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聖靈的工作

等候父所應許的 ─ 吴勇著。

聖靈的工作
一九七二年三月十二日晚在臺灣北部基督徒奮興大會證道
證道前,大會所唱的詩歌
讀經:「耶和華的靈,降在我身上,耶和華藉祂的靈帶我出去,將我放在平原中,這平原遍滿骸骨。我從骸骨的四圍經過,誰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極其枯乾。祂對我說,人子阿,這些骸骨能復活麼。我說,主耶和華阿,你是知道的。祂又對我說,你向這些骸骨發豫言說,枯乾的骸骨阿,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我必給你們加上筋,使你們長肉,又將皮遮蔽你們,使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你們便知道我是耶和華。於是我遵命說豫言。正說豫言的時候,不料有響聲、有地震,骨與骨互相聯絡。我觀看,見骸骨上有筋,也長了肉,又有皮遮掩其上,只是還沒有氣息。主對我說,人子阿,你要發豫言,向風發豫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氣息阿,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於是我遵命說豫言,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主對我說,人子阿,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他們說,我們的骨頭枯乾了,我們的指望失了,我們滅絕淨盡了。所以你要發豫言,對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民哪,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我的民哪,我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我將你們安置在本地,你們就知道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成就了。這是耶和華說的」(結37:1-14)
「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它。」(太16:18)
「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
前言
感謝主,給我們召開了這次臺灣北部基督徒奮興大會,會前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獻上禁食禱告與通霄禱告,所以神藉著這次聚會,給眾人沐受神的恩典。
剛纔我第一處給各位唸的聖經,是在以西結書第卅七章,在那裡有一些名詞,例如講到「骸骨」,講到「氣息」,其中最要緊的是講到「軍隊」,因為我今晚最主要的是傳講「軍隊」的信息。
第二處所唸的聖經是在馬太福音第十六章,這裡講到「教會」,神要把祂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主耶穌基督)上,這是聖經中首次提到「教會」這個名詞。接下去又提到一個名詞,那就是「陰間的權柄」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教會。
第三處所唸的聖經是在以弗所書,這裡講到我們有一個敵人,這敵人就是空中屬靈氣的惡魔。
壹、處在一個厲害的爭戰時代
今天晚上,我在這裡所要給眾弟兄姊妹所傳講的信息,主要的是講到「軍隊」。因為在以西結書第卅七章裡講到骸骨,骨與骨互相聯絡,以後骨上長筋,也長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只是還沒有氣息。等到氣息從風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氣息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這極大的軍隊之建立,其目的就是為著爭戰。神在今天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我們今天處在一個厲害的爭戰的時代。爭戰需要軍隊,極大的軍隊就是為著厲害的爭戰,這是在聖經中啟示我們的。
論到爭戰,主耶穌基督在馬太福音第十六章首次提到教會時,同時就提到陰間的權柄。這就是說,教會一建立,立即就遭遇陰間權柄的敵對,也就是說,教會一開始,就處在爭戰的局面。這爭戰的敵對是陰間的權柄,這陰間的權柄又代表什麼呢?在以弗所書第六章裡告訴我們,那是惡魔─ ─ 「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6:12)
論到這惡魔,在創世記裡用「蛇」來描述,在啟示錄裡又用「龍」來描述。舊約裡面講到惡魔,用蛇來描述,蛇是厲害。新約裡面講到惡魔,用龍來描述,龍比蛇更厲害。你就看見,早先年代的撒但是厲害,末後年代的撒但更是厲害。早先年代的撒但攻擊教會已夠厲害,末後年代的撒但攻擊教會更是厲害。所以說,我們今天是處在一個厲害的爭戰時代。
貳、教會所面臨的四種敵對
剛纔已經說過,我們今天是處在一個厲害的爭戰時代。我們現在要進而看看:主耶穌基督在世時,也就是教會剛建立時,所遭遇的是那些敵對?同時我們也要分析這些敵對如何活躍在當前的時代?
主耶穌基督在世時,也就是教會初建立時,面臨著四種敵對─ ─ 一、法利賽人的敵對。二、撒都該人的敵對。三、祭司的敵對。四、文士的敵對。這四種敵對一直持續到今日,當前的教會仍然面臨著這四種敵對,而且這四種敵對對教會的攻擊日益猛烈,所以這爭戰也是日益猛烈、日益厲害。
一、法利賽人的敵對
主耶穌基督在世時,就是教會初起時,首先面臨法利賽人的敵對。法利賽人到底是指什麼?
