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等候父所應許的

等候父所應許的 ─ 吴勇著

等候父所應許的
─ 主後一九六五年二月四日晚、地方教會退修會,吳勇弟兄講「聖靈」之二─
壹、安息的需要與獲得
我們要看幾處聖經。請先翻開使徒行傳,看第1:4-5節,然後跳到第八節。這是我們昨晚所唸的,今天晚上仍要再唸一遍,現在就請大家同聲來唸:
「耶穌和他們聚集的時候,囑咐他們說,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應許的,就是你們聽見我說過的。約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徒1:4-5)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
我昨晚的題目,取自使徒行傳第19章,講到「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今晚的題目,取自同卷1:4節,「等候父所應許的」。
請再看腓立比書第4:13節:「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我們要把這一節聖經,唸進去。
最後還有一處聖經,這是我今晚開始要講的,在馬太福音第11:29節,現在請大家一起唸:
「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
在這一節聖經裏,有幾個詞語,我們要加以思想。一個詞語是「安息」,一個詞語是「這樣」。
我再來唸一遍給各位聽。這節聖經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
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這樣」一詞很重要,「這樣」又是什麼樣呢?這樣,「你們心裏就
必得安息」。
我剛才給各位看的幾處聖經,一處在徒1:4那裏說:「要等候父所應許的。」父應許我們什
麼呢?父應許我們,聖靈降臨在我們身上,我們就必得著能力。在這裏,講到一個能力。為什麼
我們需要能力呢?因為我們今天有一個功課擺在面前,就是要學主的樣式,和負主的軛。如果我
們沒有一個能力,這個樣式,我們學不來,這個軛,我們也負不來。所以腓立比書告訴我們:「我
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靠著祂給我們的能力,我們凡事都能─ ─ 要學、我也能,
要負、我也能。
我們剛才所唸過的聖經,曾提到「你們心裏就必得安息」,這「必得」,就是「一定可享安
息」。我們今天晚上在這裏,每個人的心中有沒有安息呢?
「安息」一詞到底怎樣解釋呢?羅馬書第七章裏告訴我們,我們心裏並沒有安息。怎麼沒有安息呢?
「……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7:18-19) 這就是沒有安息。所以保羅會說:「我真是苦阿!」(羅7:24)什麼叫做安息?「安息」的意思,就是立志為善,由得我,行出來也由得我。「安息」的意思,也就是我所不願意的惡,我能夠不作,我所願意的善,我能夠作。
我們剛才唸到「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我們心裏,今天有沒有安息呢?如果還沒有得享安息,又怎樣才能得享安息呢?那一節聖經說:「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這樣,又是什麼樣呢?從這節的前半段,主告訴我們,學主的樣式,負主的軛,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們蒙召了,得救了,我們今天學主的樣式,要負主的軛。如果主的樣式,我們可以學得來,我們就有安息。如果主的軛,我們可以負得起,我們就有安息。
在馬太福音第十一章,主的樣式是講到主的生活,主的軛是講到主的工作。所以我們今天學主的樣式,就是學主的生活,我們負主的軛,就是負主的工作。
