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三 重大的任務

寇世遠、邵遵瀾、吳勇、姚侗樾著

三講 重大的任務
1972年3月11日晚在臺灣北部基督徒奮興大會證道
壹、廣傳福音的任務
一、廣傳福音的急切需要
這次大會的主題是六個字─ ─ 「時代、處境、任務」。
就性質來說 : 時代是邪惡的,處境是艱難的,任務是重大的。
就對象來說 : 在個人方面,時代雖然邪惡,每個信徒應當自守,應當儆醒。處境雖然艱難,但我們有主同在,就可處變不驚。在國家方面,我們有主可以投靠,可以仰望,從而得著幫助,縱有再大的艱難,都可靠主予以克服。
再就任務來說:我們的對象是教會,我們常常聽到說,教會從主那裡接受大的使命,這個使命、這個任務,就是要廣傳福音,把福音一直傳到地極,且直傳到主耶穌基督的日子。關乎這次大會,剛纔我們已就性質說,並就對象說,我們都清楚看見,最要緊的一件事,無論是個人、國家、教會,都急切需要廣傳福音。只有把福音傳開,個人的靈性纔能長進,國家
纔能復興,教會纔能興旺。所以今天晚上,要和弟兄姊妹一同思想的,就是關乎「廣傳福音」這個任務─ ─ 這個大使命。
二、主耶穌基督的吩咐與託付在每卷福音書的末了,我們主耶穌基督都在吩咐,深長的嚴肅的叮囑我們,需要我們去作
的,就是傳福音的工作。
在馬太福音的末了,耶穌從死裡復活了,向門徒顯現,慎重宣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在這裡,主應許與我們同在,一直到世界的末了。這個同在,實是最高的祝福。沒有一個祝福,比主同在更為寶貴的。
馬可福音的末了也記載,主教導門徒、吩咐門徒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16:15)接著馬可福音書中記載:「門徒出去,到處宣傳福音,主和他們同工,用神蹟隨著,證實所傳的道。」(可16:20)馬太福音的末了,主應許同在,馬可福音的末了,主應許同工。同在與同工,主都賜給傳福音的人。
在路加福音的末了記載著,主應許領受並得著那從上頭來能力。這個能力,也是為著從耶路撒冷直到萬邦,為主作見證的。
在約翰福音的末了記載,復活的主耶穌向門徒顯現,曾三次問那使徒彼得說:「你愛我麼?」,然後把牧養教會的責任託付給他,那也就是傳福音和造就教會。
使徒行傳第一章記載,耶穌基督被接升天之前、最後的一句話,就是吩咐們徒要在耶路撒冷等候那從上頭來的能力。「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主耶穌基督)的見證。」(徒 1:8)
上列所舉主耶穌基督的話,都是吩咐我們去傳揚耶穌基督恩惠的福音。只有廣傳福音,信徒個人靈性纔能長進,國家纔能復興,教會纔能興旺。所以今天晚上,我們就來先思想:福音究應具備一些什麼內容。
貳、福音應具備的內容先請各位看兩處的聖經:
「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羅,奉召為使徒,特派傳神的福音。這福音是神從前藉眾先知,在聖經上所應許的,論到他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羅1:1-4)
這裡講到神的福音。羅馬書所提到神的福音,我們可以說,實實在在是真的福音。為何我這樣說是真的福音呢?下面還要看一處聖經,那是假的福音。福音有真有假,我們不能不知道,不能不求主賜給我們一個分辨的靈,能夠辨別諸靈,能夠分辨什麼是真的福音、什麼是假的福音。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假的福音。
「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加1:6)
這「別的福音」一詞,就是「錯誤的福音」、「假的福音」。現在繼續將剛才所看的經文,繼續看下去。
「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
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弟兄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1:7-12)
剛纔我們所讀的兩處經文,羅馬書第一章所提到的,是「真的福音」。加拉太書第一章裡所提到的,是「假的福音」。這真假福音的區別何在呢?你用什麼去分辨它呢?很簡單。在羅馬書第一章所講到的福音,是神的福音,以「神」為中心。加拉太書第一章裡所講的福音是別的福音、假的福音,它裡面所提到的,是以「人」為中心,講到要得人的心,討人的喜歡,和出於人
的意思。你看,別的福音具有三個特徵,都是以「人」為中心─ ─ 得人心、討人喜歡、出于人的意思。都是環繞著「人」,沒有「神」的地位。假的福音,以「人」為中心,完全以「人本」為主。
但是真正的福音,是講到神。羅馬書第一章裡講到真正的福音,特別強調一個主要點,就是論到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真的福音是以基督為中心,真的福音有一個不可缺少的主要內容,就是講到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請弟兄姊妹注意,這個真的福音之中心重點,乃在耶穌基督,而耶穌基督,照羅馬書所啟示我們的,他有雙重身份。一個身份,就是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主耶穌為我們的罪死了,第三天復活,他那復活的能力,就已證明他不是一個普選尋常的人,也不是一個教育家、革命家或宗教家,他乃是神的兒子。這神的兒子,自有復活為祂作見證,即有「復活的大能」來印證他是神的兒子。另外,耶穌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按肉體來說,他是大衛的後裔生的,童女馬利亞所生的,這是他人子的身份。
