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聖靈的異象

等候父所應許的 ─ 吴勇著。

聖靈的異象
─ 主後一九七六年六月廿七日華福會臺北培靈會吳勇弟兄證道─
讀經:撒迦利亞書第四章,王上19:15-21,王下2: 9-14
壹、異象的功用
異象有很多的功用。就如尼布甲尼撒王看見一個異象,即夢見一個又高又大的像。這異象的目的,是為著要解開預言。從異象中的兩條腿,就看見這世界分作兩邊。這腳是半鐵半泥的,你就看見這個世界裏面,屬於泥的裏面也有鐵,屬於鐵的裏面也有泥。在這異象中,也給我們看見有十個腳指頭生出來,就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下來。
這異象就告訴說們,如果有一天在歐洲地面上,看見有十個國家聯盟,主耶穌基督就要再來。
異象不僅解預言,也解真理。就如當年要揀選摩西作工人,且要差遣摩西去工作,神就藉著一個異象,將一個作工人的原則擺給他看。他看見棘荊被火燒著,卻沒有燒毀。由此就看見了火,並不是用荊棘作材料。火是表明屬靈的事,荊棘是代表屬人的東西,這就說明神的工作,不是用人的東西來作材料的。神將這個原則擺給摩西看,好讓摩西抓住這個原則去工作。你有學問,但不是靠著你的學問,你有才幹,但也不是靠著你的才幹。撒迦利亞書說,不是依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依靠神的靈,方能成事。」
貳、撒迦利亞所見的異象─ 金燈臺旁的兩棵樹
一、撒迦利亞在睡覺
在我尚未解釋這異象之前,我要給各位先看一看,當時天使曾把撒迦利亞叫醒,可見撒迦利
亞是在睡覺。
弟兄姊妹,聖經裏講到睡覺的事情很多,但歸納起來,有一種是好的睡覺,有一種是不好的睡覺。彼得在監牢裏睡覺。那個時候,使徒們遭受逼迫,官府竟將彼得和雅各逮捕,而且希律先將雅各殺了。希律看見殺了雅各,猶太人感到高興,而彼得在猶太人心目中,份量比雅各為重,那末如再將彼得殺了,猶太人會更感高興,所以準備第二天,也許還要將彼得提出監來處死。但那天晚上,彼得竟能在監牢睡覺。次日就要被處死,而當晚竟還能睡覺,這真是一種好的睡覺。因為他能把自己完全交託給神,而且完全憑著信心去依靠神。
可是聖經中除了記載好的睡覺外,也記載有壞的睡覺。就如大衛,當他的將軍率領軍隊在前線與敵人作戰時,他竟在耶路撒冷王宮裏睡覺,甚至一直睡到太陽平西。這種體貼肉體的睡覺,結果從床上起身後,在平臺上看見一個容貌甚美的婦人拔示巴在沐浴,經不起色情的試探,終將那婦人接進宮來,在她身上作了罪惡的果子。以後因罪無法推脫,竟又借刀殺了拔示巴的丈夫。這種睡覺是不好的,因這體貼肉體的懶惰睡覺,導致經不起試探,就在試探之下,被擊敗了。
撒迦利亞書第四章一開頭就講到撒迦利亞在睡覺。這睡覺有著兩種解釋。一種解釋,就是睡覺的時候,沒有感覺。你去喊他,他聽不見,你去搖他,他也不知道。像這種沒有感覺,就如在舊約瑪拉基書中所記的,從他們問神的八個問題,看出神愛他們,而他們卻沒有感覺。我們的靈性如在睡覺,也是沒有感覺。讀經獨不通,沒有感覺;禱告沒有反應,沒有感覺;虧欠神,得罪神,沒有感覺;虧欠人,得罪人,沒有感覺。這簡直是麻木,靈性的麻木。
再有可睡覺的另一個解釋,就是沒有反應。神藉著外面的聖經,或內住的聖靈,對我們說話,而我們卻完全沒有反應,還是在睡覺。那個時候撒迦利亞在睡覺,所以神就差天使去叫醒他。
二、被叫醒後就看見
撒加利亞一被叫醒以後,天使就問他說,你看見了甚麼。所以一個人醒過來,一件事實就是看見。他一方面看見自己,一方面看見耶路撒冷或是看見錫安,或是看見周圍環境。這時他看見自己是在巴比倫,而巴比倫正是一個被擄之地,所以他看見了自己的被擄,神的百姓原是尊貴的,只因被擄,致變得非常卑賤。因此一個人靈性若是醒了,對自己就有所看見。我們說是事奉神,其實我們今日乃是在事奉瑪門。我們說是事奉主耶穌,其實我們在服事自己的肚腹。再有,他醒了以後,看見了當時的耶路撒冷,看見當時的錫安。在詩篇第137篇說「他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錫安就哭了。為什麼哭呢?因為耶路撒泠和錫安在那個時候竟是一片荒涼。當看見這個光景就不禁哭了。然而單單是哭,又有什麼用呢?既然看見了,就想到身為猶太人,對耶路撒冷有責任,既係神的子民,對錫安自有責任。然而若僅是看見自己,或見環境,也實無多大的益處,因而神還給他看見金燈台。
