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死与同死

滕近辉著

「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林后五:14)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

基督代我死跟我与主同死,二者有重要的差别,带来不同的人生。分述如下:

1. 基督代我死:这是赎罪之工(substitution),其效果是使信者之罪获得赦免(redemption)。

2. 我与基督同死(conformation),其效果是使信者的生命转化(transformation),成为主的样式。

许多基督徒只接受了基督的代死,而不肯与主同死,即不肯「向罪看自己是死的」(罗六:11),因此仍在罪中活着,显不出新生命的样式。一个不与主同 死的人,就绝对不可能与主同活。他只是获得了一半的救恩,因为他只接受了一半的真理。今天教会中有许多这样的基督徒,以致教会软弱无力,不能见证基督。

保罗向这样的基督徒发出强烈的质问:「我们在罪上死了(立场)的人岂可仍在罪中活着呢?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祂的死麽?」(罗六:2-3)

保罗的立场与实际生活,在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充分的显明出来:「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祂是爱我,为我舍己。」

这是保罗的信仰立场与实际生活的精要宣告,极为深入,发人深省。让我们加以分析与阐明:

①否定自我:「不再是我」

本节内有六个「我」字,但皆被否定:「不再是我。」过去的保罗极其自我中心,迫害基督徒时气焰逼人 — 到处抓他们,强迫他们说亵渎耶稣的话,然后把他们掷入监牢,置于死地。他自以为是热心事奉耶和华,不可一世(徒二十二:3-4)。

他是当时高等学府大数大学的高材生,在著名教授迦玛列指导之下接受教育,热衷于犹太教。他在当时宗教的最高标准而言,是「无可指摘」的,不但成绩骄人,受 人赞许,且又精通希腊文化与哲学,是一个杰出的后进之秀(腓三:5-6),连非斯都巡抚都知道他是一个大有学问的人(徒二十六:24)。

但是这一个自我膨胀的领袖人物,在认识了耶稣基督之后,就发现了自己的本相,完全谦卑下来,否定自我的价值。

②肯定基督:「乃是基督」

保罗肯定基督,是因为他发现了基督的无比崇高伟大。他完全折服在基督之下,以基督为其人生价值观的最高标准与内容。他决定向着这一个「标竿直跑」(腓三:14)。他坦诚的说:「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意思就是说,基督是他人生的最高目标与意义。

他活着是要像基督(He lives as Christ);

他活着是为了基督(He lives for Christ);

他活着是藉赖基督(He lives by Christ)。

总而言之,「他活着就是基督」。

从前,香港某大学里有一位善于写文章的高材生。有一次,他写了一篇文章,自己觉得很满意,但是他仍恳请一位教授加以「斧正」。为什么?因为他知道那 一位教授是名作家,如果他改他的文章,一定愈改愈好。基督徒也是一样,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否定自我,肯定基督,他们的人生一定会更好、更美、更崇高。

有人说,基督教就是八个字:「否定自我,肯定基督」。这一句话很有道理。

③「我」的重现:新我

保罗否定了自我之后,却跟着说:「我如今在肉身活着。」这个我,是旧我被否定之后所产生的新我。旧我不死,新我不生。

这一个新我的人生又是怎样的呢?

a. 信的人生 ——「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

信心是新我人生的第一个特色。信心是什么?

第一,信心是信靠。信心把我们与基督的能力连在一起。信心好像一条电线,把我们的人生与基督的能源连紧起来,于是我们能杰出基督的果子。

第二,信心是信从。我们对基督的信心,使我们跟从祂的脚步,顺从祂的道,作祂的门徒,效法祂的样式。在使徒行传九章二节里有四个字:「信奉这道」。 「道」的原文是「道路」。当时基督教被认为是一条人生的道路,信徒就是行走在这一条道路上的人。这种说法实在贴切不过。

第三,信心是信服。「我们……在万国之中叫人为祂的名信服真道。」(罗一:5)一个信基督的人顺服基督的道理,奉之为至高准则。

b. 爱的人生 ——「祂是爱我」。

保罗认识并经历了基督的爱,他也回应了基督的爱 —— 一生爱主,至死不渝,为主殉道。他对主的爱也孕育了他对人的爱。他所宣讲爱之表现的信息(林前十三章),已经成为爱之阐释的最高表达。

c. 舍己的人生 ——「为我舍己」。

保罗接受了基督为他舍己的爱,就一生一世为主过着舍己的生活。他为基督舍己有三方面的表现:

第一,他为了传扬基督的福音,甘愿放弃自由与权利,正如他在哥林多前书第九章所表达的:i 他放弃了靠福音养生的自由与权利(林前九:12)。ii 他放弃了结婚的自由与权利(林前九:5)。iii 他放弃了作领袖的权利,甘心作仆人,一生服事人(林前九:19)。iv 他放弃了自己原有的身分:「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软 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 好处。」(林前九:20-23)

第二,他为传福音忍受极大的苦难与压力(林后十一:23-29,六:3-10)。最令人感动的,是他在这一切的处境中,常常保持心灵的喜乐(林后六:10,七:4、13,十二:10,十三:9)。他在哥林多后书有十二次提到「喜乐」。

第三,他最后为主舍去他的生命,于刀下殉道。他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是的,「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
——摘自滕近辉牧师著《偏差与平衡》

源:Loves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