所以羅馬書告訴我們說,神的福音,以耶穌基督為中心,他具備兩種身份。按他是人子來說,他在地上卅三年多,把生活擺出來給你看。從來沒有人看見過神,唯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耶穌基督把祂表明出來。這卅三年多的光陰,就是神在地上的顯現─ ─ 道成肉身的顯現。耶穌就是道成肉身的神。這位神來到世上卅三年多的光陰,作人作給你作給我看。這是就他人子的身份說,著重在生活方面。
另一身份,我們看見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神的兒子,最主要的,就是賜人生命的。這乃是說,沒有神的生命,沒有耶穌基督作生命,我們就沒辦法過一個像耶穌基督一樣的生活。所以聖經告訴我們說,人若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人若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人有沒有生命,不是決定於人自己怎麼作,乃是決定於有沒有耶穌、信不信耶穌、有沒有得著耶穌到你裡面作你的生命。這生命進來了,我們知道這個人就得救。人一得救以後,生活就起變化,因為生命影響生活,裡面的生命影響到外面的生活,裡面的生命支配外面的生活。生命是內在的,生活是外表的。生命是內容,生活是形式。內容決定形式,生命支配生活。這是我們所傳,也是我們所接受的福音。依耶穌基督本身,就他是人子來說,著重在生活,就神子來說,著重在生命。所以耶穌基督不僅是卅三年多在地上作人給我們看,若是如此,單單留下一個榜樣就走了的話,那還沒有用。因為他是聖潔、我們是污穢,他是公義、我們是不義,他是信實、我們是虛謊,他全然公義、我們則是處處虛假、不義、污穢、敗壞,我們和他真是個強烈的對照。我們又怎能支取他的良善,改變我們的諸多缺點呢?沒辦法!除非祂為我們死了,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洗淨我們的罪,然後從死裡復活,釋放出復活的生命。我們相信祂,這生命進到我們裡面來,我們總可能改變我們的生活─ ─ 把我們的污穢、變成聖潔,不義變為公義,恨人變成慈愛,虛假變成信實。這就是生命的改變。所以我們需要相信耶穌基督不僅僅是個完人,更要緊的,信他是神的兒子。神的兒子進入到我們裡面,我們纔能一天天走向完全。主耶穌說,你們要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所以我們需要真正得著耶穌作生命,我們纔有可能要求自己一天一天朝著完全的標竿走,我們的生活一天一天更像樣,一天一天更像神,感謝讚美主,這是我們所傳的福音,這是真的福音。一個真的福音,特別強調生命,著重生命。因為沒有生命的話,一切都是假的。關乎生命的定律,我們可從自然界來探求。譬如說,蠶會吐絲,蜂能釀蜜,這是自然的律,也是生命的律。蠶有吐絲的生命,所以牠就會過一個吐絲的生活,蜂有釀蜜的生命,所以牠就會過一個釀蜜的生活。假如你要蠶去釀蜜,蜂去吐絲,那可能嗎?擠也無從擠,逼也無從逼,你怎麼去訓練,也都沒有用。因為這是生命問題,牠裡面沒有那個生命,就過不出那個生活來。雞會司晨,天色破曉就啼鳴,鴨卻不能。狗能守夜,貓就不守夜。你不能用教育或訓練方法,這是關乎生命問題,裡面沒有那個生命,就永遠過不出那個生活。決不是教育的問題,也不是人用什麼方法加以改變的問題,那都沒有辦法,除非生命改變。人都想過一無罪的生活,除非信了無罪的神,接受耶穌基督作生命,人纔可能一天一天走向完全目標,勝過情慾,克服罪惡。否則的話,一切都是徒然。
我擬用一個小小的見證,藉以說明真的福音不要求我們作別的,只要求一件事,那就是認罪悔改。我們必須承認靠自己不能行善,也永遠不能完全,因為裡面滿了罪污,良知上諸多虧欠,儘管我這個人渴欲力爭上游,結果卻日趨下流,眼看「止於至善」這個標準很好,只是達不到,能說到,做不到,想去行又行不來,這是必須要承認的。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那末真正福音的好處就臨到我們,福音的奇妙能力就彰顯在我們身上,我們就可改變得救。但是問題就在:我們人就是不肯認罪悔改。很多人怕得罪人,傳福音時避免講到罪,你想,傳福音若不提到罪,那又講什麼呢?傳福音若不講罪,又何必去勸人信耶穌,人若沒有罪,我們又何必要信耶穌呢?許多人就是在此發生難處。
我在大學裡教書,教一門哲學。很多人教哲學,常常說沒有神,教人不信神,我教哲學卻把人帶到神的裡面,耶穌基督的裡面。正如一般人所知曉的,哲學是為發掘問題,但不能提供答案,就如柏拉圖所說的,問題的產生,往往是由於答案的壓力。這似乎很希奇,答案怎麼是壓力,把問題壓出來呢?原來人對一個問題,化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它解決了,剛把它解決了,新的問題又來了,再去找了答案,問題又來了,永不停止的問題相繼發生。所以說,答案把問題壓出來,哲學就是這樣永無止境,一直就發現問題,沒有答案。就算有了答案,那也不過是相對的,暫時的。所以我告訴學生,哲學只能給人提供問題,祇有神,纔能夠給我們解決問題提供答案。有人曾說,有人的地方,就有問題,但我卻告訴他說,有神的地方有耶穌基督的地方,就有答案。我就用這個方法教哲學,但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有的人要,有的人不要,有的人聽,有的人不