這金燈台不僅是要啟示真理,而且要來解決他的問題 。否則,僅是啟示真理,而沒有解決問題,仍是沒有太大的用處。因為那時巴比倫的權勢甚大,被擄的人又異常軟弱,並且已在巴比倫生兒育女,根深蒂固,祖國觀念和耶和華的殿必都忘得一乾二淨,對神的事也必是漫不關心。現在如何使他們從這處境中出來,又如何使他們將使命挑擔起來呢?這是他的一個問題。所以撒迦利亞雖然有所看見,但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在今日的教會,我們都有這種感歎。因為我們看見現實的情況,世界的權勢竟是如此的大,以致有人常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們看見主內的弟兄姊妹,常有如此感歎,教會的吸引力雖大,但敵不過世界的吸引力。一堂聚會雖有供應,竟尚不如一場電影或電視對人的吸引力。教會的吸引力,還不如電影電視,怎能不令人常有這樣的感歎?!此外,今日神的兒女竟是如此軟弱,靈性也是如此敗落,那又怎能挑擔起這使命呢?我想,撒迦利亞不免有此感歎,我們也有此感歎,─ ─ 神所吩咐我們的,要將福音廣傳、教會建造,對這個責任,我們又怎能挑擔得起呢。所以神就藉著金燈台來啟示一個真理,並以解答撒迦利亞的需要和難處。
繼續下去當撒迦利亞內心裏有這樣的感歎時,神就對他說:「這是耶和華指示所羅巴伯的。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這句話說得很清楚,意謂我知道你所依靠的勢力沒有用,你所倚靠的才能沒有用;你不過是一個奴隸,不過寄人籬下,然而不要灰心,若你依靠神的靈而行,就能成事。
關於金鐙臺的解釋,啟示錄第一章裏講到燈臺,那是講到教會。主耶穌會說過:「你們是世上的光。」所以燈臺可以從教會去解,也可從聖徒去講,因為燈臺在擺那裏是為主發光。今天的教會,今天的聖徒,擺在世上,其責任就是發光,為主作見證。但我們怎麼去對這世代發光,為主作見證呢?
再有,你看當時的會幕是沒有窗的,裏面漆黑一片靠著會幕裏的燈臺發光。我們如果想到這光是從燈臺裏來的,既然燈臺是見證,那末見證的力量又是那裏來的?當時神差遣摩西去見法老,他那去見法老的力量是從那裏來的?還有,我們今天讀聖經,需要光,這個光又是從那裏來的?當時猶太人要從被擄之地回去,要共同擔起重建耶路撒冷聖殿的工作,這個力量又是從那裏來的。因此,神給撒迦利亞看金燈臺,然後又給他看金燈臺旁邊的兩顆橄欖樹。這兩棵樹預表聖靈。這燈臺裏的油,是從燈臺右邊和左邊的這兩棵橄欖樹輸送進來的。
油是預表聖靈,我們看見油有很多的解釋。油的一個功用是發光,一個功用是發熱,一個功用是潤滑,一個功用就是醫療。所以油有很多方面的功用。你看,今天的教會真是需要光照,好叫人看見自己:今天的教會需要發熱,好使冷淡的變成火熱;今天的教會肢體的相處常常扦格不入,需要油來潤滑,好叫他們能夠和睦相處;今天的教會內有很多人心裏受到創傷,需要醫治,而油有醫治的功能。教會既需要光照、火熱、和睦、和醫治,而這些又從那油來的,因油能夠發出這些功用。所以神藉著異象給撒迦利亞看見,燈臺的功用是從這兩棵樹將油輸送進來的。關於這異象的意義,天使當時告訴撒迦利亞說:「這是耶和華指示所羅巴伯的。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依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大山哪,你算甚麼呢,在所羅巴伯面前你必成為平地……」如果大山算不得什麼,那末小山自也算不得甚麼。大山是指大困難小山是指小困難。大困難算不得甚麼,小困難自也算不得甚麼。要有聖靈作工,大的困難算不得甚麼,小的困難也算不得甚麼。當時大的困難是巴比倫的權勢,小的困難是猶太人他們只顧到自己天花板的房屋,而不會去顧到神的殿,只會顧到自己的需要,而不會去顧到神的需要。可是如果有油?如果有聖靈的工作,大山就算不得甚麼,小山也算不得甚麼。
