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能力與聖靈

等候父所應許的 ─ 吴勇著。

能力與聖靈
─ 主後一九七四年十月十三日台北基督徒南京東路禮拜堂主日崇拜講臺─
讀經:「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
前言
今晨我要和弟兄姊妹講「能力和聖靈」,因為主耶穌說:「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在這裏,能力與聖靈有著密切的關連。這篇信息,我已傳講過很多次。最近我有一天去白沙灣領會時,又有一個淡江學院的的學生在車上問我有關聖靈的問題。我在今年九個半月來已經領了四十幾個特別聚會,可能是我這廿餘年來為主工作最多的一年,感謝神的恩典。在這麼許多聚會中,很多次是在學生和青年中間。現今在臺灣有一個普遍的現象,不論是在大專團契,或在中學生團契,或在青年人團契,他們常常都要給我定規講一個題目,就是「聖靈」,所以我在青年學生中間,常常將這個信息給他們傳講。那天那個學生在車上問我這個問題,我就一面駕車,一面和他談論。回來後,我就將去白沙灣途中和他所談的,整理了一下,就是今天要和各位講的這篇信息。我想這青年學生所提出的一些問題,同時也是今天一般弟兄姊妹心中的問題。在這裡我先講「能力」然後再講「聖靈」。
壹、為何急需能力
為何今日我們急切需要能力?我要提出四種急需,也就是說,我們當前急切需要能力,實有四個原因
一、趕上世界人口膨脹的速度
第一個原因,就是為著趕上世界人口膨脹的速度。我參加過兩次的國際福音會議,一次是一九六六年在西柏林,一次就是今年(一九七四年)七月間在瑞士洛桑。在這兩次聚會中,都有一個同樣的佈置,就是在會場進口處置有一座人口鐘。這鐘是活動的﹒ 一直在那裏不住跳動,說明每一秒鐘全世界共有多少人出生。這鐘一秒一秒的跳動,一分一分的跳動,一小時一小時的跳動,然後跳到了一日,計算每秒鐘有多少人出生到這世界,每日有多少人出生到這世界。這兩次會議結束時都有一相同的節目,就由會議的召集人葛理翰先生將全世界各地前往參加聚會的代表,領到人口一鐘前,觀看在每次聚會的期間內,全世界究竟又有多少人出生了。他的這樣作,其目的就在給大家一個挑戰,就是在聚會的幾天期間中,世上又有那麼多的人出生,而我們教會能否引領同樣這麼多的人進入耶穌基督的福音裏面?人口膨脹過速的問題,正是人今日一個很大的壓力。當前經擠學家,在研究如何促進經濟的成長率,若是經濟成長率趕不上人口膨脹率,經濟就要發生恐慌。今世農業專家,也在研究如何促使糧食增產,若是糧食增產不足,就會釀成飢荒問題。所以經濟學家及農業專家都殫心積慮地在研究如何使經濟成長,及如何使糧食增產趕上人口的膨脹,否則就會形成經濟恐慌及糧食供應的匱乏。我們現在轉過頭來思量,世界人口膨脹至速,今日教會傳福音的工作,又如何可以趕得上呢?為了要趕得上,除了獲有能力,此外別無第二個辦法。所以我們今天急切需要能力。
二、促進教會的增長
第二原因,就是為著促進教會的增長。我這次在洛桑會議中,聽見他們所宣佈的一項報導,就是世界各地的教會增長,在南美洲幾年一倍,在亞洲地區數十年都增長不到一倍,甚至還不到半倍的。就如我們當臺灣省光復的時候,全臺灣的基督徒已有廿幾寓,但時至今日,仍俏未超過卅五萬。試想在南美教會的增長,每數年就是一倍,而在我們台灣省卻幾十年都無一倍。至於人口,臺灣省在剛光復時,人口總數是六百萬,今天的入口總數,並非加倍一千二百萬,而是在一千六百萬左右。人口的增加,在廿多年間就超過一倍以上,可是我們今天傳福音的工作,基督徒數字的增加,如上所述在這些年間尚不到一倍。所以這次在大會中擔任報告者,就向亞洲基督徒提出一個挑戰。因為美洲基督徒所信的主耶穌,也就是我們亞洲基督徒所信的主耶穌,美洲基督徒所唸的聖經,也就是我們亞洲基督徒所唸的聖經。但美洲基督徒所信的這位主耶穌,所唸的這本聖經,竟能在他們中間發生這樣的果效,但在亞洲的教會增長率幾十年都無一倍,有的地區連半倍都沒有,有的地區甚至連十分之一的增長率都沒有,怪不得他們要向亞洲基督徒挑戰:為何在你們亞洲不能發出同樣的果效呢?