今日教會是否仍面臨這種敵對呢?請大家先看兩處經文。「凡他們(法利賽人)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太23:3)。「他們(法利賽人)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太23:5)
在這裡你就看見法利賽人的兩個主要特徵,第一就是「能說不能行」,第二就是「他們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用一句話說,他們所說所行,都是屬於口頭的,不是在生活上活出來的,因而僅在口頭上屬靈,生活上並不屬靈。所謂屬靈,就是指屬耶穌的。凡屬耶穌的,就是屬靈,凡不屬耶穌的就不屬靈。何謂屬耶穌呢?主耶穌是聖潔的,有愛心,溫柔謙卑,屬耶穌的人,生活上就要活出主耶穌的聖潔愛心,溫柔謙卑。可是法利賽人,他們口頭上聖潔,生活上不聖潔,口頭上有愛心,生活上沒有愛心,口頭上溫柔謙卑,生活上並不溫柔謙卑,因而他們口頭上屬靈,生活上並不屬靈,這是他們的樣式。
還有呢?法利賽人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例如,主耶穌在世時,曾經說過一句話:「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6:6)這是不是說,我們進入內屋,關上門,纔能禱告,不進入內屋關上門,就不能禱告,關上門能禱告,開著們也能禱告。這裡進入內屋和關上門的正意,是指著「要隱藏」,它的反面就是「喜顯露」。我們看,一個屬靈的人,他喜歡隱藏,一個屬肉體的人,他喜歡顯露。一個屬肉體的人喜歡被人看見,一個屬靈的人也可說不喜歡被人看見。一個屬肉體的人,就是不屬靈,但他要做出屬靈,他就得去「裝」。所以法利賽人就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他們這等所謂屬靈不是活出來的,是做出來的,也就是裝出來的。
弟兄姊妹,你在這裡看見,一個人若僅在口頭上屬靈,生活上沒有屬靈的實際,已經非常醜惡,若是他的屬靈,不是活出來的,完全是假裝出來的屬靈,那真是更加醜惡。今天的教會裡是不是充斥著像這類法利賽人的信徒,能說不能行,口頭上屬靈,生活上沒有屬靈的實際,他們所假裝出來的,要叫人看見呢?無怪乎今日基督教會,不但不叫人羨慕,反而遭人攻擊。當年的法利賽人成為主耶穌的敵對,今日教會中法利賽人式的信徒,豈不也是如此!
二、撒都該人的敵對
主當年在世時,第二種的敵對是撒都該人,這是講到信仰的問題。你看,當年撒都該人有許多不信,他們不信有神,不信有魔,也不信復活。在今日的基督教裡,有一種標榜所謂「理性福音」的,他們竟批評聖經中所講的「神性」與「神蹟」都是不合乎理性,因此,今天基督教中有一種人稱為新派,他們對「神性」不信,對「神蹟」也不信,竟和撒都該人完全一樣。不要去提他們,就是今日我們所謂基要派有純正信仰的,對聖經中的「神性」與「神蹟」都能篤信,但是也有不信的,那就是不信「聖靈的工作」。
你看,在這樣一個厲害的爭戰時代,如果沒有聖靈的工作,我們又能夠作什麼呢?如果沒有聖靈的工作,只有肉體的工作,那肉體的工作不但不能為神作什麼,反而會讓撒但來利用我們的肉體來代他作什麼。你看,人的肉體自大,你就可看見在教會裡面,人在作大,不是主在作大。人的肉體自以為是,自以為是的結果,在教會裡面,只有我的意見是「是」,你的意見就是「不是」,在你方面,你以為你的意見是「是」,我的意見就是「不是」,結果在基督教會裡充滿了相爭,以致彼此力量抵消,那裡還有力量去對撒但爭戰。所以我們看見今天的基督教會混雜著許多撒都該人,憑著他們的理性,不信神性,不信神蹟,就連我們所謂有純正信仰的信徒,也多少有些撒都該人的成份,因為我們中間有很多純正信仰者竟不信「聖靈的工作」。
