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二 艱難的處境

寇世遠、邵遵瀾、吳勇、姚侗樾著

第二講 艱難的處境
1972年3月10日晚在臺灣北部基督徒奮興大會證道
讀經:「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14:34),「投靠耶和華,強似倚靠人。」(詩
118:8)
壹、 聖經中心思想
聖經告訴我們:「人饑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剛纔 讀經時所讀的兩處經文,短短的只有四句,巴不得眾弟兄姊妹都能夠把它藏記在心中,免得我們 得罪祂。
還有,我們剛纔所唸的詩篇118:8,這是一個特別的經節─ ─ 「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
我們知道全本聖經,一共有31,173節,而這一節恰好佔著中央的地位,一般就稱它為中央節,因 為這節經文所佔的地位恰好是第15,587節,它的前後均各有15,586節,居全本聖經的中央地位。再 按靈意來思想,這節經文也正好代表了聖經的中心思想─ ─ 「投靠耶和華,強似依賴人」。在世 界上,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是永永遠遠倚靠神的慈愛。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 然而憐憫我們的神卻應許我們說,祂的慈愛永不離開我們,祂的平安之約也永不遷移。在世界上 有各種各樣倚靠,許多「靠山」,但我們的倚靠,我們的「靠山」,就只是耶和華。投靠耶和華, 強似倚賴人。我們不是倚靠勢力,我們不是倚靠才能,我們是倚靠萬軍耶和華之靈,方能成事。
剛纔吳勇長老報告,禮拜天(三月十二日)晚上最後一次聚會,他要傳講「聖靈的工作」。我們知 道吳長老富有對聖靈充滿的經歷,還有更多可以提供給弟兄姊妹作榜樣作參考的。我們要為著晚 上的聚會禱告,特別為了末後一次的聚會禱告,我受有感動,這樣說話。
我們今天實在需要神的靈充滿、澆灌我們,否則我們就沒有力量,才能、權勢都不能幫助 我們。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這是聖經的中心思想。
貳、投靠神的益處
一個真正投靠神的人、投靠這位萬軍耶和華的人,究竟有些什麼益處呢?我們且根據聖經 來思想:
一、轉敗為勝
第一、投靠耶和華的人,至少能夠轉敗為勝。舉個很明顯的例子,就如大衛王年幼的時候, 曾經靠萬軍耶和華的名,打敗了那又高又大的歌利亞。他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 我來攻擊你,是靠萬軍耶和華的名。一個小孩打垮了一個又高又大的巨人,是靠萬軍耶和華之名。
先是那個非利士人歷經四十天之久,在以色列軍隊面前罵陣,竟沒有人敢去應他的挑戰,然而大 衛,一個小孩,因靠主的名竟勝過他,使整個戰局轉敗為勝。
我們也曉得希西家王,正是猶太國中最賢的一個王,為善、為正、為忠,我想沒有一個王比他更好的。當亞述王西拿基立和他打仗的時候,希西家王知道他自己沒有辦法,但他能安慰他的百姓說:「你們當剛強壯膽,不要因亞述王和跟隨他的大軍恐懼驚慌,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與他們同在的是肉臂,與我們同在的是耶和華我們的神,祂必幫助我們,為我們爭戰」(代下32:7-8)百姓就靠主的話,神比一切都大,因得安然無懼。他們更靠著「與我們同在的神,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這個信念,勝過了亞述帝國。後來,神就差遣一個天使,一夜之間在亞述軍中殺了185,000人,滿營都是死屍,亞述王西拿基立即拔營回去。你就看見,一個這樣倚靠神的人,就能夠使整個戰局轉敗為勝。這又是一個明證,聖經上很清楚很具體的一個明證。
