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 工人的復興

寇世遠、邵遵瀾、吳勇、姚侗樾著

二講 工人的復興
讀經:王上19:1-18
一、同心事奉、復興教會
昨天曾講過先知以利亞堆石頭築壇的事;現在請大家把這章聖經用啟應方式讀一遍。一面讀,一面默想,願神的話直接的清楚的向我們顯明。
昨天我們看見神藉祂僕人以利亞帶下了復興,原先三年六個月天閉塞不下雨,當時以利亞蒙神使用帶領眾百姓同心合意恢復了祭壇的事奉,所以神就悅納他的祭,從天降下火來燒了他的祭物,接著又從天降雨,結束三年半乾旱疲乏時代。各位弟兄姊妹,由此看見同心合意是何等的重要,請各位不要忽略那十二塊石頭堆成的壇,乃是以利亞時代復興的關鍵。
沒有一個時代不藉著神而可以自救,沒有一個時代單用一塊石頭築壇獻祭,而能帶下這種復興。必須是大家同心合意堆在一起─ ─ 石頭堆在石頭上。那些石頭不是光滑的,柔軟的;那些石頭是有稜有角、堅硬的。這些石頭堆在一起,彼此都會感到不舒服,上面壓著下面的,中間被夾著的,都會叫苦連天。但是感謝主,他們能重新堆在一起,這樣復興才有希望。那個已經被毀壞了的壇(人對神的心也毀壞了),現在能不分彼此,捐棄門戶,重新堆在一起,就如彼得前書2:5所說:「你們來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靈宮,……藉著耶穌基督奉獻所悅納的靈祭」,這些話,正是以利亞當年築壇的縮影。
親愛的兄姊們,今天教會的復興,不是任何一個教派、任何一個神的僕人可以「單獨」帶下來的。我要強調,並且要奉主的名對各位說:「今日教會的復興,必須要互相配搭,互相聯絡,互助結合;並且要犧牲小我,成全大我。假如大家仍然堅持成見,分們別類,就永遠沒希望復興。各宗、各派、各教會、各團體,我們必須在主耶穌呼召之下,捐棄這小小的自我,在主的旨意中,為一滴小水點,消失在大海洋之中,融洽匯合在一起。
以利亞的祭壇乃是復興的關鍵。這次臺灣北部基督徒奮興大會,各教會的弟兄姊妹不分彼此,聚於一堂,早上晚上一心一意追求主,實在增加我們無比的希望與信心,這種大結合,如果能繼續下去,相信神必在此點燃復興之火。
兄弟曾在臺北事奉多年,後來又到中南部服事主,相比之下,容我說句直話。我感到中、南部的兄姊比較單純,北部多為大城市,又為國際都市所在,情形複雜,連教會的弟兄姊妹也顯得不簡單。但是全能的神,均要在最難的地方下手。神的工作要成為榮耀,使耶路撒冷成為可讚美的!請問各位,有沒有這樣的信心?(會眾答有),從今以後我們要不要放棄小我?要不要再各立門戶。分我的教會、你的教會、他的教會;我是什麼宗、你是什麼派,他是什麼教會,不!我們都是神的教會,都是神的兒女!我們大家要合在一起,將祭物獻上,願神的火降下收納。相信神不久會降下傾盆大雨,正如以賽亞32:15的話說,「等到聖靈從上灌澆我們,曠野就變為肥田,肥田看如樹林。」整個屬靈的光景都要改觀。現在我們應該帶著信心度過這段艱苦的日子。聖經上說:信的人必看見神的榮耀,我們信不信?信!哈利路亞!