聽,不聽也罷了,有的學生還抗議說:「教授阿,你為什麼三句不離本行,講哲學,講講就把耶穌講出來呢?」我說:「我三句不離本行,是客氣,照說,一句不離本行,纔對!」選我課的學生還不少,並不是我講得好,乃是他們存著這樣意念,以為傳道人當教授,那麼這兩個學分就沒有問題了─ ─ 就選他,準備及格。選我課的,每處都有兩三百人,每遇考試,兩三百人擠在一起考試,我想,監考的話也不易作得週到,而且我教他們相信有神,假如考試時還要監考,好像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有神了,我就告訴他們,我不要監考,但我要和你們一同作個禱告,把你們交給上帝,上帝是無所不知的,你們不要騙我,你們騙我,間接就是騙上帝,試試看。學生一致鼓掌歡迎稱好。試卷發下後,我就到後面去了。考試的秩序竟是出奇的安靜,安靜得出奇,反使我有些害怕─ ─ 這是怎麼一同事?待我出來一看,不得了,大家都在抄筆記。這樣是不行的啊!「收起來!收起來!」於是大家把筆記收了起來,我仍回到後面,等一回再出來看看時,仍有幾個學生還在抄筆記。有一個學生平日最是調皮搗蛋,他把筆記放在膝蓋上,大大方方在抄,目中完全無人。我心裡在想,別的幾個在抄筆記的學生看見教授來了,忙把筆記收起,他竟還繼續在抄,我這時若是嚴厲的對付他,不太好,我們講神也講愛,他還未信主。那怎麼辦呢?我擬私下解決,因而悄悄從他後面走過去,想伸手拿掉他膝上的筆記簿就了結,不料當我伸手去拿掉的時候,他正抄得糊裡糊塗,忘其所已,居然向我的手臂,拍的一聲打了過來,我教了廿年多書,還是第一次被學生打一下。這一打,引起全場注目。「哦,打了教授!」他方才醒了過來,知道出了事,使他感得十分尷尬,而那更尷尬的是我,因我竟被打了一下。我說:「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我已看見你抄筆記。這一題的答案不計分,下面還有幾道題,你自己寫!」這少年人受到了這刺激,竟寫不下去了,我站在他旁邊好半天,他竟一點都寫不下去,我倒覺得很抱歉,就說:「你寫呀,今天的事,我不報告學校」,下面一題是「試述罪的原始與定義」,我說你且自問、人到底有罪無罪。於是他就寫了:「我本來不承認我有罪,可是今天卻不能不承認我有罪了。第一個罪是考試作弊,第二個罪是打老師……」他在考卷上承認了。下課後,我找他到教授休息室談話。他來時非常害怕,以為我要找他麻煩。一見面我就說:「你今天的事,不要放在心上,既已過去了,也就算了。我是一個基督徒,雖然我並沒有處罰你,但那第一題不計分,我已有了交代。可是我要告訴你一件事,現在我作老師,過去也曾作過學生。當我作學生的時候,記得也曾作過弊……」他聽我這麼一說、過去也曾作過弊,他高興起來了,因為他找到同志了。他笑著問:「老師,你也曾作過弊?」我說:「可是我的作弊,和你並不一樣。當我在中學唸書的時候,最怕數學,看見數學就頭大。但有一天考幾何,我不會做,怎樣辦呢,我實在很想作弊,很想找個同學幫幫忙,可是左顧右盼,並沒有人來幫我忙,最糟糕的就是老師站在我座位前,實在不敢、也沒有機會作弊。老師站在那裡不動,盯住我,這是神的恩典,神使他一直站在那裡,免得我作弊而被老師抓到,結果那天我雖想作弊,卻沒有作成功……」接下去,我告訴那位學生說:「雖然那天老師沒有發現我作弊,因為我沒有把弊作出來,但我心中是在想作弊,就這麼一想,就這麼一個念頭,在上帝面前已經定了我的罪,因為人是看外貌,神是看內心,人是看動作,神是看動機,人是看行為,神是看存心,我在神面前,存心、動機、內心都錯了,我既想作弊,思想上已犯了罪,思想上犯罪就是罪,所以我與你同樣是作弊。不過你作弊,被我發現了,而我作弊,老師沒有發現,是隱藏在心頭,但被上帝發現了,所以我那時的動機,一點都不比你好……」我講這段話時,開始他頗高興,因為我講到了學生時代的作弊,但說說就嚴肅起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他聽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他說:「老師,我實在沒有想到這些是罪。你一直在講罪,講到裡面的動機,我現在纔曉得我實在是一個罪人。今天我縱或考試沒有作弊,我仍然還是一個罪人……」接下去,他就承認了:心中有許多污穢的思想,黃色的思想,看黃色的書刊畫報,聽黃色的音樂,作黃色的夢,對這些他都認罪,並要悔改。那天他認識了神,接受了耶穌的寶血。你就在這裡看見,人真很難接受並承認自己的罪和悔改,除非他明白了何謂罪,除非他瞭解了這罪不單單是有形的,所有無形的罪,那藏在裡面,隱而未顯的罪,神都要察看。所以我們所傳的福音,就是要人認罪悔改,接受耶穌作救主,得蒙拯赦。
參、假福音的特徵與內容
至於假福音,剛纔我們也介紹過,就是剛纔在加拉太書第一章裡所指出的「別的福音」。這種別的福音,也已曾給諸位提過,具有三個特徵。第一個特徵是「要得人的心」,第二個特徵是「討人的喜歡」,第三個特徵是「出於人的意思」。這三特徵,「得人心」、「討人喜」、「出人意」,都是以「人」為中心,完全沒有「神」的地位。得人心,不得神心;討人喜歡,不討神喜歡;出於人的意思,不是出於神的啟示。現在我們要來就這些別的福音之特徵與內容,逐類加以闡述。
一、第一類假福音─ 修養福音
第一類的假福音,為的要得人心,因而他們只講人道,不講神道。聖經告訴我們:「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人的心實在污穢骯髒,滿了自私自利,自高自大,貪心惡念,嫉拓仇恨,什麼詭詐都有。像這樣一個比萬物都詭詐的人心,你要去得它來作什麼?!