論到撒都該人,也關乎政治。撒但慣用三種方式來攻擊神的兒女。這三種方式中,有兩種不是絕對的。例如撒但用人的肉體來攻擊神的兒女,那就不是絕對的,因為神的兒女若肯在屬靈的事上,下功夫追求,使裡面的人剛強起來,那肉體對他就無能為力,不能作什麼。所以撒但利用肉體作工具,那不是絕對的。又如撒但慣用外面的世界來攻擊,那也不是絕對的。雖說底馬貪愛世界,竟到帖撒羅尼迦去了,又有多人貪愛世界,竟被世界所迷惑,可是也有神的兒女,世界對他不能迷惑,不能有所作為的。神的兒女只要肯在屬靈的路上追求,認識耶穌基督為至寶,他便能看萬事如糞土,既把萬事看如糞土,世界就對他無能為力。所以世界雖是撒但用來攻擊神兒女的工具之一,但也不是絕對。可是撒但有一種絕對的工具,那就是共產政治。撒但今天用著這種政治的工具,那是絕對的。牠用著肉體作工具,你有辦法能夠勝過牠,牠用著世界作工具,你也有辦法能夠勝過牠,但牠用起這種政治作工具,各位,當年秦始皇焚書坑儒,把書籍燒了,把書生埋了,可是今天在共產地區裡面,我們看見聖經被他們焚燒了,屬靈的書籍也被他們焚燒了,而且把傳道人下在監裡,甚至被殺了,所以在共產地區裡面,我們就發現一件事,人的心中沒有神,沒有盼望,所有禮拜堂改作倉庫,結果不但不能去傳福音,也沒有辦法聚會、敬拜。所以,你從撒都該人,就可看見一種是信仰,一種就是政治。今日共產政治就成為撒但用來抵擋神,和神敵對的一種絕對工具,也是最後的一種工具。
三、祭司的敵對
第三種敵對,就是祭司。祭司是在聖殿裡工作的,這是指宗教方面而言的。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裡有一個非常要緊的禱告,請大家一同翻開來看:「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裡去。聖父阿,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約17:11)
這裡有四個字「合而為一」。這是約翰福音裡所記載主耶穌離世前的重要禱告。合而為一,就是身體的見證。凡生命相同,自能相通,相通就能合而為一,所以這也是生命的見證。請再看一處經文:「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腓2:2)
這節經文就是講到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這就是合而為一。
如果我們有合而為一的心,保羅在此就把主的心表白出來,他說,使主的喜樂可以滿足。為什麼神的兒女合而為一,能使主的心得到這樣的滿足呢?大家請再看一處經文:「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詩113:1-2)
第一節「看哪」,這是快樂的歡呼。為什麼會快樂的歡呼呢?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我們如果合而為一,就在這裡看見神有快樂的歡呼。為什麼神會如此快樂呢?第二節就是講原因:「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這就是說,我們如果合而為一,我們就給主的靈有一條路可以通,有一條路可以流,也就是說,能讓聖靈有一條通路可以流得出來。所以神歡呼而又快樂。因此,神的兒女合而為一,能給主的心快樂滿足。
不但如此,主的禱告中還提到「因你所賜給我的名,……」這名就是指權柄。我們看見使徒彼得和約翰,當年在美門口看見那生來是瘸腿的,他們說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吩咐他起來行走,所以這名就是權柄。再有呢,使徒們看見人的身上被鬼所附,就說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吩咐那鬼出來,這也就是權柄。這個名,就是代表權柄。我們看耶穌的權柄在天上可以通行,祂盼望在地上也能通行。在地上又如何能通行呢?你服祂的權柄,它在地上就能通行,你若不服祂的權柄,它在地上就不能通行。所以教會合而為一,就是表明服基督權柄的記號。可是,弟兄姊妹,今天的教會又是如何的合一呢?這所謂合一並不是在「主名」的底下,乃是會的合一。什麼叫會的合一?我這個會與你這個會是同一個會,我們就能合一,我這個會與你這個會,不是同一個會,我們就不能合一。這叫什麼合一呢?!如以會來合一,這就是叫作宗派。弟兄姊妹,現在的宗派,有有形的,也有無形的。有一種,有會的名,築起一堵牆,就與別人分開並隔離,這是有形的。
