書十一章十六節說:「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那貪愛世上享受的基督徒,必然會靈性退步、貧弱。

就這一種意義而言,既然主耶穌說祂自己不屬世界,祂也要屬祂的人像祂一樣的不屬世界。

但是「世界」還有其他的意義。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裡,「世界」二字具有四種意義:一、宇宙(約一七5);二、世俗(約一七16);三、社會(約一七15);四、世人(約一七21)。這四處經文的原文都是同一個希臘字:cosmos。在英文聖經裡面,這四種意義都譯作”world”。

基督徒不應愛世俗,但是主耶穌要我們關心社會,作入世的基督徒,作世上的光與鹽(太五13-14)。彼得也對我們說:「神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 (彼前二15)又說:「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主耶穌稱讚推雅推喇教會說:「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 的更多。」(啟二19)雅各說:「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一27)

在教會歷史中,約翰衛斯理所帶領的教會大復興,不但帶領了千千萬萬的人信主得救,也帶來了社會服務,以及政治上的改革;克來帕會社(Clapham Society)的社友們,在這一方面有卓越的貢獻。其中一位社友韋伯弗斯(Wilberforce),更在國會中促成了禁止販賣奴隸法令的通過。

當羅馬帝國在主後四世紀接受基督教為國教時,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廢除奴隸制度。

在十八世紀的英國教會大復興中,許多慈善工作興起,孤兒院尤其讓人看見美好的見證。其中最顯著的,就是英國慈善家巴納度(Barnardo)創辦了一 百餘間孤兒院。這許多的愛心行動,成為福音的活見證,吸引更多更多的人歸向主。

超世與入世合成完整的真理,帶來豐盛的生命與見證。

有的教會單取社會服務,而忽略了靈性的栽培、聖潔的追求,與福音事工的強化,以致造成偏差,失去健康的成長。最後導致教會衰弱,以現世取代永世。

在教會歷史中,社會服務一直都是福音的果子。福音是根,何時此根枯萎,何時果子跟著零落。我們不可只看短期內的現象,必須把眼光放遠,注意兩者之間長遠的因果關係。

讓我們看歷史中的一個例子。歐洲與北美的復興運動產生了學生差傳運動。在1890至1910年之間的二十年裡面,北美與歐洲有九千大學生投入普世宣教 運動,成為宣教士的主力。在慕迪與穆特(John R. Mott)的領導之下,基督教大專學生運動(Student Christian Movement)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但其後他們的信仰漸漸失去福音的重點,因而漸趨式微,結果被注重福音的「學生福音團契」所取代。後來有一段時間,香 港某些大學的學生團契推行社會關懷運動,但是福音信仰的堅定性與傳福音的積極性卻相應減低,以致團契漸漸黯然失色,終被新興的學生福音工作所超越。

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當兩者之間保持適當的根果關係時,教會才能有更大的進展。

(本文摘自《偏差與平衡》)

源:圣经报文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