我們要學主的生活。主的生活,又是什麼生活呢?你從同章裏面看見,主在世時,被親愛的人誤會,他能受得了。那見證主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的施洗約翰,當他在監裏時,曾差人來問主說:「那將要來的是你麼?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太11:3)約翰對主有誤會,主所愛的人雖誤會他,主所器重的人雖誤會他,但他能受得住。主的工作是一種什麼工作?他當時在哥拉汎、伯賽大的地方傳福音,儘管沒有人悔改,他的工作沒有果效,他的工作好像失敗,可是他對這種工作沒有果效,卻能夠不灰心。
所以主告訴我們說,我們要學主的樣式,就是學主的生活,我們要負主的軛,就是要負主的工作。可是弟兄姊妹,主的樣式。你如果學了,你才能夠安息,主的軛,你負了,你才能夠安息。那末我們今天,對主的樣式,我們學了沒有?我們外面是學了,裏面卻沒有學。所以有時候,我們看見外面是謙卑的,可是裏面還是驕傲的,我們外面是溫柔的,可是裏面實際還是暴燥的。所以很多人,他自以為已經學了,其實他外面學了,裏面並沒有學。你怎麼知道呢?只要碰一碰,就知道了。還有,主的軛、我們負了沒有呢?我們負是負了,但是負得很吃力,負得非常沉重。所以主告訴我們說:「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安息。」「這樣」是什麼樣式?「這樣」,就是學主的樣式、學得來,負主的軛、負得來,這樣,你就有安息。如果對主的樣式,你學不來,對主的軛,你負不來,你就沒有安息。
那末,主的樣式,我怎麼能學得來呢?主的軛,我怎麼能負得來呢?保羅告訴我們一件事: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這就是說,靠著那一個能力,主的樣式,我們可以學得來,主的軛、我們可以負得來。如果沒有那個能力,主的樣式,我們學不來,主的軛、我們負不來。這又為什麼呢?原來我們裏面有一個律,在和我們反對。這就是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所說的,我們肢體中有一個律在和我們反對,叫我們要學也學不來,叫我們要負也負不來。這個律一直在和我們反對,不斷和我們反對。這個律就如地心吸力一般。我們都知道地心吸力是一個律,它一直把我們往下吸,往下拉,你若用身體的力量來抵抗,你一定要失敗。好像說,你的手這樣伸出著,地心吸力一直把你往下吸,往下拉,它不但每一小時在吸在拉,而且每一分鐘在吸在拉。你如果靠著你身體的能力,也許一小時,你受得了,兩小時,你仍還受得了,三個小時,你就有一點覺得受不了,四個小時,你就覺得完全受不了,因它一直在吸,一直在拉。我們也是一樣。我們在學主的樣式,負主的軛,但是我肢體中有個律,一直在對我反對,不斷地反對。如果我靠著我意志的力量,或者靠著我才幹的力量,我一定失敗。所以我們需要一個能力,使我們去學主的樣式,使我們去負主的軛。這個能力,斷斷不是地上的能力─ ─ 那種從才幹來的能力,或者那種從意志來的能力。那末這個能力是什麼能力?乃是從天上的能力。有一個天上來的能力,叫我們對主的樣式,可以學得來,叫我們對主的軛,也能夠負起來。靠我們自己的能力,對主的樣式,我們學不來,對主的軛,我們照樣也是負不來。可是保羅告訴我們,靠著那加給力量的,我們凡事都能作。主又將加給我們什麼能力?主應許賞給我們這能力,就是等候父所應許的─ ─ 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這個能力,不是人的能力,這能力是神的能力,這個能力不是從地上來的能力,這個能力乃是從天上降下來的能力。
貳、聖靈供給我們兩種能力
主僕叼雷先生說過這樣的話:「一個基督徒,不是靠著天賦的優越來生活。一個基督徒,也不是靠著天然的才能來工作。」既然不是靠著天賦的優越來生活,也不是靠著天然的才能來工作,我們又靠著什麼呢?我們乃是靠著祂的能力來生活,靠著祂的能力來工作。所以保羅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不但主的生活,我能學,主的工作,我也能負。
所以這天上來的能力,由聖靈降臨在身上而得的能力,有兩種功效。一種功效,就是生活的能力。另一種功效,就是工作的能力。聖靈供給我們這兩種能力,我們就可學主的生活,負主的工作。
一、生活的能力
1.得勝的能力
舊約有三卷書(拿鴻書、哈巴谷書、俄巴底亞書),講到雅各家有三個仇敵。拿鴻書講到雅各家的仇敵是亞述,哈巴谷書講到雅各家的仇敵是巴比倫,俄巴底亞書講到雅各家的仇敵是以東。
所以雅各家有三個仇敵,一個就是亞述,一個就是巴比倫,一個就是以東。這三個仇敵,不是亞述最可怕,也不是巴比倫最可怕,乃是以東最可怕。以東是誰呢?以東是以掃的後裔。以掃是誰呢?以掃是雅各最近的親戚,因為他們兩個是雙胞胎,同時在一個母腹裏生出來的。