二、化險為夷
第二、倚靠神的人,能夠改變形勢,我們稱之為化險為夷,將危險變成平安。我們很清楚地從聖經中看見摩西的見證。當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出埃及、過紅海的時候,前面是大海,後面有法老王的軍兵在追趕,那個時候實在沒有辦法,危險萬狀,然而摩西卻能憑著信心對以色列百姓說:「不要懼怕,只管站住,看耶和華今天所要施行的救恩,因為你們今天所看見的埃及人,必永遠不再看見了。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神就憑著他的信心,吩咐他舉手向海伸杖,結果海水就分開,約有三百萬的以色列百姓,就如此直往前走,過紅海如走乾地一樣。這是我們每個基督徒都曉得的神蹟,神大能的明證,化險為夷。
又如先知以利沙曾多次打發人去見以色列王,將敵人(亞蘭人)要攻打以色列人的消息透露,使他的王預得防備,未受其害。亞蘭王知道了這底細,就打發軍兵去以利沙的住處多坍,夜間到了,圍困那城。以利沙的僕人清早起來出去,看見車馬軍兵圍困了那城。僕人對以利沙說:「哀哉,我主阿,我們怎樣行纔好呢?」以利沙說:「不要懼怕,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多!」(王下6:16)他就禱告說:「耶和華阿,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耶和華開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著以利沙。這就是說,他看見了神的幫助,神奇妙的作為,神的膀臂在那裏覆庇他們。
這裏提到,以利沙所說的,與我們同在的,比與敵人同在的更多。前面,我們已提到,希西家王所說的,與我們同在的,比與敵人同在的更大。「更大」代表質的方面之勝利,「更多」代表量的方面之勝利。質與量兩方面,都靠主得勝,這是聖經裏面清清楚楚啟示我們的真理,給我們看的好榜樣。
三、變難為易
第三、倚靠神的人,能夠變難為易,使困難變為容易。因為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萬軍耶和華的熱心,能成就一切人所不能成就的事,你就看見變難為易。我們看當年約書亞攻打耶利哥的時候,耶利哥城是那麼高大,人民又那麼強壯,堅甲利兵,那簡直是以色列民沒有辦法比擬,也不能攻打的。可是約書亞聽從神的命令,他不是靠什麼軍隊,也不是靠什麼武器,他就是仗賴聽神的話。神吩咐以色列所有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他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們吹的角聲拖長,眾百姓聽見角聲,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再困難的事交託在神手裏,就變成容易,在祂沒有難成的事。我們的神專門能夠把不可能變成可能,這是我們的神。在此你就看見,凡倚靠神的人,一切困難也都變成容易了。
再舉基甸的史實為例,他靠神的恩典與託付,要去攻打米甸人。他原來帶領了32,000人,神說跟隨他的人過多,打戰還有嫌人太多的嗎。世俗是多多益善呀,但神說跟隨的人過多了,只要三百人就夠了。結果三百人就打垮了米甸人。神能夠將困難變為容易,這是凡投靠神的人,都有如此經驗的。
四、使無變有