二、復興教會必先復興工人
以利亞是一位了不起的先知,是一位神重用的僕人,他為主站住,力挽狂瀾,扭轉大局,在我們看起來,他是那麼的剛強、勇敢,千載也難找得到的屬靈偉人。可是,這位大先知會不會軟弱?會!聖靈曾不厭其煩地,用了整章聖經來記載來描述這位大先知的軟弱,正像雅各書5:17所說:「以利亞和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這說明神當年怎樣能使用以利亞,今天也照樣能使用我們。我再說一次:「以利亞和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因為神的恩典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昨天我們講教會的復興,今天我要講工人的復興;今天我要講以利亞的軟弱,也要講今日工人的軟弱。各位不要以為工人,就是指我們這些全時間事奉主的人所說的,乃是指每一個為主作工,願意為主使用的人說的。沒有神的工人,就沒有神的工作,神能行萬事,但祂在人間的工作必須藉著人去做。神要復興教會,必先復興祂的工人。
在迦密山上,以利亞一人與八百五十個拜假神的「先知」(四百五十個拜巴力、四百個拜亞舍拉)鬥法,那些「先知」從早到晚,又鬧、又叫、又跳的求,但怎樣求也沒有火下來。以利亞只有一個人,卻非常鎮靜,還說了幾句譏誚他們的話:「你們的神或在睡覺,大聲叫醒他吧!」不對的禱告,就是時間再長,話語再多,聲音再大,答應也是不會來的。以利亞的禱告,一句就是一句,句句都達到神的心,句句都摸著神的感覺,神不能不聽。好比我們要進這所房子,不必在外面亂喊亂叫,東捶西打,我們只需找到門鈴按鈕,輕輕一按,就有人來將門打開,讓我們進來。
三、工人復興、必先除去驕傲
以利亞是一位常勝將軍,他的勇敢與靈力都是我們熟知的。但是當別人告訴他,耶洗別要取他的性命像那些被他所殺的偽先知一樣的時候,那位剛強的以利亞應該說:「來吧,我等著你」。誰知他立即帶著僕人逃命,到了猶大的別示巴,將僕人留在那裏,自己還繼續往曠野逃,膽子之小比他僕人更甚。最後來到一樣羅藤樹下(聖經說是小樹),就坐在那裏求死。假如今天聽見一位神所重用的僕人想要自殺,你一定會覺得是件不可思議的事。人的軟弱能到如此地步。被主所使用的人,常常會忘記自己本來的面目;雅各書1:23說:「就像人對著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看見、走後,隨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不要忘記自己的本相,都是靠神恩典才被神使用的。保羅一開頭就說:「他一點都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之下」;過了些時候說自己是罪人中之罪魁,以後又承認自己比信徒中最小的還小。保羅常活在神光照之中,所以越來越覺得自己渺小。很多人喜歡取名叫保羅,想必是要學保羅被主重用。保羅原義是什麼?保羅是微小之意。保羅之所以被神重用是有原因的:他被神重用而未得意忘形。以利亞卻不是如此,何以見得?當他到了神的山,神向他說:「以利亞阿,你在這裏作什麼?」,他並沒有回答神說:我在這裏真是軟弱,真是不行呀!你看他怎樣問答神:「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在那裏求死還說發熱心。第二次神又問他:「以利亞阿,你在這裏作什麼」,這帶頭人常常使他自己反省,但以利亞並沒有因神兩次問他而蒙光照,他應該說我的信心,我的膽量已死去,可是第二次他仍用這樣的語氣回答神:「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每次我讀到這裏,我總會說:「以利亞,以利亞,你真正在這裏大發灰心」但在以利亞個人的感覺,他是在為主大發熱心。以利亞不但這樣叫,還這樣說:「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換句話說,他不但覺得自己為神大發熱心,並且還覺得他最屬靈。古語說:「眾人皆醉我獨醒」,我們常常聽到這樣的話:某宗、某派、某傳道人是這樣不行那樣不行,言下之意只有我是清心愛主的,只有我是蒙神悅納的。