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使命與聖靈

等候父所應許的 ─ 吴勇著。

使命與聖靈
─ 主後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台北地方教會聯合差傳小組第二屆差傳年會講台
讀經:「耶穌和他們聚集的時候,囑咐他們說,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究所應許的,就是你們聽見我說過的,約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他們聚集的時候,問耶穌說,主阿,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4-8)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那時有虔敬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鄉談說話,就甚納悶。都驚訝希奇說,看哪,這說話的不都是加利利人麼?我們各人,怎麼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我們帕提亞人,瑪代人,以攔人,和住在米所波大米、猶太、加怕多家、木都、亞西亞、弗呂家、旁非利亞、埃及的人,並靠近吉利奈的呂彼亞一帶地方的人,從羅馬來的客旅中,或是猶太人,或是進猶太教的人,革哩底和亞拉伯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上帝的大作為。眾人就都驚訝猜疑,彼此說,還是甚麼意思呢?還有人議誚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徒2:1-13)
前言
昨晚曾與各位講到「時代與使命」。我用亞哈來講時代,那時候是一個拜偶像的時代。又用著以利亞來講使命,以利亞之能夠挑擔使命,最主要的一個原故,就是那把火降下來。今晚我將用著這兩處經文(也許稍待,我還要和各位再看一、二處經文)。一處是在使徒行傳第一章,那裏說:「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主)的見證。」這一句話,帶出一個使命。還有一句話「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這句話是講到聖靈。今晚的講題,就是「使命與聖靈」。今晚坐在這裏的弟兄姊妹,也許有抱著好奇心理的,正因時下對聖靈的問題有著各種各樣不同的看法,也許你來到這裏,是要聽聽吳某今晚對聖靈問題是怎樣的講法。這不要緊,我們總是按看聖經,將這個真理,期能稍有一點解開。
壹、遵行主的命令
關於使命的問題,使命就命令。主耶穌在復活後,曾對們徒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8-19) 保羅也曾說:「我在上帝面前,並在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與他的國度囑咐你: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提後4:1-2)
面對著這個命令,沒有選擇餘地。既然沒有選擇餘地,那只有順從,若不順從,那就是抗拒命令,背叛命令。在聖經中,我們可以看見有些人背叛命令,其結果又是如何。神把亞當從伊甸園趕了出去,因為神曾告訴他,善惡樹上的果子不能喫,而他竟去喫了。喫了以後,並不是神的命令,因亞當的原故,受到虧損,乃是神的命令被藐視,所以神把他趕了出去。一個人背叛神的命令,或抵擋神的命令,這件事在神的面前是很嚴重的。還有掃羅,神把他的王位廢了的。因為神曾使撒母耳吩咐他,當和亞瑪力打仗的時候,要將大的小的強的弱的,盡行殺死。而掃羅殺是殺了,卻沒有殺盡,只把小的瘦弱的殺盡,而將大的強壯的留下來,這就是抗拒命令,結果神就將他的王位廢了。這且不提,我們要提到主耶穌給我們的命令。馬太福音記載耶穌升天的時候,對門徒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8-19)這是一個命令。既然這是一個命令,請看當時耶路撒冷的教會有無遵從這個命令?請看使徒行傳11:19節:「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你看,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大人講。神給他們的命令,是從耶路撒冷,到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祂的見證。但他們只向猶太人傳講,不向別人講,還是抗拒命令。使徒行傳這卷書,大概前後有三十年歷史。三十年的歷史,如果往後看,它不再提耶路撒冷的教會。因為它抗拒命令?耶路撒冷教會就此下去了。所以使命既是命令,是抗拒不得的;如果抗拒,就會遭到擱置一邊。