第四、神能夠使無變有。我們都知道亞伯拉罕和撒拉,當一個在一百歲,一個在九十歲的時候,還生了以撒。本來是沒有的,神卻使無變有了。亞伯拉罕所倚靠的,就是能夠使無變有、使死人復活的神。我們就看見,使無變有的,是我們的神。天地萬物都是憑神的話造出來的。要有光,就有了光。要有什麼,就有什麼。在神那裏,說話與作事是一回事,並非兩回事。我們人說了話,可以不算數,但神說了,事就立刻成了,因為祂的話就是能力。出於祂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祂的話安定在天,永不改變。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說成就成。因此我們相信倚靠耶和華的人,就能夠使他從無變有。路加福音裏所記載的,撒迦利亞(施洗約翰的父親)和以利沙伯在年老的時候,也懷孕了,神能夠使他們從無變有。我們仰望祂,倚靠祂,就能看見神藉著我們的信心,成就了何等大的事。
五、起死回生
還有一樣,一個倚靠神的人,能夠起死回生。希西家王得了不治之症,命已垂危,但他求告神。神就給他增壽十五年,這是我們都知道的。起死回生。主耶穌在世上的時候,至少曾經讓三個人從死裏復活,一個是伯大尼的拉撒路,一個是管會堂睚魯的女兒,一個是拿因城寡婦的兒于,你就看見我們這位神之奇妙的作為,能夠起死回生。
參、投靠神者光景
凡是投靠神的人,如上所述,有這麼多的益處,得到這麼多的恩典,但問題就在我們肯不肯投靠祂,倚靠祂。真正投靠祂,信靠祂的人,又是如何一個光景呢?且容我先說一個故事來作比喻。有一個賣藝者擅長高空走鐵索。有一次,從一條急流的兩岸架設了一條三股合成的鐵索,他就打鐵索上走過來又走過去,底下是水流很急的河流,他在鐵索上往返走了好多趟,觀眾為他擔心,他一點都不在乎,實在很有本領。最後他竟向觀眾挑戰說:「我在鐵索上來去自如,穩妥平安,你們都看見了,但那一位觀眾肯信賴我,儘可把懷中的孩子交給我,我必負責揹了他在鐵索上平安來住。有誰肯信託我呢?」儘管他已在鐵索上往返多趟,而且表現得非凡平安自如,可是看熱鬧的人,誰又肯把自己的孩子冒這個險去交給他呢。所以儘管他挑戰了半天,竟然毫無反應。在無可奈何中,終于和他的同伴(經紀人)說:「你過來怎樣?我現在就和你一同表演,讓我
揹著你走過鐵索。」一個大人要揹著一個大人走鐵索,實在很危險,但這個賣藝者藝高膽大,他一點都不怕,笑著問他同伴說:「你信不信得過我?你若信得過我,就請過來。」這位經紀人是和他合伙的,既然是和他合伙的,自未便表示不信任他,只得戰戰兢兢的把自己交給他了。這賣藝者于是把他的經紀人揹在背上,走起鐵索來了。三股合成的鐵索原很牢固,但因上面增加了一倍的重量,以致還未走到一半之處,三股中的一股忽然斷了,這一下,局面呈現驚險萬狀,觀眾都驚叫起來。你看,這其中的一股一斷,鐵索上的人立呈搖擺不穩,觀眾又都替他們捏了一把冷汗。這該如何辦呢?賣藝者立即提醒他的同伴說:「現在我們已陷在危險中,你要不要想活?你倘要想活,就得聽我的!」「當然聽你的了!」「這還不夠,還要完全照我的意思做!」「怎麼做呢?現在我揹在你身上,危險場面下,叫我又如何作呢?」「我現在叫你不要作!現在不作就
是作。你不要作任何事,完全聽我的」「可以,在此絕境,不聽也得聽呀!」「好,你千萬要記住,要想活命,我們當存一條心。你這個人要完全沒有了,等於你這個人完全不存在了。你這個人連在我身上,就變成我身體的一部份,你與我完全連合成一體了。我如果走著偏向左的時候,你千萬不要自作聰明向右邊去平衡一下,否則,我們都完結了。我往右,你也照著往右,至于下一步又怎麼辦,你甭管。完全放棄你自己,完全失去你自己,你纔有活命的盼望。」局面已瀕於危險的絕境,這位經紀人這時只有將自己完全交給揹著他的賣藝者,這就叫作「投靠」。他的同伴既將自己完全交給他,投靠他了,這賣藝者就有辦法了。這時他等于一個人(不是兩個人)在鐵索上行動,運用他高超的技藝,就不斷維持住平衡,歪歪扭扭,戰戰抖抖的走過去了,終于平安達到終點。于是觀眾歡聲雷動,大家為他喝彩,實在真了不起!等他一落地後,連忙告訴觀眾:
「今天我的所以能夠成功,沒有被摔死,完全得力於我這個同伴對我的信靠,他對我完全信任,一點沒有懷疑,一點沒有保留,纔能贏得這場成功!」
你記得蓋恩夫人所說過的一句話嗎?她曾說:「一個真正信靠神的人,是失去自己在主裏面!」就如那經紀人和賣藝者,能同心合意到那一個地步,纔能彼此保全,相互得益,終至平安渡過難關。我們今天要「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這個投靠,也是要求我們將一切都交出來,真正是完全的奉獻,不再有任何的保留,不再有任何的懷疑,就只是無條件的將自己交給主了,我再沒有自己了,我活著就是主了。正如保羅所說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這樣作,纔是真正的投靠耶和華,完全的投靠,沒有一點保留,整個進去,和主聯合,合而為一了。能夠作到這個地步,我們纔是真正的不倚賴人了,否則的話,我們多多少少還倚賴人或倚賴自己。能夠這樣作,纔是真正的投靠神。能夠這樣的投靠神,纔能夠轉敗為勝,化險為夷,變難為易,使無變有,和起死回生,這些益處都能應驗在你、我身上。
肆、要為國家代禱
一、 為國祈福
上面是講到投靠神,先前我們還在箴言書裏讀了一段經文:「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14:34)剛纔主席吳長老已經報告了,這次大會的主題就是「時代、處境、任務」。
昨晚我們已經講過:時代雖是邪惡,但我們沒有理由害怕,各人要自守儆醒,靠主的恩典,渡過這個時代,這是就信徒個人方面講的。今天晚上要和諸位一同思想的,就是關於國家方面的。大會的主題歌的最後一句是「為國祈福,廣傳佳音。為國祈福,就是為國家祈求上帝的賜福。聖經告訴我們,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在上執政掌權的,也該如此禱告,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的。我們當為國家禱告。
國家當前的處境,我們不能否認是十分艱難的。可是國步雖屬艱難,我們卻並沒有理由害怕。主雖說以艱難給我們當餅,以困苦給我們當水,但是主應許我們,他的教師卻不再隱藏,我們或向左,或向右,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雖然有艱難困苦,主是把艱難困苦當作養料,營養我們的身體,餵養我們的靈命。個人如此,國家也復如此。我們這時代雖然邪惡,可是我們沒有理由害怕,國家的處境雖然艱難,我們更沒有理由害怕。剛纔我們講過,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我們若肯投靠神,又有什麼可以害怕呢?實在沒有理由害怕。公義使邦國高舉,只要維持著公義,在神的面前行公義,聖經告訴我們:「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6:8)
我們應該行公義,好憐憫。這是真正的善,善行就是如此。公義能夠使邦國高舉。剛纔曾提到希西家王,我們想到舊約時代,猶大國分裂為南北兩國,南國猶大,北國以色列。南北兩國各有十九個王,合計起來,共有卅八個王。在這卅八個王中,有三十個王是惡王,只有八個王是賢王。
這八個賢王都在猶大國,以色列國竟沒有一個賢王。這賢與惡是如何區分,以何為標準呢?用一句話說,「立定心意尋求神」的,就是賢的。「不立定心意尋求神」的,就是惡的。善惡的標準在此,看他是否立定心意尋求神。愚頑人心中說沒有神,但是一個真正立定心意尋求神、敬畏神的人,神一定賜福,這是我們可以肯定說的。聖經的正意這樣的啟示,大家經驗也如此的證明。走這條路,實在是對。雖然當年南國猶大,只擁有兩個支派,而北國以色列,卻擁有十個支派。按人數來看,十個支派人多,兩個支派人少,可是神的賜福,一直在南國,而不在北國。你看到了這點沒有?所以有一句話說得好,神的同在,就是多數。猶大兩個支派,因為是大衛的後裔,神所賜福的,它是正統,所以神就賜福它。這是當年歷史給我們最好的教訓,對我們最好的榜樣。現在讓我們回過頭來,看我們自己的國家。