有一種雖沒有會的專名,但它仍築起一堵牆,把人分開並隔離,你想,像這種是不是也是宗派呢?這也是一個宗派!所以主禱告說「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但是我們今天的合一,並不是在主耶穌的名底下,而是在我們所謂會的底下,或雖沒有會名,但築起了一堵牆,這難道不是宗派嗎?所以這是今天的祭司。宗教在今天已成為聖靈流通的攔阻,一個很大的攔阻。弟兄姊妹,我們不應當去求主,也不應當這樣去求,讓那些弟兄姊妹從宗派的牆裡出來,我們不應當作這樣的禱告,我們千萬不應當作這樣的禱告。但我們卻應該禱告求主,讓宗派的牆拆毀。這是第三種敵對。
四、文士的敵對
第四種敵對,那就是文士。你若到馬太福音第廿三章,文士被放在法利賽人的前面,大家請看一看:「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海洋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你看,文士被放在法利賽人前面,可見法利賽人可怕,文士比法利賽人更可怕。為什麼比法利賽人更可怕呢?因為這裡講到一件事,他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我想,這個解釋,最好就是異端。異端勾引一個人入教,結果卻使他作地獄之子。可是弟兄姊妹,何謂異端?請看啟示錄最後一章。
「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豫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豫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害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豫言,若有人刪去甚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22:18-19)
在這裡講到加添和刪去。異端的特徵,一個是「加添」,還有一個是「刪去」。加添人所講的,而刪去神所是的。
今天我們在這時代裡,也遇見這四種敵對,正像主耶穌基督當年遭到法利賽人的敵對,撒都該人的敵對,祭司的敵對和文士的敵對。一種是法利賽人,僅有口頭的屬靈,沒有生活上屬靈的實際。一種是撒都該人,不信神性,不信神蹟,不信聖靈的工作。一種是祭司,就是今天這宗教對聖靈的攔阻。一種是文士,就是異端。
你看,當年主耶穌基督遇到這四種敵對,法利賽人和祂敵對,撒都該人和祂敵對,祭司和祂敵對,文士也和祂敵對,怎能說不厲害呢?我們今天也是一樣,遇見法利賽人、撒都該人、祭司和文士的敵對,而且這些敵對照樣也是非常厲害。今日的爭戰,實在也照樣非常厲害。
參、爭戰的軍隊從何產生?
爭戰需要軍隊,但這軍隊從何產生呢?你看,在舊約裡,摩西把以色列人從埃及帶出來,來到曠野,就遇見亞瑪力人,要和他們爭戰。以後,約書亞把以色列百姓帶進迦南地,還是要爭戰。無論出埃及,在曠野,要爭戰,進入迦南地,還是一樣要爭戰。但爭戰的軍隊從何產生呢?
一、骸骨只有從死的裡面去找
在以西結書第三十七章中,講到骸骨。我想,骸骨只有從死的裡面去尋找。這是很希奇的,神要從死的裡面去建立祂的軍隊。死的解釋,就是沒有生命。不知各位有無這種感覺,我們常常發現一些人的禱告,它裡面沒有生命供應,我們也常常聽見一些人作見證,發現它裡面也照樣沒有生命的供應,有時連講臺也照樣沒有生命的供應。為什麼沒有生命的供應呢?因為死,就沒有生命。既無生命,又何來生命的供應呢?主耶穌在世時,曾講過一句話:「讓死人去埋葬死人!」