當他們在報告時,我內心裏面就給他們一個答覆:因為亞洲的情況與美洲的情況並不相同。當年保羅等在對外傳道時,使徒行傳第十六章記載說,聖靈禁正他們在亞細亞講道,以後到了每西亞的邊界,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他們就只得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就在這時,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 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保羅看見這異象,就撇下往亞洲的方向,改住馬其頓去。馬其頓是在歐洲。你在這裏看見,神當年不許可保羅等先往亞洲去傳道,卻用異象引導他向歐洲推廣福音。為什麼神要這樣作呢?我們可從其中看出,一是由於文化上的原因,一是由於宗教上的原因。保羅當年若是先向亞洲推進,就會立師遭遇文化上的與宗教上的抵抗。
前幾天有一個大學生跑來問我:「吳弟兄,我的父母要離婚,我該怎麼辦呢?」那學生的父親已在中年以上,而且所生孩子中已有娶了媳婦的,為什麼要鬧起離婚呢。經我向他詢明原因,方知他父親堅持著一個成見,因為在他觀念中,認為他多年為官,毫無飛黃騰達的跡象,家中的產業,依然如故,毫無加增,他認為其中有一個原因,即祖宗對他們毫無蔭庇,追究祖先何以不蔭庇他們的原因,歸咎在他娶了一個信耶穌的太太,她既不肯祭拜祖先牌位,這總干犯祖先的惱怒,造成當前的局面,在他忍無可忍之下,才決心要離棄那觸犯祖先的妻子。這正是文化上的問題。在此你就可以看見,在亞洲傳福音,有著文化的難處。
此外在亞洲還有宗教上的難處。在亞洲傳福音,你要告訴人,當將舊的拿去,將新的接受。舊的是什麼?也許是他的觀音菩薩,也許是他的彌陀佛,也許是他的其他偶像,你要他把舊的放棄,此外,你還要他將新的接受,這新的就是主耶穌,因為主耶穌在他們心目中是新的。你看,在美洲沒有舊的可以放棄,因為他們沒有拜觀音菩薩,也沒有拜彌陀佛,也沒有拜其他的偶像,所以他們沒有舊的可以放棄,同時他們也沒有新的可以接受,因為他們自生下來所受的,就是基督教的教育,所以他生下來後,即知曉「耶穌基督」這一名詞的涵義。因此在亞洲,你要他將舊的放棄已不容易,你要他將新的接受,自屬更是不易。所以在美洲的傳福音,與在亞洲的傳福音並不一樣,因為在美洲傳福音,沒有文化上的抵抗,也沒有宗教上的抵抗,而在亞洲傳福音,既有文化上的抵抗,又有宗教上的抵抗。為此,在亞洲傳福音,要遠比在美洲傳福音困難。也就因為這個原故,在亞洲傳福音所需要的能力,遠比在美洲所需要的還要大。
三、越過工業社會的難處
第三個原因是為著越過當今工業社會的難處。當今的社會是工業社會,弟兄姊妹,工業社會有兩種特徵,一是消耗甚大,一是誘惑很大。當前人類的欲望與物質需求甚大,我在芝加哥宣道時,會前去看望我們教會的一位俞弟兄,他在那裏專攻污染問題,而且對此研究得非常成功。我曾請教他說:「俞弟兄阿,關於污染問題,不知有無辦法予以有效解決?」他給我的答覆是十分肯定的。我對這問題一竅都不通,於是我又請教他究將如何去解決。他告訴我:「不是我們所能解決,這需要你們傳道人去解決的。」我說:「你不要講笑話,你們科學家對污染問題若是不能解決,我們傳道人又怎能解決呢?」他說:「吳弟兄,你有沒有聽人說過,造成污染的原因是什麼?」我同答說:「這點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都市裏人口密集,汽車太多,工廠煙囪太多,所以就造成污染」當神造天地的時候,原有一個自然的調節,藉樹木來將空氣過濾,藉泥土來將空氣過濾,但是今天都市愈來愈擴大,結果樹木就愈來愈少,泥土也愈來愈少,以致過濾的作用愈來愈嫌不足,空氣污染問題遂告日益嚴重。他說:「今天只有一個辦法解決,就是留待你們傳道人去解決。」我說:「這怎麼講呢?」他說:「吳弟兄阿,這污染問題的癥結,不是汽車問題,也不是人口問題,也不是工廠生產問題,你想汽車是人要坐的,工廠是人要的,因為人要工廠的產品,所以污染問題,根本就是人的問題。今天人類的欲望日增,需求太多。就如今時人對衣服的需求,並非一套衣服穿上十年八年,乃是一年要穿上兩三套,若是女性,一年或要穿上十套八套,試想需求多了,工廠的生產就要增多,才能供應,工廠生產增多,就增加空氣污染。所以歸結說來,污染的問題說由欲望無限擴增而來。再說人類的欲望需求愈來愈大,因之人類體力與精神方面的消耗也愈來愈大。當今一個人,每天已將他的體力與精神消耗殆盡,所以我們要邀請他來聽道,他總感覺得體力不夠,精神不支,因而總是多方推託,你若一再誠懇相邀,使他感到盛意難卻,萬不得已勉強來了,但坐在那裏聽道時均不住點頭,原來他是在那裏打瞌睡,這是當前工業社會的光景。