詭詐的人心不必去得它,神要去救它。神要把這石頭的心,變作肉心,要換一個新的心,纔有用。但是,這種假的福音,為要得人心,就去迎合人的需要,單單傳講人道,強調修心養性,講仁義道德,內聖外王,我們可稱之為所謂修養福音,實在不是福音。這種假福音的特徵,就是講人道,不講天道,只講人道,講道德,讓如何作人,如何作事,如何待人接物。這種人道,我們中國人講得最好。英國蕭伯納有一句話說:「人間所有最智慧的話,都已被孔夫子和柏拉圖說完了,我們也再不能說更好的話。」單單講人道的話,大可不必再信耶穌,我國孔孟之道太好了。我從五六歲啟蒙時就開始唸四書五經,就天天在那裡唸這套,這套實在太好了,沒有比這更好的,但這又有什麼用?壞透了的心在裡面,單只在外邊加以粉飾打扮,好像對僵屍,不能叫它復活,單是在屍體上加以粉飾打扮,這又有什麼用?這種要得人心之道,所謂重人道,不重天道,只讓人道不講天道,那是假的,沒有什麼用。
彼得有一天問主耶穌說:「主阿,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麼?」我想,七次饒恕人,己夠了不起,今天在座的各位,容許我挑戰的話,你有沒有靠著自己饒恕過人七次,我想很難,我就不曾有過如此經歷,饒恕人七次,靠自己做不到,但主耶穌卻回答他:
「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到七次是人道,到七十個七次是天道。七十個七是無限量,無窮盡,一直饒恕到底,這是天道。天道,只有將神吸收進來作生命,人纔能有這麼大的愛心,原諒他、饒恕他、擔代他、赦免他。只有主耶穌能夠做到,因為耶穌在十字架上留下榜樣,他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還祈求天父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主耶穌不但饒恕仇敵,並且替仇敵找出一個理由來邀得天父的赦免。什麼理由呢?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因為他們不曉得,一無所知,他們纔能被饒恕。不但饒恕他們,而且為仇敵找出一個理由使天父赦免,這是天道。只有主耶穌基督是天道,愛仇敵、為仇敵捨命。當我們還作罪人、與神為仇敵的時候,祂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你就看見,只有在基督裡,纔有天道。
耶穌基督之道進來,得著天道,人纔能改變,人纔有辦法換一個新心,將自私自利之心變成大公無私之心,污穢之心變成聖潔之心,石心變成肉心,將內心改變。我們若是要得人心是沒用的,縱然得來又有何用?我們靠主改變我們的內心,纔有用。要得人心,只講人道,不講天道,是沒有用的。這種只講修養的福音實在是錯謬的,是假的,是別的福音,不能救人,只是騙人的,是魔鬼的傑作。所以請記住,對這種修養福音,東方人,尤其是我們中國人,要特別小心。我不知今晚在座的弟兄姊妹,直到如今,你的腦筋裡是否還有這種想法,你信耶穌是講作人作事,勸人行善。這種想法是錯謬的。請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說我們信主的就不要行善,就不要講道德,這一切都要,但有一個先後的次序,先信了耶穌,然後纔有可能過一個真正像樣的道德的生活。這先後的秩序很重要。
還有,我們常常有一個錯誤的想法。當我們勸人信耶穌時,他每每不信卻說:「我沒有把握,信了耶穌就會變得真好,比現在好,那末還是乾脆不信。我看見許多人信了耶穌,還不如我,那我信來作什麼?你看你們基督徒的樣子還不如我,我不要信!」也有人說:「且等我改善了再信,現在我還不能信!」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信耶穌基督是真的福音,不是叫你把你那個人改良好了再信,果真你能夠不靠主而改良得好,那乾脆不要信主了。就像一個人病在床上,他卻說,等我病好了,再去看大夫。病好了,還去看什麼大夫?上述的想法,與此是同樣的一個錯誤。
有一次,我在一個教會女中佈道,證道完了以後我就問她們,有沒有人要信耶穌。那天,聖靈在那裡動工,很多學生舉手決志信主,可是其中有一個女學生,她舉手的樣式很特別,只舉起一半。這是什麼意思?我問她:「你到底信不信呢?你若是信請將手全舉起,若是不信,請把手放下去。如今你只舉起一半,可是信耶穌卻沒有一半的信」她說,她自有道理。我問她是什麼道理,她就站起來說:「牧師(我是個弟兄,她不知道,稱呼我為牧師),我聽說你們信耶穌的人不能看電影,是不是?」我問她「誰說的?」她于是又問我:「那麼,能看電影了,是不是?」于是我問她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她遂把心坎上的話對我說:「我老實說,你剛纔講到耶穌這樣愛我們,為我們而死,我非信他不可,我也實在想信他。但是我有一個困難」我打斷她的話問她:「有什麼困難?」她接下去說:「因為我是一個電影迷,每個禮拜非要看三場電影不可。若是叫我信了耶穌,就不能看電影,那怎麼辦?那可不行!你只要告訴我,信了耶穌能看電影,我就把手全舉起來,現在我只能像這樣舉起一半。」原來她信了一半,還有一半保留給電影院。我又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她說:「你們基督徒就是這樣!」我說:「信耶穌是沒有條件的。聖經上說,信子的人得永生,也就是說,信耶穌的人得永生。可並沒有說,信耶穌而又必須不看電影者纔得