二、 國家處境
我剛纔提到我們國家的處境,我再要強調說一句話,我們基督徒可以不懂政治,但是我們基督徒卻不能沒有國家。神把我們今天放在中華民國,生活在這裏,也在這裏作工,我們實在感謝主,給予我們自由的環境,可以自由的傳福音,自由的聽福音,自由的信福音,自由的行福音,這都是神的恩典。我們可以不懂政治,但我們不能沒有國家,所以我們要為國家祈福。
去年十月廿六日,在中國文化學院裏,有一個題名「德生堂」的禮拜堂舉行獻堂禮拜。那天吳長老和我,還有在座的好幾位傳道人都曾參加。中國文化學院並不是一個教會辦的大學,在一個非教會所辦的大學裏能夠有一禮拜堂建立,實在是神特別的恩典。這個禮拜堂題名德生堂,是為著紀念內地會的創辦人戴德生先生,那個意思也是說,道德是建立在生命的根基上。凡沒有生命的道德是假道德,沒有用處,植根於基督的生命所活出的道德,纔是真的道德。德生堂,生命在下面,道德在上面,生命托住道德,這個道德是真的,我個人是如此解釋,如此領受。在德生堂獻堂時,很感謝主有一位慕道友(他還不是基督徒)在那裏發言,那是張其昀先生,中國文化學院的創辦人,他講了一句話,使我非常受感動。他說,中華民國是從禱告來的。我記得有一個晚上,唐崇榮弟兄在大會裏證道,他也提到這句話,中華民國是從禱告來的。他是一個傳道人,一個基督徒,從他口中說出了這話,並不希奇,但從一個慕道友張其昀先生(他還沒有受洗,只曾告訴我,是一個準基督徒)說出,中華民國是從禱告來的,這就十分寶貴。國父孫中山先生,當年在倫敦蒙難,他禱告、禱告、再禱告,結果神垂聽了他迫切的禱告,藉著一個英國的侍者,幫助他傳遞了一個字條,結果促成英國人救他脫險。他說,倘如國父當年不禱告,他就不可能脫險,國父若不脫險,那就不可能有中華民國的誕生,所以中華民國是從禱告來的。這句話實在是可圈可點,太好了,而且確是真理。中華民國既然是從禱告來的,那麼神既曾垂聽了禱告,給我們這個國家建立,那末我要請問一句,神會不負責任嗎?請問,神會撇下我們不管嗎?神既已開頭。祂就必作工成全到底。祂是阿拉法,祂是俄梅戛。祂是始,祂是終。神是創始成終的,不但是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主,也是一切事工創始成終的神。萬軍耶和華之熱心,必定成全祂要作的事。祂
已經開了頭,祂必定負責到底,所以這句話實在是我們的安慰。我們國家是從禱告來的,不是憑空來的,不是偶然來的。既然神聽禱告,有神賜福,今天落在艱難裏面,神負責任,我們還有什麼可憂慮的呢,我們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呢?神在那裏負責,除非我們不投靠祂,除非我們棄絕、頂撞、抵擋祂,否則的話,我們有什麼理由恐懼呢?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實在是真理。我們都曉得國父孫先生有一個遺囑,稱為「總理遺囑」。我在小學三年級唸書時,就會背誦,「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這個遺囑,人人都會背誦。但在座的各位弟兄姊妹是否都曉得國父除了這個政治性的遺囑以外,尚有一個宗教性的遺囑?我恭恭敬敬的抄在這裏,現在就唸給各位聽。這是他在臨終前,對他家屬所囑咐的話:「我是一個基督徒,受上帝之命來與罪惡之魔宣戰,我死了,也要人知道我是一個基督徒。」他的哲嗣孫哲生院長在書信中也曾提到