工業社會還另有一個特癥,那就是誘惑太多。從前在農業社會裏,人們生活樸實簡單,每日傍晚從田間回來,沐浴以後吃罷晚飯,儘可搬一個小凳在戶外納涼。可是當今工業社會的生活,就迴然不同,豈再有閒坐在戶外納涼的?家裏有電視和電唱機,戶外有舞廳和夜總會等,五花八門,誘惑太大。我們看見工業社會,使人的消耗太大,給人的誘惑太多,然則今日又如何去能夠越過呢?若是沒有能力,那就不能越過工業社會的難處。因為工業社會的難處實在需要能力。
四、勝過魔鬼的攻擊
第四個原因,是為著勝過魔鬼在末世厲害的攻擊。啟示錄裏告訴我們:「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裏去了。」(啟12:12) 今天處此末世,正是一個魔鬼攻擊工作很厲害的時代,那麼如何才能勝過牠呢?今天魔鬼霸佔一個人,用著世界的誘惑來霸佔人。我內人曾多年在婦女輔導館傳福音。那是一個收容抓來的暗娼、予以輔導職業技能、使其自新的機構。館內收容著一些十三歲到十八歲的可憐女性。有一天我問那裏的管理人員,這些被收容的女性中,有百分之若干患有梅毒。他答稱,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患有梅毒。我又間,她們經過醫治與輔導後出去的,有百分之若干改走一條新路的。他回答我,出去後改走新路的倘不到百分之十,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仍要走原路回去,重操舊業。我遂問管理人員說:「梅毒很可怕,不但破壞一個人的生育,而且破壞一個女孩的面貌,難道她們不怕嗎?」他說:「怕又有什麼用處?試想她們到人家去為傭,一月最多只有四干元,若到工廠去作女工,每月工資最多只有二干多元,但她們幹這行業,每月收入至少在兩萬元以上。」所以這個誘惑非常的大。今天撒但控制一個人。用金錢將人控制得緊緊的,既厲害又可怕。如果我們沒有能力,怎能叫一個人從罪惡裏出來呢?
有一位從南美洲同來的太太,她在南美時,有一晚突然目睹一個黑影,這個黑影漸漸移動過來,終於附到她的身上。等到那黑影附上她身時,她的意志就失去控制,言談就語無倫次,而且勒不住舌頭,再骯髒再污穢的話都會出口。以後兩腳也不能控制,到處闖蕩,再荒野再冷僻的地方也走去,無法自行控制。只等到黑影暫離,意志才恢復正常,行動也告正常,可是已被折磨得不像人了。過些日子,黑影回來,她又立時失常。她來臺後,曾到我們禮拜堂來,想要我們去幫助這樣一個附鬼的人,只有能力才能幫助,你不是用心理學來幫助這樣的人,因為她不是一心理上的變態者,完全是一被一種邪惡的力量附在她身上,所以只有能力,才能把她裏面東西拿出來,否則難於勝過。這是一個實例。今天惡者的攻擊瘋狂厲害,如何才能勝過呢,這是能力的問題。今天我們實在急需能力。
貳、有關「聖靈問題」的答索
為著趕上世界人口膨脹的速度,我們需要能力。為著促進教會的增長,我們需要能力,尤其是在亞洲將福音傳開,特別需要能力。為著越過當今工業社會的諸般難處,我們需要能力。為著勝過魔鬼在末世厲害的攻擊,我們需要能力。然則這能力將從什麼地方來呢?經上說:「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這能力就是聖靈。
今天我裏在這裏,就當前有關「聖靈的問題」,對各位作四個答案。第一個答案,我要給各位答覆「觀念的問題」。第二個答案,我要給各位答覆「追求的問題」。第三個答案,我要給各位答覆「憑據的問題」。第四個答案,我要給各位答覆「嚴重錯誤的問題」。
