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义的爱与感情的爱

滕近辉讲

主耶稣复活以后,一连三次问彼得说:「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在这三次提问里,主耶稣用了两个不同的爱字(原文):一个是道义的爱,另一个是感情的爱。这两种爱合在一起,就是完整的爱。主要我们用这两种爱来爱祂。

这两种爱的意义是什么?

1.道义的爱,是遵守主道的爱。主耶稣对门徒说:「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约十四:21)主又说:「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 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爱里。」(约十五:10)主也说,基督徒若彼此相爱,就是爱祂了(约十五:12)。

这爱是主的命令:「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约十三:34)

圣经中有三条最大的命令:其一是「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太二十二:37-38);其二是「大使 命」 ——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十六:15);其三就是「新命令」——基督徒彼此相爱。这三条命令都是基督徒必须遵守的。

2.感情的爱,是爱的重要表现方式。

儿女对父母的爱应包括这两种爱,缺一不全。儿女应供养和照顾父母,这是道义的爱;但如果儿女只为父母预备衣食住行,却没有感情的流露,不亲近他们,父母一定不满足。我们与主的关系也是一样。

启示录二十一章2节清楚告诉我们:「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新耶路撒冷」代表一切真正属主的人。他们是基督的「新妇」。

让我们注意这一节经文里面的两个要点:

1.感情的爱——丈夫与新妇之间有强烈的感情之爱,亦即基督与基督徒之间有强烈的感情之爱。

2.道义的爱——这一种爱由「妆饰整齐」四字表达出来。彼得说,妻子以圣洁为妆饰(彼前三:5)。诗篇一百一十篇三节也这样说:「祢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以圣洁为妆饰)。」这是属灵的美,是主所欣赏喜悦的。

 

在旧约中,雅歌是很特别的一卷书,里面满了爱的描写。这爱是指男女之间的爱,还是象征主与属祂的人之间属灵的爱呢?

今天,信徒对雅歌书有三种看法:其一是将它视为夫妇之间爱的描写;其二是将它视为神与以色列人之间,或基督与信徒之间爱的象征,全属灵意;其三是将 两者合并 —— 一方面是指夫妇之爱,同时也象征基督圣徒之间的爱。三者之中应以第三种为正确,因为在历史中,以色列人将此书卷纳入旧约之中,必然是由于认为它与神有关 系,不然绝不可能把一本全属两性之间情爱的书卷放入圣经之内。

雅歌将基督与信徒之间感情之爱表达出来。在戴德生所写的《在香草山上》,当中也表达了这一个重点。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十一章二节以贞洁的童女来象征信徒;他更将夫妇的关系与基督和教会的关系相提并论。

在耶利米书三章一、八和十四节,神自称是以色列人的丈夫;在以西结书与何西阿等书内,也有同样的称呼。

雅歌书里面的几处经文,曾在基督徒心中起了极大的作用。例如:「愿祢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歌一:4);「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 没」(歌八:7);「爱情如死之坚强」(歌八:6);「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歌八:7)。

单有感情的爱,就成了感情主义,失去了爱的宝质。这令我想起这样的一幅图画 —— 一群基督徒一面走一面唱:「主啊,我心爱祢,现在爱祢,永远爱祢。」但是他们却走在爱世界的路上。

另一方面,有人反对感情的表现,一见感情的流露就认为是感情主义,加以批评与反对。这是另一种的偏差。

有一次,在一场足球比赛中,一位观众看到兴奋时,忘记一切,大叫大喊,竟然不自觉的用手拍打坐在前排座位的人的头上。最令人稀奇的,是那被拍的人好像完全没有发觉,也在那里大喊大叫,如痴如醉。然而,没有人说他们是感情主义。

主耶稣为拉撒路哀哭,为耶路撒冷哀哭,在客西马尼内三次哀哭。耶利米被称为流泪的先知。保罗也曾多次流泪。

在美国西部有一个名叫「太平洋救助社」(Pacific Rescue Mission)的福音机构,会长是一位身量高大的弟兄,但是他的感情丰富,极有爱心,常将无家可归的人带回会社照顾。他很容易流泪,常常自觉不好意思。 他有一次求神帮助他不流泪。神好像听了他的祷告,他真的不再流泪了。但是他发现,当他的泪干了,他的爱心与关心也开始减退了。于是他求神赐回他的眼泪。

眼泪是神给人的恩典,它能洗涤人的罪污、洁净人的良心、滋润人的心灵、浇灌人的美德、甦醒人的同情心……倘若我们的眼泪干了,求神恢复;倘若我们的感情刚硬了,求主融化。让我们向主祈求更多眼泪。

——摘自滕近辉牧师著《偏差与平衡》

源:Loves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