永生。信耶穌若有條件,那就不是白白得恩典。你儘管先信了再說吧!」她問答我:「那不成,你必須講明信耶穌後可不可看電影,只要你說可以的話,我纔把手舉起來,你若不給我明說,我最大限度就是只能像這樣舉起一半。」這真頗使我為難,我被逼得沒辦法,就說:「好,我許可你看─ ─ 你要看,就看好了!」那時她的校長也坐在講臺上,聽見我如此同答,眼睛睜得很大,盯著我瞧。我又說:「你要看,就看吧,但是有一天,你若看電影而感到不平安時,那你就停正 不看」她于是問我,什麼叫作不平安。我回答她:「現在你且不管這些,先信了再說。等你信了耶穌之後,你就會懂得什麼叫作平安、不平安。」她還補上一句:「憑牧師一句話,信了耶穌可以看電影,我才樂意舉手。」我說:「我已經講過可以,你要看,就看吧!」她這才把手全舉起來。等她把手全舉起來,我就問她:「你現在把手全舉起來,信耶穌了?」「是的,我信耶穌了!」「好了,現在你既已信了耶穌,那末以後無論你要作何事或所不明白的事,你都可去問耶穌。你可以去問耶穌:『主耶穌阿,我可以去看電影麼?』你不要再問我了。」她聽我如此一說,當時似有點上當的感覺。又過了三個月後,我又到她那學校佈道,佈道後問起那女學生,校長告訴我,那女學生的光景改變得很好,我就邀她來談話,一見面,我就問她:「你最近是否還在看電影,是否每週還看三場電影?」她問答:「我沒有呀!」于是我又問:「你為什麼不看了呢?」她就反問我:「我不看了,你叫我看!我不要看了,你卻叫我看?」這是什麼?這就叫作信。真正的信,不是因怕人說是去看電影,纔不看,乃是他裡面滿足了,不需要再找別的刺激去滿足,他裡面已經夠了、滿足了。正如奧吉斯汀所說的:「神阿,你為著你自己造我們,我們的心沒有安息,
一直等到安息在你裡面。當我們安息在你裡面,我們就真正滿足!」所謂真正滿足了,就是什麼都不要了。倘如你沒有這種滿足,只是怕人家議論,纔不敢上電影院,那你會躲在家裡把報紙上整版的電影廣告看個過癮,還不是一樣嗎?今天不是律法壓在你身上,這樣不可,那樣不可,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今天乃是你自己裡面感覺,主在裡面使你滿足了,不需再去找別的刺激了。
真正的得救乃是這樣,不是把舊的改造,乃是換了一個新心,將主耶穌的心變成你的心,等到基督耶穌的心成為你的心,你的光景就立即不同。所以這類修養福音,講修心養性,講改良改善,我們不要這套。我們要從頭做起,要一個新造的人。「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二、第二類假福音─ 社會福音
第二類假福音的特徵在討人喜歡。這就是如今在國外流行的所謂「社會福音」,他們所傳的道,只講生活,不講生命。專門講生活上的改良。貧窮嗎?周濟,周濟。不認識字嗎?給你受些義務教育。有病嗎?義診醫病。專門講社會改良,討人喜歡。引人上禮拜堂聚會,發一些麵粉或舊西服,強調社會改良,忽視內心的改變,這就叫作「社會福音」。
有一次我到北歐一個國家佈道,那裡舉行著有幾萬人的年會,他們在大會裡聽見有一位東方來的弟兄到那裡,很高興的邀我去領培靈會。說是培靈會,但當我和他們幾位牧師交通時,竟發現在他們中間並無靈可培,因為那些所謂牧師和信徒大部尚未重生。怎麼知道呢。原來那培靈會借著一個教會聚會,那教會上午主日崇拜時間講道的題且還懸掛在那裡。我不認識北歐的文字,我就問那替我翻譯的那位曾在中國工作數十年的老牧師,上午聚會所講的是什麼題目。他看了一下,就要我不要問。我說:「我今晚要在這裡講道,他們今天在這裡講道的題目是什麼,為什麼你要我不要問?」他被我逼迫得緊,無可奈何地告訴我:「對不起,那題目是『上帝實在死了!』」講道的題目加有引號,不知他是否因尼采曾說過上帝已死了,加以引用的。那個禮堂名叫拿因禮拜堂。聖經記載,拿因城寡婦的兒子死了,主耶穌曾叫他從死裡復活,拿因城是復活的見證。如今在拿因堂裡主日講壇的題目竟是「上帝是死了」,而且是「實在死了!」那天晚上我證道,我想,一定要傳福音,一群失喪的靈尚未活過來,又從何去培靈,因此我就決意那晚要傳重生之道。那個老牧師為我擔任翻譯。我一上講臺就說:「上午牧師講的道,當時我因在別處講道,沒有機會聽到,但他的講題是『上帝實在死了』,我雖不知道他講的是什麼內容,可是我同意這樣說法。」當我一提到我同意這樣的說法,那位為我擔任翻譯的,信仰純正的老牧師竟不敢翻譯出來,他立即停下來問我:「你說什麼?」我告訴他說:「我同意他所說,上帝死了」他說:「你同意?!你同意,我不同意!」他不替我翻譯下去,竟和我商量起來了。我對他說:「你儘管翻譯下去,我自負完全責任。」他無可奈何,就指著我翻譯說:「這是他說的,上帝死了,他同意。」我趕忙接下去說:「我實在同意上帝是死了,上帝的兒子早在一千九百多年前來到地上,為我們的罪死了,實實在在被釘在十字架死了,死後埋葬,但第三天復活了。我今晚得站在拿因堂證道,深感榮幸,因為知道我的主是死而復活的主,而且我的主活著,一直要活到永永遠遠。上午的牧師講上帝死了,他只講了一半,沒有講完,我今晚要來繼續講下半段,復活。……」講到這裡,聖靈提醒我,那些人還沒有聽過復活之道,我得藉著聖經先講重生之道,我就在心裡默
禱:「神阿,求你給我一個具體而又能幫助人瞭解的合適比喻,並給我合適的機會,傳講這基本福音要道!」真是奇妙,忽有一個小女孩從她座位上跑到通道上,拾起一隻婦女用的半截白色手套,另一個婦女開始拉她回原座位去。我一眼看見,連忙喚那小女孩過來,請她將那隻手套借給我一用。我從那小女孩手裡接過那手套,就使用它作道具,藉以說明重生的真理。我就講到有一位主日學教師對小朋友們講重生之道,真是很不容易講的。她就預備了一隻手套,要每個小朋友來試試,試用這手套把桌上的一本聖經拿起來。每個小朋友充滿了好奇心,試用那手套來拿那本聖經,當然都拿不起來。這時那老師就說:「我卻能用這手套,拿起那本聖經」。她一面說著,一面就將手伸進了那手套,然後一拿就拿起了那本聖經。于是小朋友們嚷著說:「老師,您賴皮,你剛纔說用這手套去拿聖經,怎麼您把手伸進了手套呢?這樣,我們也都會呀!」是的,這個手伸進去,就是重生之道。人若沒有神的生命,人若沒有神兒子耶穌的生命,就像一隻空手套一樣,虛有其表,儘管五指齊全,但那是死的,任何事物都拿不起來,只有把手伸進去,手一進去,生命一進去,就活了,可以舉起物事。所以我們這個人就需要這神的生命,神兒子耶穌的生命一進去,人就活了,不能行的善能行了,不能抗拒的惡能抗拒了,神的旨意能夠遵行了,撒但的陰謀詭計都能勝過了。