一個基督徒也有三個仇敵,一個仇敵是罪惡,一個仇敵是世界,還有一個仇敵就是肉體。這個罪惡是可怕,這個世界也可怕,但有一個仇敵,比罪惡更可怕,比世界更可怕,那就是肉體。這個以東是雅各家的最近親。我們的最近親不是父母,不是妻子,也不是兒女,我們的最近親,就是我們這個肉體,就是自己。你看,肉體和自己有什麼可怕呢?以掃和雅各間被生出來以後,他們兩兄弟就相爭。肉體和自己有一件事發生,就是相爭。你今天看見,社會上充滿了相爭。我在這裏要問一句,今天的教會裏有沒有相爭呢?社會上人士的相爭,是用口舌,用拳頭,但教會不能,因為,用這些相爭,未免太野蠻了,也太難看了。所以社會可用口舌和拳頭相爭,教會卻不能用這些相爭,因而轉到用心頭去相爭,而且直爭到我對你不舒服,你對我不痛快。你看,這個肉體,這個自己,叫聖靈擔憂,叫撒但稱快。明知道肉體存在,自己存在,叫聖靈擔憂,叫撒但稱快,但我們沒有能力得勝它。如果有能力得勝它,教會的配搭事奉自然就沒有問題,只因沒有能力得勝它,所以配搭事奉才有問題。
就以掃而論,他有一天打獵同來,累昏了,口中又渴,看見雅各在那裏熬紅豆湯,他就求他兄弟給他喝。雅各非常小氣,他要以掃把長子的名分賣給他。以掃說他將要死,這長子的名分於他有甚麼益處呢?他就把長子的名份,和他的弟兄換紅豆湯喝。你在這裏看見什麼?以掃面臨到揀選,紅豆湯與長子名份。以掃這個肉體,揀選了紅豆湯,寧可出賣他長子的名份。他選選了地上的好處,寧可出賣天上的好處。我們也是一樣。我們肉體在那裏,當面臨到由我們揀選的時候,我們也可能把天上永遠的好處出賣,把地上暫時的好處,反而揀選了。所以你在這裏可以看見,這個肉體是多麼可惡,這個自己是多麼可恨,但你明知它可惡可恨,你卻沒有一個力量能對付它,剷除它,得勝它。
所以聖靈降給我們的能力,是一個得勝的能力,叫我們勝過肉體,勝過自己,使我們能學主的樣式,能負主的軛。
2.愛的能力
這一個能力,是一個愛的能力。我們常常講愛,教會裏也最需要愛,同時在講台上釋放愛的信息之機會也最多。但是愛的現象到底是什麼呢?這個愛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這並不是說,人家有缺乏,我們只是用金錢物質去幫補,如果愛的現象,只是人有缺乏,我們用金錢物質去幫補,那末世界上的人也能這樣作。那末愛的現象是什麼呢?愛的現象也並不是說,人有傷心,我們拿話語去安慰,若僅是如此,那末世上的好朋友也能夠這樣作。那末愛的現象到底是什麼呢?請大家聽我來唸一節聖經:「那許多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人說,他的東西有一樣是自己的,大家都是公用的。」(徒4:32)
這是五旬節以後,那些信的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一個說他的東西是自己的。你把這節聖經深入透視去看,就是說「沒有自己」。所以愛的現象是什麼呢?一個人被聖靈充滿,就是被神的愛充滿。因為聖靈把神的愛澆灌在我們裏面。既然把愛澆灌在我們裏面,這個愛有一個力量,能夠把自己完全化掉。因為把自己化了,所以能和別人合而為一。因為自己化了,所以我們就能夠和別人合得來。如果不把自己化了,我們和別人就合不來。
「驕傲」這一個詞語怎樣解釋?就是「自己」。一個人有自己,他當然就有驕傲。一個人有驕傲,他常常在看別人怎樣在看他,對他怎樣看法。如果有人對他看不起,他就生氣,縱或不生氣,他也會流淚,因為他覺得別人對他沒有認識。所以你在這裏看,愛是什麼,愛就是把自己化掉,把自己完全都化了。因為把自己化了,所以大家能夠凡物公用,大家能夠合在一起。
我們今天看見,主的身體是一個殘缺的身體。因為人的自己不化,主的身體就有殘缺。這個身體有殘缺,主就要嚐到殘缺的痛苦。身體殘缺,這是一種痛苦,所以主今天在地上,祂嚐受到身體殘缺的痛苦。為什麼呢?因為祂有話,沒有口去說;因為祂有事,沒有手去做;因為祂有思想,沒有肢體去表達。所以主今天在教會裏面,嚐受到身體殘缺的痛苦。人不能合一,肢體就殘缺,肢體一殘缺,主就痛苦。
我們看見五旬節時候的教會,因為主的身體沒有殘缺,各種恩賜是那樣的全備,表達得非常完整。今天教會,主的身體殘缺,所以恩賜也是那樣的殘缺。但願聖靈充滿在我們身上,把愛的能力充滿在我們身上,把自己化了,使主的身體不殘缺,俾使各種恩賜都能運用出來。
二、工作的能力
聖靈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有工作的能力。這工作的能力,就自己言,是受苦的能力,對別人言,是感動的能力,此外還有超自然的能力,叫別人信服。