這件事,他說:「父離世前一天,自己證明『我是基督徒,與魔奮鬥四十多年,你們也要這樣作,這樣奮鬥,又當信仰上帝。』國家是從禱告來的,國父宗教性的遺囑證明他是基督徒,勉勵他的子孫要信仰上帝。
三、 信徒本份
我們這個國家,從禱告而來,具有良好的信仰根基,如今處境上正面對著當前的艱難,我們這些基督徒又該盡上什麼本份呢?聖經啟示我們,公義使邦國高舉。公義的反面,就是不義,如果不義,國家就會落進難處。什麼是不義呢?路加福音中,一共提到兩種不義的光景─ ─ 不義的管家,和不義的官吏。第十六章中,講到不義的管家,是浪費主人的財物。第十八章中又講到不義的官吏,不義的官吏有兩個特點,一是不懼怕神,一是不敬重人,這兩種光景是不義,我們實在要在神前切切的禱告,求主動善工,從我們國家中,拿去這兩種不義的光景。
不義的管家,浪費主人的財物,今天神把一切託付給我們,假如我們不去好好的管理,那就是浪費主人的財物。錢財和一切,都是主的恩典,應該好好使用,如果國家裏面有貪污舞弊的人,有各種各樣不守規短、不守法的人,那就是不義的管家。
有一位弟兄是作生意的,前些時候他告訴我,最近美金貶值得很厲害。他說美金慘跌,使他生意都做虧了,我問他是否知道美金為什麼貶值呢。他就給我分析出很多的原因,其中有政治、經濟、社會、心理等各種因素,等他分析完了,我告他,還漏了一個最基本的因素。他於是問我,漏去了什麼最基本的因素呢,於是我告訴他,我對貨幣金融是外行,也不會作生意,但我卻深知美金貶值還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因,那就是,美金的硬幣上鐫有一句話「In God we trust」(我們投靠神)。In God 放在前面,從修辭學上看,不但重點在此,而且還有獨一的意思─ ─ 我們單單倚靠神,就只是信靠祂,沒有別的。Trust即「投靠」,美金上寫著「我們投靠神」。今天美金為什麼貶值了呢?現有美國弟兄在這裏,請原諒我直說,就是因為「我們投靠神」這句話在這國家裏發生動搖了,他們現在已不投靠耶和華了,乃是在和魔鬼打起交道。你想,美金要不要貶值?既已自貶國格,國格貶值了,所以貨幣的價值也隨之而貶了。請原諒我,我沒有意思在此批評論斷我們的友邦,只是在此就事論事,我負責說這句話。你看,是不是?今天的美國如能真正的投靠耶和華,不投靠人,不去和魔鬼打交道,它的貨幣自然會價值回升。我想,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原因,我們基督徒站在真理立場來分析,重點是在此,請原諒我這樣說。
另外,我們剛纔講到不義的官有兩個特熱,一是不懼怕神,一是不敬重人。一個不懼怕神的人,定規是不敬重人。不懼怕神的人,就是心中無神。心中既然無神,就必驕傲自大,看不起人,把人當作機器,當作工具使用,他不會把人當人看,因而不尊重人格,目中無人。一個不信神的無神論者,他目中根本就沒有人,把人當作榨取的對象,竭力壓榨人的剩餘價值。心中無神,目中無人,這就是不義之官的光景。豈僅是官,一般人也都是如此。人什麼時候心中無神,他就
落在難處中。
摩西在蒙召前,四十歲的時候還被養在法老王宮中,那時他的地位像準太子一般,生活養尊處優,結果就漸自高自大。有一天,他看見他的同胞希伯來人,被埃及人虐待,他就生氣,左右觀看,見沒有人,就動刀把人殺了,並把他埋在沙土裏,他還以為沒有人看見,可是他忘記了還有一位鑒察人心肺腑的神在那裏。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要顯大能,幫助那些向祂心存誠實的人。可是摩西在此只看人,見沒有人,就動刀殺人。神就給他一個環境教育,讓他逃到米甸,在那裏四十年之久,訓練他的眼睛看見神在那裏。今天我們一切的問題都發生在此,看不見神在那裏。神是看不見的,但祂看得見我們。神是靈,我們心存誠實敬拜,不能要求肉眼看見。肉眼看見,都是有限度的,但神是無限量的神,無限量的靈充滿宇宙,我們不能用肉眼來限制祂。但是什麼時候,你心中的眼睛被打開了,就看見神在這裏。神是掌管萬有的神,創造天地萬物的神,能夠使人改變的神,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神,把一個為非作歹的人變成一個能行善的人,這是神的恩典,神的作為神的奇妙,都在這裏。我們看見摩西當年的光景,是神藉著環境造就他,使他能看見神在那裏。