我們察知今日世上有好議個地方教會順從命令,如加拿大的民眾教會,其奉獻總收入的百分之七十,用作傳福音的工作。在這教會內,要當一個執事,只有一個資格,即須對傳福音的使命有負擔,且對傳福音的使命一樣有奉獻,如沒有奉獻,就沒有資格擔當執事長老。因這教會順從命令,故此一直興旺,歷久不衰。所以今日教會,如要有神同在,如要教會火熱,不是憑靠很好的講臺,或擁有很好的人才,或有緊密的組織,讓人覺得有神同在,讓人覺得火熱,而在遵守命令。這個命令,是從耶路撒冷,到猶太全地,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主的見證。耶路撒冷的信徒是受命令的人,猶太全地的人是同文化的人,撒瑪利亞是近文化的人,地極的人則是異文化的人。你從這裏看,耶路撒冷挑負這使命,要將福音傳給同文化、近文化與異文化的人。同文化是自己的國人,如在本地、在客家庄,這是同文化。如到南洋,傳給中國人,這也是同文化。什麼是近文化?如韓國、日本是近文化。如歐洲、非洲則是異文化。西方很早就作異文化的工作。並不是說,神將這專責放在西方人身上,只是他們較早看見這個使命。現今如中國人起來挑擔這使命,我覺得其影響會比西方人去作,來待廣且快。也許戴牧師(西方人)今天坐在這裏,會不大贊成我這種說法。為什麼會比西方人作來得廣、來得快呢?因為全世界大概有三千八百萬華僑,分散居住在九十八國家(世上有一百多個國家),他們在每一國家,都受有每一國家的文化教育習慣及其風俗,懂得其語言,所以如果中國人若能把這個擔子挑起來,你看,一下子就能在世界各處挑起異文化的工作。因此,我說是會比較廣比較快。
貳、挑擔使命與聖靈裝備
要挑擔這使命,定要先裝備,所以聖經說:「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主)的見證。」這意思就是說,先有了裝備,然後才能將福音一直傳出去。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在使徒行傳每次提到聖靈,大概就都與使命有關。例如在第一章,就講到從耶路撒冷,直到地極,這是使命。講到從耶路撒冷,得著能力,好由近一直到遠,廣傳福音,為主作見證。到了第二章,當他們被聖靈充滿,就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好叫他們能夠將福音傳給別國的人。就像我到千里達蔡金武弟兄處,那裏的華僑只會聽英文或廣東話,結果我就用六堂很標準的廣東話,在那地方對他們講道。現在你若要我用廣東話講,我就嗒嗒很難講得出來。第四章也講聖靈充滿,叫他們有膽量,能夠向官長對話。第七章,司提反被聖靈充滿,好叫他能夠將道從裏面湧出來,傳給那強項硬心的百姓。還有,第九章,保羅得到這個使命,以後亞拿尼亞去給他按手,他就被聖靈充滿。因被聖靈充滿,這使命才能挑擔起來。到第十章,在哥尼流的家裏,他們被聖靈充滿、聖靈澆灌、以後,這福音,就從猶太,一直過到外邦。你看,這使徒行傳,也是聖靈行傳,差不多每次提到聖靈,幾乎每次都與使命有關。如你將初期的教會與今代的教會作一比較,你就發覺初期的教會火熱,今代的教會多數冷淡,初期的教會增長,今代的教會萎縮。這是為什麼呢?有人說,這是因為環境不同。今代教會環境不好,但初期教會環境也不好。有人說,初期教會的人才很多,今代教會人才很少,其實今代教會人才不多,初期教會人才也不多。所以我們如將初期的教會,與今,代的教會作比較,你以為是由於環境的原因,人才的原因,其實都不是的。然則為什麼初期的教會與今代的教會情形,懸殊不一樣呢?我想,這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初期的教會聽憑聖靈作工,今代的教會不讓聖靈作工。
參、何以今代教會不讓聖靈作工