死人怎樣能夠埋葬死人呢?因為死人能擺出死人的樣式,死人的氣氛是死人去製造出來的,讓死人去製造死人的氣氛,那是一定的。在以西結書裡,提到骸骨,神當時喜示以西結,這些都是被殺的,這是在第九節裏說的:「……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所以這些骸骨是被殺死的。
二、被三種人所殺
歷史上猶太人遭遇三種人,被他們所殺,就是埃及人、亞述人和巴比倫人把他們殺了。
埃及代表什麼?當猶太人在曠野裏,神降嗎哪給他們作食物,結果他們嫌這些淡泊的食物,便在那裏發怨言,他們說當年在埃及地,坐在肉鍋旁邊,喫得飽足,他們又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喫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他們的心就惦記著埃及。埃及就代表著地上的豐富。
今天神家很多的兒女,他們被地上的豐富所殺。地上的豐富太多了,我想今天神家的兒女,如遭被殺,地上的豐富該是主因。你看,今天臺灣的經濟如此繁榮,我想很多家庭中都享有地上的豐富,這個地上的豐富就是電視。你看,電視有兩種的後果,一種是把神的兒女靈性玷污,一種是把神的兒女捆綁。因為在電視中有許多污穢的節目,我並不是說電視不可看,我乃是說,電視中有許多污穢的節目。當你看到污穢的節目,你的靈性就受到玷污,因而與神的交通就發現不通。電視還有一個毛病,就是把你綑綁了。有許多神的兒女,晚上寧願坐在電視機旁,而不願到教會去聚會,因而受到嚴重的捆綁,使他腳步拔不起來,這是屬地的豐富把他們殺了。
猶太人也曾遭亞述人所殺,而且他們在歷史上遭到亞述人所殺最多最慘。在亞述人的暴力下,他們把猶太的孕婦肚腹剖開,看見嬰孩,亦將其摔死。亞述代表什麼呢?亞述和猶太最接近,我們看見和我們最接近的是我們的肉體。我們敗壞的肉體把我們攻擊得最慘,它攻擊我們的次數最多,方法也最厲害,後果也最慘。你看,我們多少人的肉體是多麼敗壞,裏面滿了詭詐、虛假、淫亂、妒嫉,因著這些,多少人的靈命就被亞述(肉體)所殺。
猶太人也曾被巴比倫人所殺。巴比倫代表什麼呢?巴比倫的根源就是巴別,他們要造塔,使那塔頂通天,為的是要宣揚他們的名,所以巴比倫就代表屬世自己的榮耀。像這類被殺為數很多。
有一晚,我和那從美國回來宣道的林道亮牧師交通,我問他:「在服事上,依你看來,恩賜與神學孰重?」他答覆我說:「吳弟兄呵,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寧願選擇恩賜,因為恩賜比神學更為要緊,但吳弟兄阿,請你不要誤會我的話,一個人如果有了恩賜,若能再加上神學訓練,那是更好。」可是人有了恩賜又有什麼事發生呢?我們常常看見,一個人沒有恩賜,他就默默無聲,一個人有了恩賜,他往往就會賣弄恩賜。巴比倫就是指宣揚自己的名聲,並不求彰顯神的榮耀。所以在今天的基督教會裏,我們就看見不但多數人被殺,被埃及、被亞述所殺,還有少數人被巴比倫所殺,這少數人就是教會的工作者。那些教會的工作者,到了有恩賜時,就要顯露自己的名聲,所以這些少數工作者也照樣被殺,這當作為我們的鑑戒。
三、枯乾的骸骨要復活成為極大的軍隊
你看,神要從何去建立祂的軍隊呢?從骸骨,就是從死亡中間去建立祂的軍隊,這是聖經裏傳講的信息。
以西結所看見的異象,先是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是極其枯乾。平原的骸骨甚多,是說到教會中被地上的豐富、肉體的敗壞,和屬世自己的榮耀殺死的甚多。骸骨極其枯乾,又是什麼意思?我們知道一個人剛死時是氣息斷了,接下去身上失去抵抗力,於是開始發酵腐爛。可是一個死屍腐爛,不是一天兩天就爛光的,必是經過很多時光,等到死屍腐爛光,只剩下骸骨,而且這骸骨到了極其枯乾,一定是死了很久了。今天很多人靈命死亡,成為極其枯乾的骸骨,也必然死亡得很久了。可是神在這裏,藉著以西結傳報給我們一個信息,就是枯乾的骸骨要復活,這信息又是帶給我們何等的盼望與幫助!