大衛王一向是非常敬畏神的,有一天睡午覺起來,在平臺上走來走去,竟發現一個女人在洗浴,這時他眼中把神忘記,不看神了,就看那女人,肉體的情慾發動,就殺了人的丈夫,娶了人的妻子,結果刀劍不離他的家室。他殺了人家一個人,神管教他,就讓他賠上四個兒子,他姦淫了人家一個妻子,神使他賠上多少妃嬪,連自己女兒都賠上了。你就看見神是輕慢不得的。你需要看見,這位神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人什麼時候尊祂為大,他在神前的光景就對,就站住了。那個不義之官,就是那麼一個光景,不認識神,不要神,因此他也不尊重人。
我們要禱告,求神讓我們目前在臺灣的卅萬基督徒(我們在臺灣有一千五百萬人口,基督徒據說只有三十萬人,平均每五十人中,纔有一個基督徒,數量太少)個個都能清楚看見神在這裏,全心投靠神、仰望神、倚靠神,為主作工,真正能夠奉獻自己。也為全國所有在上執政掌權者禱告,為三軍將士禱告,為全國的老百姓禱告,我相信神一定會負我們完全的責任。
伍、受苦與我有益
大會主題歌的最後兩句是「受苦有益,教會復興,為國祈福,廣傳佳音」。關於「教會復興」,我想留給吳長老講,最後一晚他將要釋放「聖靈的工作與教會復興」的信息,早上的查經聚會中,邵遵瀾弟兄也在講到關乎教會復興方面。如果神許可我們,明晚我要講到廣傳福音。剛纔已經提過,我們要為國祈福。我們沒有理由在這個地方膽怯害怕,也沒有理由鬆懈我們的努力。我們應當每個人盡上本份,當這樣作的時候,我可以說,受苦實在是不能免的,而受苦對我們來講,是有益的。
提到「受苦有益」,我就想到一件事。從前有一個老先生,他有四個兒子。有一天,這位老先生出了一個題目,來考他那四個兒子。他說:「你們到底喜歡看戲,還是喜歡唸書?」老么答得最快,他說:「當然是喜歡看戲!」喜歡看戲原是人情之常,老先生卻責備他沒出息,只曉得看戲。轉過來要老大回答,老大心想小弟因回答歡喜看戲而挨罵,他就反過來回答:「當然唸
書好!」老先生又指責他:「你哪裏喜歡唸書,你所說的只是一片違心之論!」輪到老二回答,他心想大哥和老么都遭挨罵,於是他說:「爸爸,我想書也應當讀,戲也應當看!」老先生又罵他滑頭。輪到老三,他很有智慧,不慌不忙的回答:「爸爸,我想,讀書就是看戲,看戲就是讀書。」老先生一聽,就滿意說:「答對了!答對了!」這很有道理,讀書就是看戲,看戲就是讀書。讀書的時候,要以看戲的心情去讀,你看好不好,讀書原不是為應付考試而讀,否則那就是最苦的事,要用欣賞的態度去讀,那就對了。看戲的時候,也是接受教訓,看戲等於讀書。我們曉得宇宙本身,就是一本大書,以屬靈的眼光,就能夠讀出許多道理來,這就是看戲。人生是舞臺,舞臺是人生,所以你看,這句話很有道理。
上面一段是我有一天在中央日報所看到的幾個問答。若拿來用在我們基督徒身上,只要將題目換一換,將「讀書」與「看戲」,換成「受苦」與「蒙福」,就可套用。若天父問你,喜歡受苦,還是蒙福,你怎樣問答呢?你若像老么一般的同答「當然喜歡蒙福」,天父要責備你只知道要蒙福,連受苦都不要了。如果像老大一般的回答,喜歡受苦,那又是違心之論。誰又願意受苦,除非是蓋恩夫人。蓋恩夫人說得好:「我要求那十字架,我要親那十字架!」除非是蓋恩夫人,我們有幾個人能像蓋恩夫人呢?受苦是誰都怕的,是不是?若像老二一般回答,「福也要蒙,苦也要受。」那也有些滑頭!最後的答案是「受苦就是蒙福,蒙福就是受苦!」我覺得倒是正確的。