1.受苦的能力
工作的能力,就自己方面說,是一種受苦的能力。
可是弟兄姊妹,請不要誤會,受苦有兩種。一種苦難是從罪而來的。你看,參孫後來的光景,被非利士人將他拿住,剜了他的眼睛,被帶到迦薩,用銅鍊拘索他,關在監裏推磨,以後在非利士人的首領聚集、為他們的偶像獻祭宴樂時,把他從監裏提出來,當眾戲弄侮辱,他是多麼的受苦,這些受苦都是從罪來的。所以我們在這裏看見,苦難有一種是從罪來的。如果一個人因為犯罪的原故受苦,那是神用苦難來管教他,對付他,制服他。其實一個人犯罪,神在起初時候的管教,不是用苦難,而是用話語,就如世上的父母,對兒女們的犯罪,一起頭並不就用鞭子,乃是用言語。惟獨在言語的勸導不見功效,然後才改用鞭子。神對我們也是一樣。我們如果犯了罪,神開頭只是用言語對待我們,如果這個言語不見功效,然後祂才用管教。為著我們驕傲、硬心和抵抗,所以才用苦難來管教。神管教我們的目的,就是叫我們謙卑下來,俯伏下來。這種從犯罪而來的苦難,這種為著管教而被神使用的苦難,神並不要我們去忍受。因為你對這樣的苦難愈忍受,心就愈剛硬,也愈麻木,直至麻木到不可救藥。所以對這種苦難,神不要我們去忍受。
那末,神要我們忍受什麼苦難呢?有一種苦難是從撒但來的。你看,那一種苦難係從撒但來的呢?就如五旬節以後,使徒們,火熱起來傳福音,建立教會,於是撒但就聳動當時耶路撒冷的公會來逼迫他們,也慫動當時的官府來逮捕他們,可是聖經記載著,他們心裏歡喜,因被算為主名受逼迫。當保羅在路司得城裏醫治了一個生來是瘸腿的,叫那人跳起來行走,並對那裏的眾人傳福音時,撒但慫動那些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的猶太人,挑唆眾人,用石頭打保羅,直打到以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門徒正圍著他,他就起來,走進城去。第二天,仍同巴拿巴往特庇去,對那城裏的人傳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門徒,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堅固門徒的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他們怎能經歷這麼許多艱難,忍受這麼許多苦難呢?原來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就有一種能力,在工作受苦的時候,能夠忍受得住。
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約翰進到主耶穌面前,求主賜他們在他的榮耀裏,一個坐在他右邊,一個坐在他左邊。主怎麼說呢?主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麼?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麼?」主耶穌這句話,意思就是說,你們要得著這個冠冕,你們必要受這個苦楚,若是你沒有受苦楚,你就不能得冠冕,所以主問他們能麼?他們怎麼回答?他們說:「我們能。」於是主就告訴他們說:「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主問雅各約翰能不能時,他們回答說能,以後他們到底能不能呢?以後他們真的能。在什麼情況下,他們能呢?當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能。在五旬節以後,他們實在是能。所以從事主的工作,我們實在需要一個忍受苦難的能力。今天下午「配搭事奉」這堂專題交通中,有一位弟兄說,我們需要眼淚,這眼淚就是裏面的苦楚,因為在主的工場上,有時人不理解你,有時人冷落你,有時人誤會你,有時人毀謗你,如果你沒有一個忍受的能力,你一定會灰心喪膽,難免不中途變節。所以我們今天需要一個能忍受苦難的能力。
2.感動的能力
至於工作上,對人而言,需要一個感動的能力。你看,五旬節的時候,使徒們把主的道釋放出來,眾人聽見他們證道,就覺得扎心。「扎心」是什麼?這就是對人感動的能力。我們今天實在需要一個感動的能力,能夠把人感動,叫他願意從罪裏面出來,叫他願意從世界分開;能夠把人感動,叫他願意和人和睦,能夠把人感動,叫他樂願把他自己完全奉獻。這是什麼?這是一個感動的能力。這感動的能力,不是口才,也不是辯才,當時彼得等那批漁夫,他們什麼才幹都沒有,但他們只有著一個感動的能力。所以今天我們需要感動的能力,把有罪的人,感動他從罪裏出來,把貪愛世界的人,感動他從世界分開;把一個和人有懷恨的人,感動他去和人和睦;把一個自己掌權的人,感動他完全奉獻,這需要感動的能力。