弟兄姊妹,我們都知道「聖靈降臨在我們身上,我們就必得著能力。」可見這能力就是聖靈,聖靈就給人能力,這是很清楚的話,再清楚不過的話。可是今天對聖靈的問題,你不去接觸,尚不發生問題,你一去談論,就議論紛歧,而且各種爭辯都會發生,給魔鬼留下很嚴重的地步,所以我今天要在這裏給各位答覆上述四個問題。
一、觀念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觀念問題。對於聖靈,當前有著兩種不同的觀念。第一種觀念就是說,我們信徒在重生得數時已經受了聖靈,此後不需再追求聖靈。它的聖經根據,就是約翰福音所告訴我們的:「聖靈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如果沒有聖靈,人就不會知罪,也不會認罪,更不會離罪。所以一個人的知罪、認罪和離罪,這是聖靈的工作。我曾經知罪,知道我是罪人,也會認罪,也會離罪,這正是聖靈在我身上所作的工作。既有知罪認罪和離罪的經歷,這就是受聖靈的憑據。而且我怎麼知道我已受了聖靈呢?因我稱神為父,稱耶穌為主。經上說:「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羅8:14)「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12:3)今天我既稱神為父,又稱耶穌為主,這就是受聖靈的憑據。從這兩點來看,我已受了聖靈,如果尚無聖靈,就不會知罪、認罪和離罪,也不會認神為父、認耶穌為主。既然已受了聖靈,就不需要追求聖靈,這是第一種觀念。
另外一種觀念,就是說,我們已經受了聖靈,但還要繼續追求聖靈。我們已經受了第一次的聖靈,還要繼續追求第二次和以後的聖靈充滿。這種觀念和說法,聖經有無根據呢?同答是「有」。
聖經根據何在?你可從主耶穌身上,找到明證。先看在耶穌身上的經歷。就在道成肉身成胎時候,天使找到他肉身的母親,告訴她在神面前已經蒙恩,她要懷孕生子。她對天使說,我沒有出嫁,怎麼有這事呢。天使回答說,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神的兒子。足見主耶穌道成肉身成胎,這是第一次受聖靈。當他在約但河受了洗,從水裏上來時,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這是第二次的受聖靈。以後他被聖靈充滿,被引到曠野,在受魔鬼試探下得勝。這是耶穌的親身經歷。在使徒身上,也有這兩次的經歷。當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門徒們都甚害怕,在他們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但復活後的耶穌在他們中間,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還是第一次受聖靈。以後,使徒行傳裏記載,主耶穌對門徒說,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同書第二章記載,這應許在五旬節時就應驗,門徒們在禱告聚會中被聖靈充滿。
有的信徒主張,我們既已受了聖靈,不必再追求學靈,他們有著聖經的根據。有的信徒主張,我們雖已受了聖靈,但還要繼續追求聖靈,也有其聖經根據。這兩鐘觀念和說法,以何者為對呢?弟兄姊妹,今天我們基督徒,主耶穌是我們的榜樣,使徒是我們的腳蹤。何謂主耶穌是我們的榜樣?就是主耶穌走的路,我們也要走。何謂使徒是我們的腳蹤?就是使徒的榜樣,也就是我們的榜樣。既然主耶穌和使徒均有第一次和第二次受聖靈,那末在我們也應該有。我不說第一種觀念對或不對,可是兄弟對這個問題,感覺到第二種觀念和主張是不錯的。受了聖靈,還要繼續不斷追求聖靈充滿。