關於枯骨要復活的信息,講到兩件事:一件事是神要以西結向那些骸骨發豫言說,枯乾的骸骨呵,要聽耶和華的話。這是講到要聽神的話。一是神要以西結去對骸骨說:「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了。」
神在那裏說什麼呢?祂說:「我的民哪,我必開你們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結37:12)
墳墓就是死亡的地方,也代表死亡的權柄,祂要使我們從墳墓中出來,就是要救我們脫離死亡的權柄。神要拯救我們脫離死亡的權柄,你看,這是何等令人得著安慰,這信息給人帶來多少盼望。我們中間可能有很多人已經死亡了很久,但神必要開開祂的民之墳墓,使他們從墳墓中出來,也就是必要救我們脫離死亡的權柄。
神的話和應許,人如何纔能夠得著呢?在列王紀下第六章有一段記載,當撒瑪利亞被亞蘭王包圍時,糧食斷絕有饑荒,他們就喫驢頭,驢頭喫光就喫鴿糞,到了鴿糞喫盡,就煮食兒子,先一天喫你的兒子,次日喫我的兒子。就在這災情嚴重的時候,以利沙說起預言,他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如此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瑪利亞城門口,一細亞細麵要賣銀一舍客勒,二細亞大麥也要賣一舍客勒」他傳出這樣一個美好的信息,當時真是給人多少安慰。但是有一個軍長卻說:「即便耶和華使天開了窗戶,也不能有這事。」以利沙就對他說:「你必親眼看見,卻不得喫。」(參看王下七章)為什麼這軍長對神的應許,看是看得見,卻得不著呢?因他不信。我們今天也是一樣。神要開祂百姓的墳墓,使他們從墳墓中出來,如果沒有這個信心,也必和那軍長一樣,眼睛雖然看是看得見,但實際上卻沒有辦法得著,所以神的應許是藉著信心得的。
今天神叫骸骨復活,不但有神的話,另外,神還要將祂的靈放在骸骨裏面,他們就要活了。
神要把祂的靈放進去之前,就是使祂氣息進入之前,先把那器皿預備好。這器皿如何預備好呢?就在祂話說出去以後,骨與骨互相聯絡,而且骸骨上長起筋來,也長了肉,又有皮遮蓋其上,等這器皿預備好,神的氣息就要吹在那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神的氣息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
四、我們應有的預備─ ─ 醒悟與歸向
今天,神的靈要放在我們裡面,我們又當作何預備呢?
最後,我要用浪子來作比喻。我不知各位對浪子作何看法?我想問各位一個問題,請你們回答。浪子的回家,是不是父親跑到他豢豬的地方,去把他帶回家呢?(會眾同聲回答:「不是」。)是不是浪子跑到父親家的門口,在那裏敲門喊叫,以後暈倒在那裏,以致父親動了憐憫的心,把他抬了進去呢(會眾又齊答:「不是」)那麼他是怎樣回家的呢?浪子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裡去,相離不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
浪子怎樣會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呢?這裏有著兩件事,一是醒悟,一是起來歸向。
他在什麼光景下醒悟呢?他對父親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浪子在罪的裏面醒悟。所以浪子的預備,就是在罪的裏面醒悟。例如說,埃及(地上的豐富)把我們殺了,電視中污穢的節目把我們沾染污穢而死,把我們捆綁而死,或是我們被亞述(肉體的敗壞)所殺,或是我們被巴比倫(屬世自己的榮耀)所殺,我們就在這些罪中醒悟。
另外一個,就是起來歸向,浪子說:「我要起來,回到我父親那裏去」浪子要起來歸向父,今天我們也要起來歸向神。
弟兄姊妹,我們今天所能預備的是什麼?我們今晚所唱的詩是山東大復興時所唱的詩,只是我稍加改動。當時他們所唱的是:「……各人先將自己器皿倒空,把一切攔阻一概除盡,讓聖靈在我心,自由運行」。但在我想來,果若如此,那就變成要靠自己了。如何說是靠自己呢?照那首詩歌的原句,我要靠自己把我自己器皿倒空,我要靠自己把一切攔阻除盡,然後聖靈就來了。