3.超自然的能力
此外,我們在工作上,還需要一個超自然的能力。你看,在五旬節的時候,彼得約翰上聖殿去,在門口有一個生來瘸腿的請求他們賙濟。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於是拉著他的右手,扶他起來,他的腳和踝子骨,立刻健壯了,並就跳起來,站著,又行走,同他們進了殿,走著,跳著,讚美神。這是一個超自然的能力。保羅和西拉被關在監牢裏,半夜裏起來禱告唱詩讀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這是一個超自然的能力。
今天的教會,失掉了這超自然的能力。這不是說,這超自然的能力,這神蹟奇事的時代已經過去,原因是人的不信。今天人只信神只能夠做人理智所能想到範圍內的事,我們人不信神也能做人理智範圍以外的事。所以我們今天的教會,能夠給人用理智去分析,如果今天的教會僅能給人用理智去分析,今天的教會沒有什麼希奇。今天的教會需要給人,叫那一些有學間的人,用理智沒有辦法分析,這才希奇。所以我們今天需要什麼?我們今天需要一個感動的能力,一個超自然的能力,不但用神的話叫人佩服,我們也應當有超自然的事叫人信服。
在國外證道時,有一醫學家忽跑了過來,抓住我的手,淚一直流,他對我講一件事:「請你為我禱告,求神赦免我這種不信的罪。」我很奇怪,問他說:「你不信什麼呢?」他說:「我只相信神只能夠作人理智範圍以內的事,我不能夠相信神能夠作人理智範圍以外的事。所以你要為我禱告。」他是一位癌症專科醫生,他那一天看見了神把我醫治,按著他的觀察與判斷,知道神在我身上行了一件奇事,致使他信服。所以我們今天需要什麼?我們今天不但需要用道去叫人信服,我們也應當用著超自然的事,能夠叫人信服。我們需要這樣的能力。
所以我們,主的樣式、主的生活,我們學不來,只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主的軛、主的工作,我們負不起,也只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如果我們得著這個能力,對主的樣式、主的生活,我們就可以學得來,對主的軛、主的工作,我們照樣也能夠負得起。這個能力,給我們可以得勝我們的肉體,給我們有愛心能夠把自己完全化去;給我們在工作上遭遇苦難的時候能夠忍受得住;給我們有感動的能力,叫人可以從罪從世界裏能夠完全分開來;也給我們發生超自然的奇事,能夠叫人的理智分析不出,因而信服。我們需要這個能力。我們有了這個能力,主的樣式才能夠學得好;主的軛,才能夠負得起來,我們的心裏才得享受安息。今天我們亟需這個能力。
參、主的應許
我相信我們今晚在這裏的,每一個都急需這個能力。我去年在這個地方提到某西差會的神學院,向他們已畢業出去作傳道人的神學生發一封調查信,問他們當前最需要的是什麼。他們的答覆,不是組織的方法,也不是講章的編排法,他們的答覆,乃是需要一個能力。我們今天的光景也是一樣,急需一個能力。
去年此時,我在這裏講過一堂「血的奉獻」。(請參看信息月刊第一一四期「該隱與亞伯」一文)血的奉獻是什麼?血的奉獻,就是經過死的奉獻。就如該隱的奉獻是沒有血的奉獻,沒有經過死的奉獻,神不收納。神要亞伯的奉獻,因為他的奉獻是血的奉獻,經過死的奉獻。眾弟兄姊妹被神的話所光照,很多人看見自己原先的奉獻只是沒有血的奉獻,沒有經過死的奉獻,不被神所收納,因而再一次流淚悔改,當主發出呼召時,紛紛毫不遲疑地起立,願作帶血的奉獻,死的奉獻,重行擺上,奉獻給主,使主的心得到滿足。但是弟兄姊妹,我們今年又來到這裏的時候,在你我的心靈裏清楚地看見一件事,就是這個「我」實在死不了。去年來的時候,「我」是一個活的,我今年來的時候,這個「我」並沒有死去,還是活的。所以我們現在需要一件什麼?我們真是需要一個能力。