這叫什麼?各位,這就叫做屬靈的驕傲!屬靈的驕傲是不是罪?是!屬靈的驕傲是罪加一等。一個不讀聖經的人是不敢有這種驕傲的,乃是對聖經有過一點研究的人,才會坐在那裏,一面聽一面作裁判員,覺得人這種解釋不對,那種解釋不行,恨不得別人都聽他講,他講的才是最對。從來沒有傳過福音的人,也不會犯這種驕傲的罪,就是曾經結過幾個又乾又澀的果子的人,才會覺得自己滿不錯,這樣屬靈的驕傲就來了。如果一個人作工做到一個地步,把本相忘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請問,一個真正的復興,是工作緊要呢?抑或工人要緊?主會說:慢慢的,工作停下來,我先要修理修理你這個人。臺語所說的「修理」,是非常合乎聖經的,一
個父母責打他們犯錯的兒女,就叫作「修理」、「修理」,親愛的兄姊們,聖經不是說不結果子的要修理,約翰15:2說:「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不結果子的根本不用修理,因為他不堪造就,乾脆剪去,丟在火裏燒了。我以極沉重的心情告訴各位:在我作基督徒的二三十年中,我親眼看過像以利亞那樣極有靈力的人被神重用,又有領袖才幹能夠號召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帶來了復興。曾幾何時,他就敗壞跌倒,為什麼?正如箴言16:18所說:「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一個人何時狂心、何時就跌倒;何時驕傲,何時就敗壞。神的話是定律,神的話安定在天,神的話一點一劃都不能廢去。神說:「驕傲在敗壞以先」,換言之,敗壞在驕傲之後。誰驕傲必定敗壞;誰狂心,結果必定是跌倒。今日教會不復興,是教會的領袖與工人有問題。
這兩天早晨在座的諸位中,必定有許多主內的同工事奉主的弟兄姊妹在內,兄弟不敢在這講臺上,指手劃腳的教訓別人,我必須也將自己放在神話語光照之中。舉個例說,我騎摩托車已經有十幾年的經驗了,至今我不敢誇半句口,說我多老練,多行,因為我深知主的管教是非常嚴厲的,若不是主的保守,半秒鐘之內我就可能粉身碎骨。我們不要以為在屬靈的道路上,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經歷,就覺得老資格,就不再需要仰望主、依靠主。各位弟兄姊妹,以利亞是一位蒙神恩的人,以利亞是位神帶來復興的人,我們為他感謝主,但是主為愛他的緣故,必須叫他軟弱,叫他跌倒。也許各位以為主所愛的人必定保守他不軟弱不跌倒。不!主所愛的人主要叫他跌倒一次,軟弱一次,呼他出洋相一次!一帆風順的工人,過幾年他可能會忘記自己是做什麼的,如果有那種不可一世的味道,我們都會從心裏為他哀痛說:「這人已經完了!」昨天晚上在聚會之後,有一位親愛的弟兄對我說了幾句話,非常真摯,令人警惕。他說:「基督徒比外邦人更難悔改;長老執事比一般弟兄姊妹更難悔改;傳道人牧師比長老執事更難悔改」。他一面說一面眼淚就流出來了,我的眼淚也流在心裏。這些年來給弟兄姊妹帶來許多困擾;給教會帶來許多衰敗,都是我們這些傳道人牧師的失誤。白佔地土的、浪費光陰的、對神工作沒有抱負的,對弟兄姊妹沒有供應的傳道人,固然該受責打;但在另一面,假如他在某一方面有點長進,或在某一方面得著一點恩賜,供應神的兒女、帶領神的教會,就覺得了不起,再經別的弟兄姊妹對他一誇,就目空一切,他便自滿起來,我怎樣、我怎樣,哦!各位,他就犯了屬靈驕傲的罪了!當別人誇讚的時候,表面上一定客氣一番說:「那裏、那裏,榮耀歸主名、榮耀歸主名」其實歸己名。假如人說:「今天的講臺完全沒有供應!」你看他的反應如何?馬上變了臉色。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還要重複這一句話:「主要復興祂的工作,必先復興祂的工人;工人要被復興,必先除去屬靈的驕傲。」