如果今天晚上在座的人,果真有力量把自己器皿倒空,果真有力量把一切攔阻除盡,我們又何必再求聖靈澆灌我們呢?所以你從這裏看見,浪子的預備,一是醒悟,從罪中醒悟─ ─ 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父。
我們在罪中也要醒悟,我們要醒悟究竟是被什麼所殺的,以至今日成為枯乾的骸骨。另外浪子不但要醒悟,而且要起來歸向父親。我們照樣不但要在罪中醒悟,也要起來,有歸向神的心。我還要請問各位一個問題,父親去抱歸回的浪子,並和他連連親嘴,是在浪子身體已洗乾淨了或是已把衣服換乾淨了以後呢(眾答:「不是」)你們剛纔都回答不是,那麼父親是在什麼光景下把他抱起,並和他連連親嘴呢?在他身體還沒有洗、衣服還沒換之前,父親就把他抱起,並連連和他親嘴。弟兄姊妹,我們太過於理性了。我們總以為我們今天要得著什麼,必須先將代價付出去。我們不能否認,這話也不是盡然不對,但也不盡對。可是我們在這裏看見一件很清楚的事,這個預備是什麼,一是有一個醒悟,在罪中醒悟,一是有願意的心,願意起來歸向神。這是他應有的一個預備。所以當他身體還沒有洗,當他衣服還沒有換,父親就把他抱起,並和他連連親嘴。神的靈對待我們也是一樣。當今天晚上,我們這些人和浪子一樣,在罪中醒悟,並有一願意的心起來歸向神,神就要把你抱起來,並和你親嘴。這是聖經給我們看見的真理。我們太過於理性,常常攔阻聖靈的工作。
弟兄姊妹、今天我們要被神的靈放在我們的裏面,這是一條路。你我要醒悟,醒悟什麼?醒悟我們的罪。如果一個人連預備都沒有預備,單單在那裏大喊大叫,那是沒有用的。還有一點,就是你要起來,起來歸向神。什麼叫歸向神。有一位姊妹,不知為什麼,總是覺得身體虛弱,常常發暈,動不動就冷汗直流,以後去醫生處受檢查,也發現她尚未屆更年期,那麼又何以如此虛弱呢,經過多種檢查,也查不出病因。有一晚,她被人邀去聽道,講臺上傳出一個信息。這信息在耶利米書3:23,大家請看一下:
「你們這背道的兒女呵,回來罷,我要醫治你們背道的病!」
當她唸到這裏,就醒悟了,因被神的靈所光照,就發現她是一個背道的兒女,因她信主了這多年,但仍和世俗的人完全一樣。世人注重打扮,她也注重打扮,世人在那裏搓麻將,她也復如此,世人愛好喫喝玩樂,她也愛好這些。一般掛名的基督徒只是禮拜天去作一個禮拜,一切服事都沒參與,她也復如此。她就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背道的兒女,遂來到神的面前說:「神呵,我要回轉,求你醫治我背道的病」,結果她就在那個晚上身體得到醫治,並就在那個晚上,得到聖靈澆灌了她。你看,這位姊妹如何得到神的靈放在她的裏面、神的靈如何澆灌她呢?因為她醒悟,不單是醒悟,還有一個願意的心,要向神歸回,神的靈就澆灌了她。
肆、聖靈的工作
弟兄姊妹,今天是一個厲害的爭戰時代。爭戰需要有軍隊。可是你看,今天教會裏面都是些死人,這又怎能去爭戰呢?你看,今天教會的死人是怎樣死的呢?有的是被埃及所殺,有的是被亞述所殺,有的是被巴比倫所殺。你看這些人都被殺光,又如何能去爭戰呢?所以神要在以色列平原遍地骸骨中,把祂的靈放在他們裏面,叫他們活起來,並且站起來,成為一支極大的耶和華軍隊。這支極大的耶和華軍隊之組成,就是為著去和惡魔爭戰。這正是一個厲害的爭戰時代,我們今天若靠著我們的理性,我們血肉之體,又如何能在撒但面前站立得住呢?所以除了被神的靈澆灌我們,我們在這邪惡的時代,厲害的爭戰時代,又能作什麼呢?
所以,神在今日基督教會裏,祂所要的不僅是活,也不僅是站起來,祂要的是我們成為一支極大的耶和華軍隊。弟兄姊妹,你願意不願意投身這支極大的耶和華軍隊,去和惡魔厲害的爭戰?(會眾同聲問答:「願意!」)求主今天晚上對我們眾人說話。神今天需要一支軍隊。沒有軍隊,不能去和惡魔作厲害的爭戰。但是各位,這極大的耶和華軍隊是怎樣組成的。神要叫你活,神要你站起來,而且組成一支極大的軍隊,這完全是聖靈所作的工作。聖靈作這個工作,乃是要叫你先預備,把盛聖靈的器皿預備好。什麼叫預備 ? 這個預備是叫你醒悟,在罪中醒悟;另外是叫你起來,向神歸回,把一切捆綁我們的,把一切纏繞我們的,都撤在我們的腦後,求主作這樣的工作,在死人中間能夠組成祂自己極大的軍隊,請大家低頭禱告(下略)。(姚同樾記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