這個能力是什麼?就是主所應許的。就是主在復活以後,升天以前所囑咐並應許門徒的:「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應許的,就是聽見我說過的。約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但聖靈降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所以這個能力是一個應許。在舊約,也曾有過這樣應許。約珥書上曾說:「以後,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珥2:28-29)。在新約裏,當主的先鋒─ ─ 施洗的約翰來為主耶穌開路的時候,他曾經作見證說:「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太3:11)約翰曾作這樣應許,講到主的工作。等到主耶穌基督來的時候,他也親自應許說:「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耶穌這話是指著信他的人,要受聖靈說的。」(約7:38-39)
我們都知道,凡是神的應許,沒有不應驗的。神在亞伯拉罕一百歲他的妻子撒拉九十歲的時候,曾應許賜福給他,給他生一個兒子,到了神所說的日期,這應許就應驗,給亞伯拉罕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撒。猶太人下埃及,寄居外邦,那裏的人叫他們作奴僕,苦待他們,神應許他們在那裏受苦四百年,四百年期滿的日子,這應許就應驗,他們被神親自領出埃及,進入迦南應許之地。神會藉著先知所說的話應許:「……必有童女懷孕生子,」(賽7:14)到了神定規的日子,這應許就應驗,童女馬利亞就從聖靈懷了孕,主耶穌道成肉身,降世為人,完成了全備的救恩。在這裏實在給我們看見,凡是神的應許,沒有不應驗的。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曾作了一個見證:「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著祂也都是實在的,叫神因我們得榮耀」。(林後1:20)
神的應許,無論多少,都是實在的。今天我們沒有得,就是因為我們沒有信。如果我們信,我們一定要這樣得。所以我們在這裏看見,能力是什麼,能力就是神的應許。既是神的應許,無論多少,都是是的,都是阿門的,而且都是實在的。祂的應許,一定要成就。那末,弟兄姊妹,施洗約翰所作的見證,那在他以後來的,指主耶穌說,要用聖靈和火施洗。等主耶穌來了以後,他在世時有沒有將這應許成就呢?這個應許並沒有就成就。這是為什麼呢?請聽主耶穌自己的解釋:「現今我往差我來的父那裏去,……我去是與你們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裏來。我若去,就差祂來。」(約16:6-7)等主耶穌升天以後,就在五旬節的時候,這應許就應驗了。
弟兄姊妹,現在有很多神學家認為,五旬節時這應許的應驗,是實在的,施洗約翰怎樣地預言,主耶穌怎樣應許,五旬節時就怎樣地應驗,可是五旬節已應驗了以後,這事就已過去了,此後不復再存在了。果真是如他們所說的嗎?我們給各位看一處聖經:「彼得說,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徒2:38-39) 按著這節聖經,這應許給他們和他們的兒女,就是給他們這一代,以至於後代,時代沒有限制。這應許是給他們在近處的,也給一切在遠方的,地域沒有限制。這應許是給主我們神所召來的,不但是給一些特別被揀選的,也給所有凡是被寶血所買,所有凡被祂恩召的。所以弟兄姊妹,聖靈的洗這件事,在這裏清清楚楚地被我們看見,並沒有成為過去。從前他們得著這個應許、這個能力,我們今天也照樣可以得著這個應許、這個能力。
弟兄姊妹,我們在這裏應有這樣的看見,我們要學主的樣式,這個模式是屬靈的樣式,不是屬個體的能力所能學得來的。我們要負主的軛,這個軛是屬靈的軛,也不是屬肉體的能力所能負得起的。既然肉體的能力,學不來主的樣式,負不起主的軛,那末我們又怎樣辦呢?保羅告訴說們:「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所以祂應許給我們這個能力。
肆、等候父所應許的
一、用「等候」求取用這應許
既然有這麼一個能力,能夠叫我們學主的樣式。負主的軛,我們又怎麼去得著這個能力,就是怎麼得著這個應許呢?主告訴我們說:「……要等候父所應許的」。昨晚我用兩個字,就是「幫助」,今晚我用兩個字,就是「等候」。
有人這樣思想,當耶穌還沒有升天,聖靈還沒有降下,那個時候需要等候,如今耶穌早已升天,聖靈早已降下,我們為什麼還要等侯呢?那一個時候,他們在等候。今天的等候,是主在等候我們把器皿預備好,好讓聖靈可以充滿在我們裏面。所以今天主在等候我們。祂在等候我們做些什麼事呢?