為什麼?披戴基督重生復活了嗎!讓手伸進空手套,實在是一個最佳的比喻。感謝讚美主,那晚我就用那手套來講重生復活之道,雖然在結束時不好意思要他們舉手示信,但下臺之後,一位白髮年邁的弟兄過來與我擁抱,且把我抱得透不過氣,他說:「弟兄阿,已有卅多年我沒有聽過這重生之道了,感謝讚美主!」請看看,今天那些所謂基督教國家屬靈光景又是什麼樣子!我們沒有意思要高抬自己說,我們東方人如何如何,今天實在是東方人應該向西方人傳福音的時候了。但那駐堂牧師,等我講完下臺後,卻走上講臺,先用他們國家的言語來講,我聽不懂,後來他又用英語復述,那是為我說的。他說:「一百年來,都是我們西方差派傳道人到東方去傳道,今天東方來了一位弟兄向我們傳福音,真是歡喜快樂……」接下去又說:「這是屬靈的回聲(Spiritual echo)我們當年傳了過去,如今他們又將這福音傳回來。這是屬靈的回聲,我們真是感謝神,但是我們仔細聽我們弟兄的聲音,好像和我們的不很一樣,但這並沒有關係,因為真理是大的,我們看到這一面,我們的弟兄看到那一面,其實都是一樣的,同一位神,同一位耶穌,都是一樣的」他下臺後忙和我拉手,我就對他說:「對不起,你剛纔說我的聲音和你們的聲音不一樣,但請問究竟不一樣在那裡呢?」他只說:「真理是大的……」但我說:「真理是大的,但我不曉得你我所信的,到底是真福音,還是假福音?我請問你,你到底信上帝是活的,還是死的?」他支吾著說:「這個問題,最好不要談!」我緊追著不放過:「你信主耶穌是否已從死裡復活了,而且永永遠遠活著?」他又是一陣支吾其詞:「這最好不要談……很好,很好」他就使勁和我拉手,把話題扯開了。你就看見,今天他們所傳的,就是所謂的社會福音,他們強調多多作社會救濟事業,這固然是好的,但更緊的:還是傳福音,拯救失喪的靈魂。你單把人肚腹餵飽了,他就不犯罪了嗎?我告訴你,飽暖思淫慾。敗壞的懶人喫飽了,你若不領他信主的話,無異使他更多犯罪。我曾到過監獄裡傳福音,在我未進去立前,我總以為坐牢的莫非是流氓地痞或者是些未受過教育的文盲,等我在監獄中傳過福音之後,就知坐牢的大學生也不少,取得博土碩士學位的也有,裡面百萬富翁也有,並不都是窮光蛋或沒有唸過書的。學問、富貴都不能保證人不犯罪,這就是說,這套討人喜歡的社會福音沒有用,你將這些傳給他沒有用。用錢幫助人是好的,但更要緊的,是要把耶穌介紹給他,等他信了主耶穌之後,自然而然神會負他責任。否則你縱然給他一百萬也用得完,況且太多錢幫助人,說不定使他飽暖思淫慾,犯罪更多,更向滅亡邁進。我告訴你這種討人歡喜的社會福音是錯謬的假福音,只講生活,不講生命,挪亞的時代,羅得的時代,就是只顧生活,喫什麼、喝什麼、穿什麼,喫、喝、嫁娶、買賣、耕種、蓋造,就是單單不顧生命是什麼。這所謂社會福音,是第二類錯誤的假福音。
三、第三類假福音─ 理性福音
第三類假福音,就是所謂理性福音。這種理性福音,只講理由,不講啟示,只講理智,不講信心。我們中間每個智識份子,多半容易落在這種難處裡面,傳講那些出于人意的所謂理性福音,而不傳講那從耶穌基督啟示的。神的福音是出於啟示,基督教是基於神啟示的宗教(如果容許我提及宗教的話,很多人不喜歡用基督教這一名詞,我們這裡姑且借用一般的說法),基督教是講啟示的宗教,一般宗教講理智、講理性,但我們並不是不要理智或理性,我們乃是在啟示裡領受神的旨意,遵行神的旨意。寫文章的朋友都曉得,有的時候我們講「靈感」,有時半夜裡靈感來了,你就得起床執筆寫下,若留待明天早上,就沒有了,忘記了。這啟示有點像靈感,但也未盡然。神的啟示來了,人就會奇妙的阿門,人的頭腦所想不通的,神的啟示一來,立即豁然貫通,疑難和問號都沒有了。為什麼,我也說不上來。我以前就是如此,老用頭腦唸聖經,老用頭腦聽道,結果聖經愈唸愈糊塗,道聽多了,就產生批評論斷,愈聽愈不信,但有一天耶穌啟示的靈一臨到,智慧啟示的靈一臨到,人就莫明其妙的投降了,不復講理由了,也不需要理由了。並不是沒有理由,乃是不需要理由了。西方人有句話,我非常欣賞,他們說:「當理由站不住的時候,信心起來了,代替它的地位。」我們信耶穌,並不是建築在理由、理智上,也不是建築在頭腦裡,設若如此,那末有一天理由講不通時,就會整個信心垮臺。我們信心乃是建築在神的話語上,相信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豫備行各樣的善事。我再說一遍,我們信仰的根基是建築在神的話語上,不是建築在理性上、學問上,也不是建築在人的愛心上。也許是因人的愛心,使你信了耶穌,儘可由人的愛心帶來你的信心,但你不能信他的愛心,你要信神的話,若不然,有一天他的愛心軟弱下去,你就不信了。所以我們是靠神的話語,需要神的話語。我再說,今天人飢渴,不是沒有餅沒有水,乃是因為不聽耶和華的話,實在是如此。出於神的話,句句都帶有能力,我們需要相信神的話。神的話來了,就有奇妙的改變。神的話來了,人的不信也就變成相信。神的話來了,所有問號,都會變成驚歎號,疑問變成感謝讚美。出於人的意,實在是錯誤。人的意講理性,我們可下結論,出於人意的理性福音,都是講理由,不講信心,講理智,不講啟示,這是錯誤的假福音。有一次我到日本宣道,有一位自臺灣去的青年在東京青山大學當學生會主席,為我安排了一個機會到那學校去講道。他說,日本大學生思想甚龐雜,若是單說傳福音,怕他們不受聽,就用人的聰明和方法,大貼海報,說是有一位臺灣來的名教授來講人生哲學。他替我這般大大宣揚一番,我一看,不對了。可是海報貼出去了,聽講的學生也來了,兩三百人擠在那裡,要來聽我講人生哲學。我只得誠誠實實告訴他們,免得欺騙他們。我說:「我雖是教哲學的,但我並非專攻哲學,若是專講哲理,貴大學的教授比我講得好。今天我不是來講哲學,也不是來講神學(我也沒唸過神學),可是我要告訴你們,我來是要講這位創造天地萬物的神(主宰),把神介紹給你們。」