我們看,五旬節後的教會,質在是這個見證。五旬節以前,使徒和信徒們也有著這個困難。外面有羅馬官府的壓迫和猶太教會堂的迫害,這是大困難。他們也有內在的困難,當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他們各自走開,因為牧人被擊打,羊群就分散了,這是小的困難。但是到了五旬節時,大的困難算不得甚麼,小的困難也算不得甚麼。所以當時天使對撒迦利亞說見你既看見這個異象,你就知道大山在所羅巴伯面前算不得甚麼。到了五旬節聖靈降下來以後,你就看見外面官府的壓迫和猶太會堂的迫害,也都算不得甚麼,你也就看見原先裏面的困難也算不得甚麼。既然如此,你就看見聖靈的工作是何等的重要。
參、對這兩棵橄欖樹的領受
金燈臺旁邊有兩棵橄欖樹。撒迦利亞曾問過與他說話的天使,那是甚麼意思。但進一步的解釋,歷世歷代的解經者有著不盡相同的解釋,有的解釋為耶穌和聖靈,有的解為猶太人和教會。兄弟以為使徒行傳講聖靈,一是講澆灌,一是講充滿。兄弟就將這兩棵樹,一棵樹解釋為聖靈澆灌,一棵解釋為聖靈充滿。撒迦利亞書第四章明明記載著金燈臺旁有兩棵橄欖樹,這棵樹有管子通到燈臺,將油輸送進去,那棵樹也有管子通到燈臺,將油輪送進去。既然兩棵樹都是輸送油,澆灌是講到聖靈,充滿也是講到聖靈。聖靈的澆灌與充滿,雖然難於分辨得很清楚!我們要來從聖經上略得一點亮光。列王紀上第19章,與列王紀下第2章,都提到以利亞的外衣,可說是兩次提到以利亞的外衣。那個時候,神要把以利亞接去,吩咐他去膏以利沙接續他作先知。可是你去讀列王紀上第19章與列王紀下第2章,都看不見有一處講到以利亞在膏以利沙。只是看見一次以利亞將外次搭在以利沙的身上,以利沙就好像被一個什麼所感動,隨即離開牛跑過去告訴以利亞,求你容我先與父母親嘴,然後我便跟隨你。再有一次,當神要用旋風接以利亞昇天的時候,以利沙就跟隨以利亞同行,一直從吉甲跟到約但河邊,以利亞對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你要我為你作甚麼,只管求我。以利沙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的感動我。以利亞說,你所求的難得,雖然如此,我被接去離開你的時候,你若看見我,就必得著;不然,必得不著了。他們正走著說話,忽有火車火馬,將二人隔開,以利沙就看見以利亞乘旋風昇天去了,以後以利沙拾起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當以利沙同去站在約但河邊,他用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打水說,耶和華,以利亞的神在那裏呢,結果也和以利亞一樣,河水左右分開,以利沙就過去了,這又是一次提到外衣。
金燈臺旁的兩棵樹,這棵樹輸送油,那棵樹也輸送油。從這兩棵樹,你就看見聖靈,一方面講澆灌,一方面講充滿,這是兩方面。再有,以利亞的外衣,你又看見,一次是搭在以利沙的身上,一次是被以利沙拾起在手中,也是講到兩次。這兩次的外衣是有分別的。一次是外衣搭在以利沙的身上,還是以利亞所作的,以利沙很容易得著的。一次的外衣,拿在以利沙的手上,這是很不容易得著的。他要從吉甲,一直跟到約但河邊,真是跟了一程又一程,越過一嶺又一嶺,長途跋涉,歷極千辛萬苦,才得著的。
你如果從這點去看,聖靈的澆灌,還是很容易得的,聖靈的充滿,這是很不容易得的。神給人得著那容易得的,是為著去得著那不容易得的。