1.等候我們認識自己
你看,彼得這個人常說錯誤的話。有一次,主耶穌才指示門徒,他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彼得就拉著他,勸他說:「主阿,萬不可如此,這事必不臨到你身上。」耶穌轉過來,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在這裏看見什麼呢?看見他說錯話。他不但說錯了話,也作錯了事。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以後,和門徒出去,過了汲淪溪,去進入那裏的一個園子,這時賣耶穌的猶大帶人來抓主,彼得就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他就這樣作錯了事。這個彼得不但會說錯話,他而且會作錯事。我們也是一樣,今天常常會說錯話,作錯事。原因就是有著「自己」。因為我們這個人滿了自己,話就常說錯,事就常會作錯。我們把話說錯,把事作錯,不但對神的工作沒有幫助,而且對神的工作多有破壞,不但不能榮耀主,而且使主的名受到虧損羞辱。所以神在等候我們認識自己。
摩西被召後,為什麼神要叫他在曠野裏過上四十年,這個時間不是太浪費嗎?在我們人看起來,真是沒有道理。其實不是沒有道理,神用四十年來教育摩西一件事,就是教育他認識自己。認識自己這一功課,不是一年兩年所能成就,摩西化了四十年才把自己的本相完全認識清楚。等他認識了自己,神才能使用他。
彼得也是一樣。主耶穌復活了以後,問彼得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這個「愛」字是阿格裴(Agapeh神性的愛),彼得的答覆,不敢用那個愛字,只用皮羅一字(Philop,人性的愛 ) 。
為什麼原故呢?彼得已認識了自己。從前他這個人很自信、自誇、自傲,他覺得和主同死,他也願意,但到他認識了自己以後,他真知道了他這個人不能用主的愛來愛主,他認識了他自己,他才知道這個人完全充滿了自己。
神在等候我們認識自己,覺得因為罪、叫神的心傷痛,因為罪、叫魔鬼在心中作了王,所以為罪憂傷痛哭,急不及待地要從罪裏面出來。也叫我們覺得因為貪愛世界,所以不愛神,致使世界侵佔了神在我們心中的地位。所以為不愛神的原故,覺得羞恥難過,巴不得趕緊把世界推出去,把神接進來。也叫我們覺得對人有懷恨,與人靈裏不通,這等於與撒但同工來毀壞基督的身體。所以為這懷恨的原故,巴不得趕緊去找他,求他的饒恕,要與他和睦。也叫我們覺得,祂既用重價買了我們,祂就應在我們身上有完全的權柄。事實是如此,祂在我們身上不是沒有權柄,就是沒有完全的權柄,因為我們對祂的吩咐不是不行,就是不完全行,所以為這侵犯主權的原故不安,願意馬上把身體的主權交在祂的手裏,完全聽祂的吩咐,順從祂的指揮。
神在等候我們認識這個自己。我們認識了自己,才有一個心願放下自己,神然後才給你一個能力,讓你去對付自己。
2.等候我們除去污穢
我們求聖靈的洗、求聖靈充滿,但是希奇得很,有許多時候我們跪在那裏求,仍然沒有得著,你應當怎樣辦呢?應當求問主。聖經明明告訴我們說,你不但要求,而且應該問。「你既然這樣說,事情為什麼不這樣成就呢?」你向神求問,神一定會告訴你。好像艾城一役,以色列人戰敗以後,約書亞便撕裂衣服,俯伏在地求問神:「主耶和華阿,你為甚麼竟領這百姓過約但河,將我們交在亞摩利人的手中,使我們滅亡呢?……」神就一定告訴他,把以色列人犯了罪,違背了祂所吩咐他們的約,亞干取了那當滅的物,並把那當滅的放在他們的家具裏,指給他看。我們既然求了,為什麼得不著,只要向神求問,神就將原因指給我們看。當你我求問神,神一定會將原因指給你我看。使徒行傳有一節經文:「……神賜給順從之人的聖靈,也為這事作見證」(徒5:32),什麼叫作順從呢?在你求問神以後,神既然將原因指給你看,有罪,你就應當對付,和人不和睦,你就趕緊去和人和好,……你有什麼光景,一切攔阻你受聖靈的原因,讓神給你光照出來以後,你就順從起而對付,把一切諸攔阻完全挪開,神一定將聖靈充滿你。