我又說:「我知道你們都很忙,你們也應知道我也很忙,大家彼此都很忙,誰也不能浪費對方的光陰。現在我要聲明,我不是來講人生哲學,我只是一個基督徒,要講『神』,你們要不要聽,如果要聽的,請留下來,不要聽的,儘可不必客氣,現在就可退席。」我這樣說時,實在不免有些擔心,若是大家都就此散了,聚會開不成了,又怎麼辦。感謝主,神親自留住他們,那些青年人彼此商量了一下後,有一位忽站起來說:「我們願意留下聽,可是我們有一個要求,就是你要講神學,不能講那虛無飄渺的、空空洞洞的,也不能講那迷信的,你要讓那實在的。」我說:「我可保證─ ─ 我一定講那實實在在的,因為我主耶穌,他講話時都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於是他們說:「實在的,我們願意聽,若是迷信、我們不要聽」我說:「我也有個條件,就是你們要聽我講,就要從頭聽到完,不能中途退席,這並不是禮貌問題,因為你們要聽我講完,纔能聽出道理」他們問我為什麼?我回答道:「那最後五分鐘所講的,也是最精彩的。」他們笑著說好。我就把主耶穌基督恩惠福音的道理告訴他們,就這麼平淡無奇的把它講了,連個例證都未舉。講完以後,有奇妙的事發生,就是他們並不散去,反而問我可否給他們發問。我答:「可以,但你們的問題也許也是我的問題,也許我的答案不一定使你們滿足,但我願意儘我所知的回答你們。」弟兄姊妹,日本大學生,一般甚有頭腦,所提出的問題頗有深度,毫無開玩笑的意味。內中有一位說得很好,他說:「教授,我想請教你。說實在的,我很想信耶穌,因為我的鄰舍老夫妻二人都是基督徒,他們有一個獨生子在美國唸書,即將獲得博士學位,但不幸噩耗傳來,忽遭車禍死亡。當噩耗傳來時,他們老夫婦二人居然能手持讚美詩本歌唱讚美詩,並跪在那裡禱告讚美主。這真使我希奇,究竟是什麼力量使他們如此,我實在不明白,但我想一定有某種力量在裏面支持他們,纔能如此,我就想尋找那個力量,獲得那個力量,因此我想信耶穌。」我說:「感謝讚美主,『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福音不是學問、不是理論,也不是學說,福音就是能力。你相信福音,你就得著這能力。」他提出他的難處:「問題就在這裏,我想信,只是信不來。我想用各種方法去信,就只是信不來,教授,你將怎樣幫助我?!」我說:「我能理解你的難處,因為我過去和你一樣,但我曾從奧古斯汀的一句名言,得著幫助。他說:『相信在先,明白在後』。你要明白嗎,你先相信。你相信了,就會明白。可是我們人總是要求把秩序顛倒過來,明白在先,相信在後。人總是要,你讓我明白了,纔信,我不明白,又怎麼能相信呢?我告訴你,你若想靠自己來明白,那你一輩子都不能明白的。神的道,要啟示的靈纔能明白,並
不是用頭腦都想得通的。童貞女怎麼生孩子,你怎麼能想得通。人子在十字架上死了,寶血流出來能夠洗罪,你怎麼想得通,死後埋葬,第三天復活了,你頭腦怎麼想得通?這些福音基本要道,你能想得通嗎?耶穌復活後升天,直到如今坐在父神右邊,為我們祈求禱告,不久將來還要再來,審判世界,並把信徒接去,這些基本要道,都不是人用頭腦所能想得通的。世界的學問,不論是自然科學或社會科學,都是明白在先,相信在後,惟有神的真道,主耶穌基督恩惠的福音,必須相信在先,明白在後,你信了,你就能明白。」說到這裡我問他一句「門外漢(Layman)這一名詞,在你們日本語文中,有無同義的字。」他回答我,有。我告訴他:「門外漢的意思就是說,人在門外,被一層層的遮攔擋住了視線,對門裡面的光景看不清楚,若要明白內裏的真相,只有一個方法,就是門一推,走了進去。感謝主,神的福音門敞開著,你只要走進去好了。你不要老是停留在門外,保持著所謂客觀態度望裡看,站在外邊客觀又有何用,只要跨步進去,你就看見了,一目了然。你要信耶穌,一進到耶穌裡面,就一目了然。你要信得更深入更清楚嗎?那就要天天讀經禱告,經常參加聚會,為主作見證,你就能登堂入室,明白真道。所以要明白真道,沒有別的方法,唯一的方法,就是先相信,不要等待先明白。目前不懂就不懂,聖經有不懂處,又有什麼關係,我們人的靈有限,神的話奧秘,明顯的事屬于我們,隱秘的事屬於神,你不懂,沒有關係。究竟有多少人懂呢。我們只有靠主恩典,藉著聖靈的引導進入一切真理。主耶穌親自說過: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進入)一切的真理。』(16:12)只等聖靈來了,纔能明白真理。你自己頭腦來了,有什麼用?理性來了,又有何用,它能幫助你什麼。只有啟示的靈來了,纔能被引導進入真理。關於聖靈的真道,明晚吳勇長老要和大家講,那實在是重要。沒有聖靈的引導,誰都不能明白(進入)真理。……」這青年接受了這簡單的勸告,就走了。以後和我通信聯絡,就告訴我,他巳悔改信主,他就這樣簡簡單單的信主,不再問為什麼了,也不再講理由了,就憑著單純的信心,相信神的話語,他就入門,不再作門外漢了。在他得著主之後,就用這同樣的方法,去幫助其他同學信主歸主。今天晚上很多青年人在這裡,你們也不妨試試看,用這方法去帶領其他同學,相信在先,明白在後。不要按人的意思,提出人的理由了,放棄那些,單純相信主的話,用啟示代替理性,用信心代替理由,你將看見福音的果效就出來了。
這是真福音與假福音的對照。真的福音,單純簡明,認罪悔改,相信並接受主耶穌為救主,以致得救。假的福音,只是為著要得人的心,討人的喜歡,與出於人的意思。保羅說過,這樣傳別的福音(假福音)的人,要受咒詛。弟兄姊妹,在新約恩典時代很少談到咒詛的話,記得保羅曾說過:「若有人不愛主,這人可咒可詛」(林前16:22),加拉太書1:9又說,若傳別的福音,要受咒詛。像所謂修養福音、社會福音、和理性福音,並不是福音,無非是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我們千萬不要上當。我們今天所信所傳的,是否這些別的福音─ ─ 假福音,我們應當儆惕反省。若是如此,我們將受到咒詛!
肆、不要奉獻「一把空氣」!