當我們受苦的時候,不知有多少恩典與福份都傾倒下來,你所要學的功課都是在苦難中學習的,學習信心,學習愛心,學習忍耐謙卑,各種各樣功課都是在苦難中學習的,所以詩篇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119:71)你不受苦,就不曉得神的話是什麼意思,以為那無非是理論,當你一受苦,理論就成為實際了。約伯若不受苦,他怎會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受苦之後,觀念就成為經歷了。所以受苦就是蒙福,蒙福也是受苦。我家是四代同堂,今天有基督之家的弟兄姊妹在這裏,這是他們都曉得的。我家現有四代,我老母現今天也在這裏,我已有孫女了。我的母親,我和我妻,我的兒子兒媳,還有孫子,四代住在一個公寓式的房屋裏,在今天這工業社會裏四代同堂很不簡單呀。一個屋頂下住上四代,人家都說:「寇弟兄,你真好福氣呀!」我告訴他們說:「有福就有氣,很麻煩!四代同堂,住在一起,蒙福也要受氣。若是彼此之間不忍耐,不互相包容,不用愛心互相寬容,不和平彼此聯絡的話,那恐怕就沒辦法過日子,連一天都過不下去!」蒙福就是受苦,受苦就是蒙福,所以在一位認識真理的人,相信神的話、抓住神的話的人,一切苦難對他來說,都是榮耀,經過水火,便到達豐富之地。我們若實在肯為主背十字架,走道路,一切難處都要成為祝福。一切難處都是變
相的祝福,這是一點都不錯的。巴不得今天晚上我們在這裏一同思想到國家處境的時候,我們大家應當歡歡喜喜的,沒有一點憂憂愁愁,因為憂愁的因素都已消滅了,都不存在了,我們應當抓住神的話,倚靠神,就沒有任何難處。
陸、「求主把全中國給我,否則讓我死!」
十六世紀的時候,蘇格蘭有一位宗教改革家,名叫約翰﹒ 諾克斯(John Knox)。他目睹當時蘇格蘭的敗壞衰落,就發出最有名的禱告:「神阿,求你把蘇格蘭給我,否則讓我死!」神垂聽他竭力而又迫切的禱告,就把全蘇格蘭給他,讓它整個復興起來─ ─ 教會復興,國家復興。直到如今,蘇格蘭還是人民信仰最敬虔的地方之一,這是得力於十六世紀約翰﹒ 諾克斯的禱告─ ─ 「求你把蘇格蘭給我,否則讓我死!」
我要求弟兄姊妹,我們今天能不能效法約翰﹒ 諾克斯的禱告說:「主阿!求你把全中國給我,否則讓我死!」你我能不能這樣禱告?不是單單在臺灣的一干五百萬忠貞的居民,也包括一千七百萬在海外忠貞的華僑,還有包括七億五千萬大陸上處在水深火熱中受苦受難的同胞,都把它包括一起,禱告的對象是全世界的中國人。「主阿!求你把全中國給我,否則讓我死!」弟兄姊妹,你肯不肯這樣禱告?從今天晚上起,你肯不肯在神面前迫切禱告說:「你若不拯救中國,就讓我死!」我們有理由相信主會拯救的,但我們必須先擺上這個決心─ ─「求主把全中國給我,否則讓我死!」有肯這樣的禱告的,請把手舉起來(第一會場百分之九十的聽眾把手高高舉起── 記者註)還有人要保留自己的性命為自己的嗎(又有陸續舉起手來的─ ─ 記者註)第二會場,第三會場的弟兄姊妹怎樣?第一會場的弟兄姊妹差不多都舉手決志了,第二第三會場的弟兄姊妹舉手決志的情形,我雖看不見,但神會看見。巴不得神真是藉著我們在一起這般同心合意聚集仰望主的時候,賜下復興的火,讓每個人都從心坎裏說:「主阿,我願意自己擺上給你,你若不救全中國,就讓我死!」為什麼單讓西方先賢約翰﹒ 諾克斯專美於前呢?我們也要爭取這個榮譽!我們要竭力為國家禱告,求主把全國賜給我們,讓全中國每一個同胞都成為基督徒,讓神的寶座設立在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讓每一個中國人都成為神的兒女。弟兄姊妹,到了這天,我們就是死了,
也實在是重於泰山。到那一天,主把我們接去,我們站在基督臺前,我們真是能夠歡歡喜喜的交代。感謝讀美主,大家請低頭禱告(下略)
(姚同樾記錄)
附詩歌:受苦有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