3.等候我們同心合意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133:1)美到什麼程度?美到「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霖降在錫安山。……」還是為著全教會說的,神在等候我們同心合意。我們同心合意,神的靈就降下來,如果教會弟兄姊妹不能同心合意,對受聖靈是個莫大的障礙。今天教會本身,我覺得最嚴重的問題,還是在這裏。
二、他們用十天禱告
主復活以後,升天以前,和門徒聚集的時候,吩咐他們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應許的,他們就化了十天功夫,在馬可樓上聚集禱告。為什麼用十天功夫禱告呢?十是人的完全之數,十天的禱告,就是在我們人這方面,神叫我們人盡上人所應盡的完全責任。有些事,人沒有責任,完全是神的責任。可是有一些事情,人的方面也有應盡的責任。譬如等候父的應許這件事,人這方面應盡的責任,就是用十天來預備。預備些什麼?罪沒有對付的,我們要去對付清楚。自己沒有認識清楚的,求神光照,叫我對自己能夠認識清楚。和人之間有著問題的,我們趕緊把它除去,趕緊把它解決。當時的門徒曾用十天禱告。十天的禱告,是說一天得不著,他們第二天繼續,第二天得不著,第三天再繼續……他們一直禱告到第十天得著父所應許的,受聖靈的洗,被聖靈充滿。他們和雅博渡口的雅各一樣,抓住神的應許不放,一定要神祝福。神是一個賜福的神。神既是一個賜福的神,祂既說要賜福,我就抓住祂,祂不祝福,我就抓住不放。我們人人應當有這樣一個心志,這樣一個心情。如果我們不蒙祝福,我們沒有得著,我們就不放開。就好像慕迪一樣,當他要出來作工時,深感委實沒有力量,他就求告神說:「神阿,你如果今天不用聖靈洗我,如果都今天不將聖靈充滿我,你就叫我今天死!」這是慕迪情詞懇切的求。結果他當天就被聖靈澆灌,當天就被聖靈充滿,以後他就被神大大使用,成為一個作聖靈出口的器皿。
結論
弟兄姊妹,我們今天在學主的樣式,負主的軛。可是我們今天每一個基督徒在學主的樣式,負主的軛,沒有一個不覺得學不來、負不起的。既然學也學不來,負也負不起,心裏就沒有安息。為什麼呢?主這樣吩咐我們要學主的樣式,負主的軛,結果我怎麼學也學不來,怎麼負也負不起,心中怎有安息呢?造成學也學不來,負也負不起的原因何在呢?就因用自己的力量,我經不起那個律的反對,因而我學不來主的樣式,負不起主的軛。但是感謝主,保羅按著他的經歷給我們見證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既然凡事都能作,就是沒有一件事不能作。無論是生活,無論是工作,我們都能學,都能負,好叫我們心裏享受安息。
所以弟兄姊妹,我想,我們今天很多人對受聖靈都有這樣一個渴慕,我們很多人心靈裏面都有一個我們現況不滿足的感覺,對現在靈命的光景不能滿足,對現在教會屬靈的光景不能滿足。儘管我們不願意這種光景長此下去,但是我們要起來作些什麼,又委實沒有力量。所以求主,給我們看見我們現在的一個實在光景。使徒時代之所以有那一種興旺的光景,就只因為他們得著那從上面來的聖靈能力。我們如果要轉進到使徒時代的興旺光景,我們也是需要這樣一個從上面來的聖靈能力。這是父的應許,我們理應早就得著。我們的沒有得著,原因就在我們的不信。如果我們信,我們一定得著。所以今天的問題在那裏呢?這應許是要我們每個信徒得的,這應許不是只給一部份信徒得的。今天下午有一位弟兄對我說,這一個應許怕只是給站講台作主出口的弟兄姊妹得的,這是錯了,聖經明明告訴我們說:「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徒2:39)凡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被祂用寶血重價所買,被祂恩所召之神的兒女,都有這一個權利能夠支用並領受這個應許。所以求主今天叫我能夠如鹿渴慕溪水一般地渴慕,但願主今晚把祂的話擺在我們的跟前,好叫我們起來渴慕追求。
(姚同樾記錄,原稿載於信息月刊第一二三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