今天早晨在座的各位,肯花時間到這裏來聚會,必定都是有心追求、愛主、關心神工作的兄姊們,這在神面前是極為寶貴的,但是單單寶貴不夠,還要讓神在我們身上動手修理。神修理的方法,就是使你軟弱,使你跌倒,打掉你屬靈的驕傲。也許你會說:「不用神幫忙,讓我自己跌倒好了。」要知道十字架的死,無法自為,用任何方法都可以自殺,或用刀或用槍、或用……,惟有釘十字架不可以自殺,釘了這隻手,那隻手沒法釘,兩隻手都釘了,腳無法釘。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主若在我們身上做修理工作、修剪工作,這就叫做十字架更深的挖透。這事你我自己都不能做,惟有交在主手中,讓主來作。主看時候到了,還要叫你再跌倒、再軟弱、更認識自己。你別忘了你本來的面目,你別忘了你是罪人中頭一號的罪魁,你別忘了你比眾使徒中最小的還小。假如你不能在這上面蒙恩,神的工作也不可能復興。但願神今天早晨在我們中間對我們說話;我們不要以為自己為主付上多少,工作了多少,事奉了多少,帶領了多少人蒙恩得救,帶領了多少團契,建立了多少教會,如果是這樣,就犯了屬靈驕傲的罪。這就是當年以利亞的「熱心」了。事實上他灰心到家,自己糟到那種地步還以為自己不錯。很多時候,我們只覺得別人有問題,弟兄姊妹不愛主;長執不合作,是時代太壞;世界的引誘太大,甚至怪電視機太多,從來不想是自己工作無能力。你應該將主的榮耀彰顯出來,使弟兄姊妹被吸引,不要怪這怪那,陷入於黑暗中。記得兄弟剛出來事主時,才廿一歲,少年得志,真有點自命不凡。一位年長的弟兄說:「邵弟兄,你真像火箭」(喻我長進很快)。我答:「那裏」,「那裏」。其實心裏很得意。我現在要說的是軟弱,我的羞恥,不是自誇。在同輩中我最年輕,但成績最好,在事奉主的訓練班中我考第一。但是一位老練的長輩對我的評論是:「邵弟兄什麼都好,就是有少年人的驕傲,少年人剛出頭就目空一切」。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對我所說的那句話:「驕傲的人是最愚昧的」。廿多年這句話越體會越覺得它的真實。真的,「驕傲的人最愚昧」。各位,你們承認自己是驕傲嗎?不承認驕傲,就是最驕傲的。驕傲是肉體中最難治死的仇敵,如果我們要積極同作基督的見證,必先第一去治死驕傲。屬靈的驕傲不拿掉,誰也不能與誰堆在一起作神的見證。有驕傲作祟,互相看不順眼。腓立比書2:3說:「各人要看別人比自己強」。但是我們常常相反,看自己比別人強。為主作了一點小事,裏面的「老我」,「己生命」就狂得不得了。人一驕傲,屬靈的生命就終止,神的功用就到此為止。以利亞犯了屬靈的驕傲,神曾提醒他兩次,他都不曾蒙光照。連著兩次問他說:「你在這裏作什麼?」,兩次都回答神說:「我在這裏大發熱心」他的意思是說:「眾人皆醉我獨醒」,別人怎樣不愛主,怎樣不跟隨主,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這裏為你發熱心。
四、從生命復興開始
雖然主用不變的愛待他,仍然給他餅喫、水喝、差遣他回大馬色、膏哈薛、膏耶戶、膏以利沙,但也吩咐他將那件象徵能力的外衣脫下來,披在他的接棒人以利沙的身上。這表明他的職事已至此為止,他先知的職份已近結束。一個人什麼時候驕傲,什麼時候屬靈的生命就終止,什麼時候狂,他的事牽生命也了結。
弟兄姊妹!我們要教會復興,必須求主光照,叫我們不要忘記本來的面目。新約聖經中曾有使徒問過兩句問話,雖然簡單,卻很重要。第一句是使徒保羅所問:「主阿!你是誰?」(徒9:5),第二句是使徒彼得所問的:「我是誰?」(徒11:17),這兩位神所重用的僕人,一輩子都在竭力追求認識主。保羅以認識我主基督為至寶,他認識還要再認識。甚至願意撇下萬事如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彼得說:「我是誰,竟敢攔阻神的工作?」,彼得帶著民族性的驕傲和宗教性的優越感,認為只有以色列人纔是神所揀選的,聖靈澆灌他們才是應該的,外邦人都是豬、都是狗。但是主三次用異象啟示他,藉著環境與人的催迫,將他迫到外邦人哥尼流的家裹,到了那裹,他看見他們這樣渴慕真道,恍然大悟,他說:「原來各國中凡敬畏主行義的人,都蒙神悅納。「原來」是什麼意思?原來就是他以前認為神只恩待以色列民,現在他才明白在各國中凡敬畏神行義的人都蒙神悅納。當他講了許多話,道還未講完,聖靈等不及就降下來 (徒10:44),這時彼得見聖靈的恩賜澆灌他們,像澆灌自己一樣,那種屬民族性的驕傲,宗教性的優越感,完全被打垮了。