二、追求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是追求的問題,也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種人說,要怎樣去追求呢,先要將自己倒空,將自己制死,然後才能充滿聖靈。這種主張,用以利亞的實例作根據。當時以利亞告訴那寡婦說,你和你的兒子在房間內倒油,你們要去借器皿,要多借,不要少借。以後就關在房間內倒油。等到器皿沒有了時,油即止住。你看,盛油一定要有器皿,如果沒有器皿,油就無處可盛。從這個例證,就可想到我們是聖靈的器皿。從我們具有邏輯的頭腦,我們想到這器皿一定要倒空,一定要潔淨,如果器皿不潔淨,如何能夠倒油呢,這是我們頭腦的想法。所以這些人主張,一個人如要追求聖靈,他就應當倒空和潔淨,否則就不能追求聖靈。像這樣的講法對不對呢?很對,因為我們是器皿,器皿倒不空,如何能盛裝聖靈進入呢,器皿如果沒有潔淨,聖靈如何能和我們同在呢,乍聽起來,好像是對的。
可是另外一種人則提出不同的意見,他們說,如果我可把自己倒空,如果我可把自己對付得潔淨,那末我就不需要聖靈了。就因為今日我沒有力量來把自己倒空和潔淨,所以才需要聖靈。這種主張有其聖經的很據,那就是浪子歸家的例證。弟兄姊妹,浪子不應解釋為不信主者,因為他是從家裏出去的。所以浪子應解釋為信徒、離家的兒子、一個離開教會的信徒。到了有一天,到了他心想喫豬吃的豆莢都沒有給他時,就醒悟過來說,我要回到父家,告訴父親說,我得罪天,又得罪你。當他回去時,衣服破爛,身上腥臭?他父親並沒有說,你去洗潔淨、換了衣服再來,而就把他一抱起來親嘴。所以神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這浪子有一個意念,他就抱著父親說,我得罪天,也得罪你。今天人類的痛苦,正因意志是有的,而能力卻沒有,以致兩者常常不相調和。現在人類有一個厭惡罪惡的意念,但卻沒有一個離罪的能力。人類今天有一個急好善行的意念,但卻沒有一個行善的能力。這是我們人類痛苦的癥結。各位,基督徒也是這樣,我們覺得軟弱,應該剛強,但剛強不起來。我們覺得冷淡,需要火熱,無奈火熱不起來。我們知道應該愛主,但卻愛不起來。我們今天的靈性,豈不是在這種光景中間嗎?為什麼我不需要能力呢?你需要能力,只須先有一個意念。你看這個浪子,雖然身體沒有洗,衣服沒有換,但他先有一個意念,他要回父家告訴父親說,他得罪天,又得罪你。他已有一個知罪離罪的意念,只是此時他所缺少的,僅是離罪的能力。在兄弟的一個感覺,只要有一個離罪的意志,神就會賜給他一個離罪的能力。弟兄姊妹,如上所述,有的人主張先要倒空與潔淨,然後才能追求聖靈,有的人主張說,我自己就是倒不空,無法自行潔淨,總需要聖靈。這兩種主張與說法,以何者為對呢?我不說,何者對,何者不對,但我兄弟對聖經的領受,被聖靈充滿不是一次的,被聖靈充滿乃是多次的。一次的潔淨會得一次的充滿,再一次的潔淨,就會得著再一次的充滿。
三、憑據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是憑據的問題,這成為今天最麻煩的問題。一千九百多年以來,直到現在,還在爭辯著憑據的問題。有人說,聖靈充滿的憑據是說方言,有人說聖靈充滿的憑據,不是說方言,乃是結果子。主張說方言的,以使徒來作根據,主張結果子的,以加拉太書第五章所說的作根據。現在這兩種的主張和說法,爭執得非常的厲害。主張以說方言為被聖靈充滿之憑據者,論斷一個沒有說方言的,一定沒有被聖靈充滿。主張以結果子為被聖靈充滿之憑據者,每每指摘沒有果子表明出來者,怎能算是聖靈充滿呢。其實我覺得這並不是問題,因為我們今天不是追求方言,我們也不是追求果子。約翰福音上說:「聖靈來了……祂要榮耀我」(約16:13-14)又說:「那時還沒有賜下聖靈來,因為耶穌尚未得著榮耀」(約7:39)為什麼他沒有得著呢,因為他沒有榮耀耶穌的心。我們追求的不是方言,也不是果子,我們所追求的,乃是榮耀耶穌。
不久以前,我曾去參加過一次外邊標榜追求聖靈充滿,實際上是追求方言的聚會,如果我不是很有些忍耐,中途就會離開會場。他們在告訴追求者一個方法,就是一直重復去唸「哈利路亞」。我聽見那些追求者一直重復在唸哈利路亞的聲音,而且愈唸愈快,我不願講那樣的光景,實無異於一些拜偶像的人,手持著一串唸誅,一顆一顆地去撥動,口中不斷重復誦唸著偶像的名號,這是運用心理學上的戰術,驅使唸到一個地步,腦際造成真空,還是非常危險不過的,所以我不贊同使用這一種類似的方法。此外我看見一些追求方言者,雖在禱告中不住反覆唸哈利路亞,而仍是一句方言都說不出時,有幾個牧師就在他們旁邊連按帶搖,一面在不住「嘿!嘿!」眩喝著,一面在那裏不斷地槌椅打地,要讓追求者的意志完全紊亂,硬迫說出方言。弟兄姊妹,請原諒我講一句,若是如此的說出製造的方言,我認為是對神莫大的悔謾。