聖靈的工作,一個是外面的(Come Upon),一個是裏面的(Come Into)澆灌是外面的,很容易得的;充滿是裏面的,不容易得的。容易得的,是為著不容易得的,也可以說,澆灌是為著充滿的。可惜神的兒女,只要那容易得的,卻不肯進入那不容易得的;只要澆灌的,不要充滿的。馬太福音第廿五章也有這種事例。就是那十個童女,其中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愚拙的和聰明的,究竟是如何分別呢。乍看之下,聰明的手拿著燈,愚拙的也手拿著燈;聰明的在迎接新郎,思拙的也在迎接新郎;聰明的在等侯新郎,愚拙的也在等候新郎。這兩者間的分別,就是那聰明的,手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裏,不但燈裏有油,器皿裏也有油,共有兩次油。那愚拙的,手拿著燈,燈裏有油,可是另一手卻沒有油被預備在器皿裏。所以聰明的和愚拙的,其分別就在:聰明的,有兩次油。愚拙的,僅有一次油。兩次和一次的分別何在呢?到了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她們都要出來迎接,那聰明的,她的燈在繼續發亮,那愚拙的,她的燈暗澹欲滅,因為那聰明的,她的油充足,那愚拙的,她的油不夠用。以後愚拙和聰明的說,請分點油給我們,因為我們的燈要滅了。聰明的回答說,恐怕不夠你我用的,不如你們自己到賣油的那裏去買罷。這個「買」,就是要付代價的。但是今天講聖靈,只講不付代價的,不講需要付代價的,其實,神給我們這個不要代價的,是為著叫我們能夠有力量去付代價。得著聖靈的澆灌,目的是為著帶我們去追求聖靈的充滿。
所以聖靈的問題,一種是容易的,一種是不容易的。外衣搭在以利沙的身上,這是容易的;外衣拾起在以利沙的手中,這是不容易的。聰明的童女回答那愚拙的童女,你自己去買,就是說,你只有得著一次油,還沒有得另一次油。
弟兄姊妹,有澆灌也有充滿。金燈臺旁的兩棵橄欖樹,一顆是聖靈澆灌,一棵是聖靈充滿。正如一件外衣的兩次,一次是搭在身上,一次是搶在手上。藉著搭在身上的外衣受感動,給他力量,好使從吉甲跟隨到約但河邊,拾起以利亞的外去。
肆、聖靈澆灌的見證
我兄弟在好多年以前,曾目睹聖靈的澆灌。有一次我們在台中潭子舉行地方教會退修會(記錄者註:那是一九六五年二月三日至七日在潭子舉行的地方教會第三屆退修會),有十幾個地方教會的同工在那裏聚會,大會指定我講一個題目,就是「聖靈」。我那時還是首次講聖靈,而且對聖靈無經歷,所以在開始聚會時,我實在是戰戰兢兢的。當第一個晚上,我站上講台,在領完短詩後,曾要求弟兄姊妹同聲為我禱告,因為我心裏在想,大會要我這般一個對聖靈初無經驗的人去傳講聖靈,實恐或會講錯。結果在禱告時,忽然有一件事發生,就突然在會場上響起雷聲,從講臺上,大眾人頭頂上一直橫掃過去。有一位同工姚弟兄(現今在美國紐約服事主),他就用手帕一直不停地在抹頭,會後他曾見證說,發現如有重大雷雨,一直澆淋在他身上,甚至使他感覺到全身如被淋得盡濕。其實,那時屋外沒有雷雨,他又在室內,那有雨淋在他身上,這是一件事。還有一件事,就是一位台大畢業,現在某教育學院擔任助教的熊弟兄,他在那次聚會中,一天跑到我所住的講員宿舍來說:「吳弟兄,我裏面非常難受!」我問他究竟有些什麼難受。他就回答我:「因為我看見我這個人的罪,實在太多了……」這話尚未講完,他的全身就忽被一股力量拋出,突然仆倒在地。我當時目睹這光景,委實感到害怕,因為在那時候,我自還沒有看過類以這種情形,這又是一件事。
再有一件事,在那次退修會將要結束前,有一位弟兄,那時他忽然站立了起來,我一眼望去,就看見他神色態度有些不尋常,因為這弟兄平日遇有情緒激動時,他的兩頰會顫動不已,當時我看見他忽然站起,兩頰開始在顫動,大家也不知道他究竟要作什麼,但突然間他像觸電似的,整個的人就在站起之地猛然躍得很高很高,滿臉紅潤發光,口中一直在那裏高聲讚美主,不住在揚聲感謝主,這也是我從來所未目睹過的。