及至上耶路撒冷,眾弟兄與他爭辯的時候,責怪他與外邦人交往,他就對他們作見證說:「我是誰,竟敢攔阻神的工作?」,記得彼得得救第一次說:「主啊我是個罪人」,什麼是得救?正面認識神的榮耀,反面認識自己的可恨可惡。不是單認識一次就夠,不要以為追求幾年就不是一個罪人,是聖人了。從某一個角度說「是的」。但是保羅在追求得更老練的時候,仍然說:「我是個罪魁。」什麼是罪魁?是甲級流氓第一號,我們禱告常會這樣說:「主啊我是個罪魁!」當一位弟兄指摘你有某罪時,你馬上就會否認:「我那裏有呀!」親愛的弟兄姊妹!你不要忘記「主啊!你是誰?」,也不要忘記自己「我是誰?」若要教會復興,教會的工作人員先要從生命的復興開始,復興不是外面的熱鬧,乃是在生命中讓主煉了再煉,熬了再熬,挖了再挖,箴言書17:3說:「鼎為煉銀,爐為煉金,惟有耶和華熬煉人心」。詩篇139:24大衛說:「主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裏面還有什麼惡行沒有」,弟兄姊妹,誰知道你裏面的光景,主知道。以前我讀聖經以為這知道是讓主知道,實在不是,主早已知道。羅馬書8:29:「祂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主早已知道。我們應該說:「主啊!鑑察我,求你使我知道我自己的心思有多彎曲;試煉我,叫我知道我自己的意念有何等的詭詐」。然後纜能看見自己裏面還有什麼惡行沒有,還有什麼不潔淨的沒有,對付了沒有,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沒有問題了,還有!還有!以利亞在這裏難得能說這一句話:「我不勝於我的列祖」,他稍為認識自己一點了。
五、主的愛永遠得勝
最後我們要來說主那永遠不變的愛。經上說,主的愛是永不止息的(英文聖經這句話是永不失敗之意)。人再軟弱,人再失敗,主的愛還是得勝,復興的希望就在於此。以利亞是大先知,大僕人,他竟有這般軟弱,感謝主,主來了,祂沒有痛斥他一頓說:「你這沒良心的」,「你這沒出息的」,「你這……」,講到這裹,我想起路加十章那個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這人看見人被打傷了,他並沒有先用酒精消毒一番,聖經記載他先用油再用酒倒在他的傷處,這就是主的愛了。以利亞沉睡之際,天使來了,輕輕拍他(沒有用棍打),叫他,給他餅喫,給他水喝,這餅是熱的,是用炭火烤過的。這就是主無比的愛,真正的愛,永不正息的愛。
約翰福音第廿一章記載,在提比哩亞海邊,門徒灰心喪志,彼得也在失望之際,一聲號召,門徒都跟隨他重操舊業─ ─ 打魚去。但是,那一夜並沒有打著什麼,主來了,問他們說:「你們有吃的沒有?」,他們打了一夜的魚,什麼也沒得著,這是主讓他們走不通。事奉主的人走世界的道路是走不通的。走不通是主愛你,走得通是主不愛你。感謝主,在他們勞碌終夜以後,他們看見主為他們預備的炭火與魚。炭火是什麼?是神聖潔的愛,正如以賽亞被炭火潔淨;炭火也是愛仇敵的愛,羅馬書12:20:「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小時候我讀這段聖經,以為將炭火堆在他頭上,是要把他燒死,這與神的話原意相差多遠?炭火是愛仇敵的愛。以利亞喫完喝完天使所預備的餅和水,再度躺下,天使第二次來拍他說:「起來喫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以利亞於是喫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再走前面四十晝夜的路。當人的本相完全顯出,一切天然的力量都到盡頭之時,主的愛應時趕到,扶持、安慰、供應、鼓勵,使我們能重振旗鼓,再接再勵。這就是神的愛,這就叫作復興。請大家再唱「復興的愛火」,但願神的愛火,藉著這詩歌,燒盡我們的驕傲、灰火、軟弱、冷淡、退後,鼓舞我們再往前去,阿們!
(講於一九七二年三月十日上午查經聚會,黎徐曼妙記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