主給我們的大使命,將廣傳福音的重大任務託付了給我們,我們又該怎樣去擔當呢?唯有完全擺上,奉獻給主,過那為主而活、為主而死的生活。這次奮興大會的目的,就在呼召我們每個信徒真實的奉獻。我在這裡,樂願再講個小見證,藉以幫助立志真實的完全奉獻者。
從前西方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牧師退休回國,回到國內的那晚,他那教會的年青人召開一個歡迎聚會,歡迎這位退休歸來的老牧師。青年人對他說:「老牧師,我們今晚熱誠地歡迎您歸來,並準備了心樂願聽您講道,請您把幾十年為主作工的經驗多多告訴我們,我們需要好好向您學習!」老牧師也很高興的回答他們:「我當盡我所知的,告訴你們。」等老牧師上臺後,主席就對他說:「我向您保證我們中間沒有一個猶推古(保羅在離開特羅亞前夕,在聚會中講道,有一個名叫猶推古的青年人,坐在窗臺上困倦沉睡,後來竟熟睡了,從三樓掉下去跌死,保羅下去為他禱告使他復活過來),您儘可敞開講,講到天亮,我們都樂願聽您講。」等老牧師在臺上就坐後,會場裡青年人就拿起奉獻袋收奉獻,老牧師從臺上望過去,那幾個奉獻袋大概已用了幾十年,顏色盡都褪去。奉獻款收完,老牧師就開始講道。他就唸歌羅西書3:23:「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接著,他就闡明這個真理,我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無論作甚麼,都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因此,他強調說,我們作一切事,務要真實,切不可虛假,無論作甚麼,像是給主耶穌作的,不是給人作的。他的結論是:「你們要作真的人,不可作假的事」。說到這裡,老牧師忽然站在臺上發楞,講不下去了!很希奇,楞了半天,又說了一句:「你們要作真的人,不可作假的事!」又隔了半天,纔又重述了一遍:「你們要作真的人,不可作假的事!」說完了又發楞,好像心情十分況重,毫不釋放,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他臺上掙扎了半天,仍然是這兩句話:「你們要作真的人,不可作假的事!」那些青年人納悶起來,老牧師在外作工已幾十年,怎的只有這兩句話。再等了一下,老牧師居然未作結束,也不禱告,就此悄悄下臺,走出會場。這一下真使大家莫明其妙,不知什麼地方得罪了老牧師,這時忽有一青年人趕緊跟著老牧師出去,老牧師聽見有人腳步跟著來,就趕起腳來快跑,青年人也拔步在後面追,青年人跑得快,不久就追上了。「老牧師,請停步,我要向您請教一件事!」老牧師只得止步下來,問他何事。「老牧師,今天在收奉獻的時候,你坐在臺上,有沒有看見我伸手?」「我沒有看見。」「你沒有看見?!」「我沒有看見」青年人遂直率地說:「你一定看見!不瞞您說,今天奉獻袋遞過來的時候,我摸摸口袋,沒有帶錢來,人家都奉獻金錢,我怎麼辦,我就裝裝樣子,伸手在奉獻袋裡,奉獻了一把空氣。這一把空氣的假奉獻,竟被您看見了,要不然,您為什麼一直在說,你們要作真的人,不可作假的事,您是在責備我作假奉獻……」青年人一邊在說,一邊在哭。于是老牧師也哭了,他說:「青年人阿,你不要難過,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作假奉獻,你已並不算是第一個。」「那您看見還有那一個?」「那還有一個,就是我─ ─ 老牧師。」「老牧師,你坐在臺上,奉獻袋沒有遞到臺上,您怎會作假奉獻?」「你不知道,在四十年前,在我未奉差遣到海外工作以前,也曾這樣奉獻過一把空氣。今天我看見臺下那褪了色的奉獻袋,神就提醒我看見四十年前假奉獻的罪,還沒有認。我如今已在海外工場退休回來,神才讓我看見我四十年前所作假奉獻的罪,所以,青年人你不要太難過,你這樣作假奉獻已不是第一個……」說到這裡,他們兩人抱頭痛哭,接下去都俯伏跪在地上禱告認罪,一個承認今晚假奉獻的罪,一個承認四十年前假奉獻的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說真的,他們認罪悔改,就照著神的應許,罪得赦免,心中恢復平安,老牧師就站起來對青年人說:「你趕快先跑回教會,把我這個失敗的見證,先行當眾宣
告,我跟著就來。」
青年人跑回教會時,聚會的年青人們正將分散,他忙止著他們說:「不要散了,我有大好的消息報告。他們忙問:「什麼大好消息?」他說:「老牧師就在後面要趕回來,作他失敗的見證─ ─ 四十年前奉獻一把空氣的假奉獻見證」「你怎麼知道的?」「我今晚在奉獻袋奉獻了一把空氣,老牧師說他四十年前也曾奉獻過一把空氣,作過假奉獻,我們一起跪在地上痛哭認罪悔改!」經他這麼一說,許多青年人紛紛站立起來,相繼承認:「我剛纔也是奉獻了一把空氣!」另一個也說:「我上個主日也是奉獻了一把空氣」。於是有更多的青年人,將其他虛假的罪、污穢的罪、妒忌的罪,許多在神前和人前隱藏未認的罪都認了,在全場痛哭流淚認罪悔改中,老牧師回到會場,那天晚上繼續下去的聚會,就變成一個復興的開始。神要我們離棄虛妄,歸向真神。神要我們真實的奉獻,不要奉獻一把空氣。結果那個教會就此復興起來,青年人和兒童認罪悔改,成年人和父母也認罪悔改,同工、長老、執事也認罪悔改。那個教會的得到復興,原始于承認奉獻一把空氣的罪。
今天我們在神的面前、應該實實在在的反省一下,我們有沒有奉獻一把空氣,不是單單指錢財方面,錢財是小事,你這個人有沒有真實奉獻,還是奉獻了一把空的氣?奮興大會開完後,人都不見了,那是奉獻一把空氣,形式而已,沒有真正的擺上。你還保留太多的東西,裡面還有尊己為大,還沒有完全擺上,許多貪愛的物事、錢財、地位、權勢、愛情、學問、聖工都在霸佔你的心(聖工有時也會霸佔你的心,請不要誤會,因為常有人竟為了聖工,忘記了主)。是否還有許多物事霸佔你的心沒有完全奉獻。實在應當求主憐憫,真正澈底的認罪,對付,然後把自己真實的奉獻出來,禱告主說:「主阿,不是奉獻一把空氣,我乃是把我全人奉獻給你!」有一句話說得好,若不是全人的奉獻,等於沒有奉獻,真正的要把自己擺上,才是真實的奉獻。只有這樣,神纔能用你,神要用你到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無論是東方西方,今天所有的莊稼實在都成熟了,需要工人去收割。弟兄姊妹,神實在要用你,但為什麼神還沒有用你呢?你說你生銹了,生銹了的有什麼用,你是奉獻了一把空氣。你有沒有真實的奉獻?願你今天晚上真實把你自己全人擺上奉獻,不是假意的奉獻一把空氣,乃是把自己完完全全沒有保留的真實獻上,交給主用。主要用你!現在讓我們來禱告。(下略)
(姚同樾記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