在一九五六年時,我曾和幾個瑞典人在一起進晚餐,那時我患重感冒,喉嚨啞了,渾身疼痛,餐後就趕快離開飯廳出來,經過一個講台,我就獨自站在講台上自言自語:「主阿,今晚我怎能上得講臺呢。喉嚨一點聲音都沒有了,而且身體連一點氣力也都沒有了,今晚我怎能上臺講道呢」以後我就回到他們為我預備的寢室,突然間我下意識地跪在地上,對主說:「主阿,怎麼辦呢」。「辦」字尚未出口,方言就出來了。我並沒有追求方言,那時我只是說:「主阿,怎麼辦呢?」這是神給人的,我們又何必拒絕呢?何謂純正信仰?聖經有的,你就接受,聖經沒有的,你就拒絕,這就是純正信仰。在這種光景下,有什麼事情發生呢?我覺得不能將身體稍稍轉動,若是稍稍轉動,就好像要碰到主似的,主就是那般的近,那光景也好比彼得當年所說的,我們在山上真好,但是山下還有工作,不能不去,後來彼得就跟耶穌下山了。這時外邊聚會開始,已在唱詩了,於是我就對主說:「主阿,這般甜蜜的交通,不得不暫行止著在這裏,等這個聚會完畢後,再來繼績俯伏仰望交通!」緊接著就赴會場。當我的腳一踏進會場,全場會眾的眼睛就忽然都盯住此身,而且他們好似在迎見什麼具有權威的人物蒞臨一般,突然紛紛從坐位上起立,這光景真是令人完全無從解釋。這時縱然尚未出聲證道,會眾已開始在那裏領受了。所以我覺得這並不是方言的問題,也並不是果子的問題,乃是一個榮耀耶穌的問題。今日對聖靈充滿常有憑據之爭,我覺得對這個問題,儘可不必去爭。
四、嚴重錯誤的問題
最後我要答覆的一個問題,就是嚴重錯誤的問題。在使徒行傳第二章有一段經文:「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 ─ 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徒2:16-17)
「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五旬節所發生的事,正是約珥所提,神說在末後日子所要發生的事。這兩件事就是一件事,一個真理。那末我來問大家一句,約珥書上所提要發生的事,與五旬節所發生的事是否一樣?你們請看,約珥所提要發生的事,是老年人要作異夢,少年人要見異象,五旬節時沒有這種現象。而五旬節所發生的事,如有舌頭像火燄顯現出來,分開落在各人頭上,又如各人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這些在約珥書上也沒有這種現象。可是寫聖經的人被聖靈感動,竟說五旬節所發生的事,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雖然兩者現象不同,經歷不同,但卻正是一回事。我們在此看見一個真理,人都不能將他自己的經歷去衡量別人,也不能藉以限制別人。這正是今日一個很嚴重的錯誤。人常常覺得,別人被聖靈充滿的經歷若和他自已經歷不一樣,就會加上一個判斷,那就不是被聖靈充滿,我們怎麼可以這麼大膽呢?!因為有這樣一個嚴重的錯誤,才會引起當前很多的爭論,並給魔鬼留下一個很多的地步。
結語
我已在這裡答覆了有關聖靈的四個問題。今日我們實在急切地需要能力。若沒有能力,我們在這個時代能作什麼呢,難處是這麼大。今天這個能力從何處來呢?雖然我們都知道能力是從聖靈來的,但我們今日對聖靈問題又有這麼多的成見,所以我們一直被困惱著。就因為這個原故,我今天對這四個問題,逐一向弟兄姊妹提出答案。求主憐憫,給我們對這個問題有一個正確的分辨,而將自己頭腦裏的成見放下,並且求主給我們從心底深處有一個實在的渴慕,急起追求聖靈的能力,我們才能衝破今日的艱難。若不急起追求聖靈的能力,今天所有的艱難,實在衝它不破。求主祝福祂自己的話語,我們低頭禱告。(下略)(吳勇弟兄證道,姚同樾弟兄記錄,原稿載於海外宣道雜誌第七卷第二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