雖然這些突出的事過去了,可是有一個現象一直擴展延續下去,就是整個參加聚會的弟兄姊妹,人人都在認罪對付,倒空自己,追求聖潔……。聖靈的澆灌,結果就很容易叫人認罪悔改,也就很容易叫人在那裏倒空自己,好像有一股力量,把人緊緊抓住,使人不得不向著神的方向去直奔,這是一次經歷。
再有一次,那是在一九五七年,我在新竹和平教會領會,因為那時不知為何不小心,患了感冒,喉嚨發啞,聲音完全失去了。那個傍晚,我和兩位瑞典宣教士吃罷晚餐,準備回到我所住的房間(就在講臺旁邊的一間客房),經過講台就在講台上站了一下,那時我心中有很多感觸,喉哺啞成這個樣子,而且每根骨頭和每寸肌肉都在疼痛,今晚站上講蓋時必然有氣無聲,因為聲帶完全失啞了。在那裏呆立了一回不禁寒顫,因為我想到當晚站上講台,又怎麼辦呢?以後進到住房驀地我就跪了下來,我對主禱告,主阿怎麼辦?當「辦」字還沒有出口,突然間有一個力量就臨到我的身上,結果方言就出來了,還是我第一次發出方言的經歷。這時的感覺,好像與主很近,近到幾乎不能轉身,好像稍一夠動,就會碰到主似的,心中覺得極度甘甜,可是這時聚會已開始,外邊會場已在唱短詩,我說:「主阿,當年彼得在山上看見變像,覺得美好,他巴不得在那裏為主搭一座棚,為摩西搭一座棚,為以利亞搭一座棚,巴不得就在那裏一輩子住下去,但是你指示他說,不,山下還有工作,要下山去。我的主阿,我現在的光景就和當年的彼得一樣,因為深覺在這裏真是甘甜美好,實非口舌所能形容,但現在會場裏會眾已在唱短詩,證道工作就將開始,主阿,好不好我們的交通暫時停一下,求主和我一同出去,等一等,待聚會結束,再來繼續與主相交!」等我出去以後,喉嚨也好了,聲音也恢復了,身上酸痛也沒有了。站在講台上,滿有主的同在,證道也大得自由釋放。這是我個人的一次經歷。弟兄姊妹,這是澆灌,聖靈澆灌是為著一種需要。神的靈澆灌我們,為著要把福音傳開。
弟兄姊妹,我不止有這兩個經歷,我曾經多次看見神的靈澆灌。但是聖靈澆灌我們,為的給我們得著力量,好叫我們得以有力量繼續追求被聖靈充滿,以致得以進入被聖靈充滿。追求聖靈充滿,這是不容易的,這是需要付代價的。凡與神的榮耀有抵觸的,神要我們澈底對付,凡與神的旨意違背或相左的,神要叫我們挪去,這是付代價。祂要完全佔有你,你既要被祂完全佔有,你就得要完全倒空自己,你就得澈底對付老我。但是非常可惜,對聖靈的澆灌,大家都甚愛,但對被聖靈充滿,要先付上代價的,大家就裹足不前。以致被聖靈澆灌以後就此停止前進,就此告一結束。所以你若要保守聖靈的內住,就我兄弟的領受,得到聖靈澆灌後;就應藉著被澆灌後所得的力量,竭力進入被聖靈充滿,也好使你所得的能夠持守。可是如今我們看見很多神的兒女,僅將聖靈澆灌當作個人的享受。如何是當作享受呢?就因方言一說出來,心中覺得美好甘甜,就此當作個人的享受,至對神的教會,神的福音一點都沒有負擔。但是聖經啟示我們,聖靈來了,為的要榮耀主。今天在地上,我們怎樣榮耀主呢?廣傳福音,建立教會,這是聖徒在地上榮耀主的工作。可是許多神的兒女,他們所要的,就只是個人的享受,對此應加省察悔改。
今晚敬請大家特別注觀金燈臺旁的兩棵橄欖樹,也請從以利沙身上看見兩次的以利亞之外衣,也請從聰明的童女身上看見她們兩手的油。這三處聖經對著看,非常清楚的,都是「兩次」。弟兄姊妹,今晚在結束前,再讓我總括一句:既然倚靠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而聖靈的問題,一個是澆灌,一個是充滿。為此,請千萬不要忘記,神給我們澆灌,為的叫我們得以繼續前去追求被聖靈充滿。求主讓我們不要停止在「被澆灌」,更應該進入到「被充滿」。這是神的心意,好叫聖靈澆灌在我們身上後,得以繼續內住並充滿在我們眾人心中。求主祝福祂的道!低頭禱。(下略)(姚同樾弟兄記錄,原稿載於海外宣道雜話第九卷第一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