何以今代的教會不讓聖靈作工呢?我想,這有著兩個普遍的原因。一個原因,就是知識,對聖經上超自然的事實,接受不進去。我們知道,超自然的事實,不是出於人的才幹,超自然的事實,也不是出於人的學問,超自然的事實,乃是出於聖靈。既然今代的教會不讓聖靈作工,今代教會盡看見自然的事,少看見超自然的事,盡看見人在那裏作事,很難看見神在那裏作事。使人只有看見人在那裏活動,很難看見神在那裏活動。所以初期的教會能藉著一件事,將神擺出來,而今代的教會,卻很難藉著一件事將神擺出來,只把人的才幹擺出來,把人的學問擺出來。所以今代的教會不讓聖靈作工,就因為知識。還有另外一個緣故,就是害怕。為什麼會害怕呢?因為常有發現追求聖靈的人,反而得到邪靈。我和一班靈恩派的人每提到這一件事,他們就常常用一節聖經給我答辯。那就是路加福音11:11節。「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呢?求雞蛋,反給他蠍子呢?」因此豈有人求聖靈,天父反給他邪靈豈有這回事呢?靈恩派的人常常以此節聖經給答辯。聖經明明說,兒子求餅,父親不會給石頭,求魚,不會給蛇,我們求聖靈、天父怎麼會給邪靈呢,這是不可能,且是不合邏輯的。可是各位弟兄姊妹,你去唸使徒行傳第十九章,你就看見有幾個念咒趕鬼的猶太人,向那被惡鬼附的人,擅自稱主耶穌的名說,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勒令你們出來,而結果不但不能趕鬼,反被惡鬼從牠們所附的人,跳到他們身上。這個事實,你又將怎樣解釋呢?求餅,祂不會給石頭,求魚,祂不會給蛇,那末奉耶穌的名趕鬼,又為什麼會被鬼跑到他們的身上呢?所以,各位,聖經有時不能斷章取義。這些人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變故?就因為心術不正,所以總會發生這種事。是不是因奉耶穌的名出了岔子,我們就不再奉主耶穌的名呢?是不是因有人追求聖靈,我們看見他反而得到邪靈,我們就不再追求聖靈了呢?我們決不能因噎廢食。有一條路能夠走,而且循著這條路走下去,是不會給邪靈有地步的。今天人作工、鬼不怕、神作工、鬼就怕。因此,鬼就在教會裏,在麥田撒稗子,作混雜的工作,叫你害怕。因為害怕的原故,結果就不敢追求,就不讓聖靈在教會裏作工,以致教會裏只有人的作為,沒有神的作為,只有人蹟,你擺給人看,只看見有人的活動,不能看見神在那個地方活動。
肆、關於追求的問題
弟兄姊妹,關於追求的問題,你看五旬節以前和以後,他們如何追求呢?在使徒行傳第一章說,你們不要離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應許的。使徒行傳是路加寫的,路加福音也是路加寫的。後者說,主要將天父所應許的降在你們身上,你們要在城裏等候,直到你們領受從上頭來的能力(路24:49)對照一下,記載完全一樣的。等候,等候,他們到底等候了多少天?主耶穌復活後,四十天升天,第五十天聖靈降下來,所以他們等了十夭。既然他們等了十天,可見說,他們回去了,就到馬可的樓上,一百廿個人在那裏集中等候了十天。等十天作什麼?就是禱告。
弟兄姊妹,他們作什麼禱告,然後聖靈才降在他們身上?弟兄姊妹,我想很簡單作倒空的禱告。因此說「若非經過各各他,必不能到五旬節。先是預備瓶子空,後是膏油盛其中。」先是倒空,接是充滿。所以這些使徒和門徒們,他們到那裏去禱告,我兄弟說,就是倒空的禱告。因為屬靈有一個原則,屬靈有一個定律,這原則與定律,就是充滿一定要倒空,倒空而後才充滿。現在有一個問題,是我要和各位討論的。這「倒空」到底要倒空什麼。有說要倒空罪,還有說,不止如此,還要倒空世界。為什麼要倒空罪,因為罪會把心靈弄污穢。為什麼要倒空世界?
因為世界會將人心霸佔。如果污穢,如何能使聖靈盛在其中?若被世界霸佔,那有地位再給聖靈?
所以罪要倒空,世界要倒空,這是無疑問的。那些日子,他們在那樓上倒空些什麼?你看,彼得在倒些什麼?彼得三次不認主?這是不義。因為主如此待他,而他竟如此對主,這是他的不義。
彼得在那裏被光照,省察出來,在那裏倒空他的不義。還有,我們看多馬,他在那裏倒空他在倒空什麼呢?主耶穌復活後,來到門徒中間,那時多馬沒有和他們同在,事後那些門徒就對他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祂手上的釘痕,又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入祂的肋旁,我總不信。(約20:25)這是疑惑。所以多馬在問他的疑惑。還有雅各約翰這對兄弟,他們在倒什麼?當耶穌基督講到祂要到耶路撒冷受害時,這兩個兄弟就在求,主阿,到有一天,你得國降臨的時候,願我們在你的園裏,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這是自私。左邊被你坐,右邊被你兄弟坐,別人坐在那裏呢?這是自私。他兩兄弟在倒自私。當主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以前,定意向耶路撒冷去,撒瑪利亞人不肯接待,以後雅各約翰這兩兄弟就說,主阿,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作的麼?還是沒有愛心,他們在倒沒有愛心。你從這個地方看,彼得在倒不義,多馬在倒疑惑,雅各約翰,在倒自私,他們也在倒沒有愛心。所以將罪倒去,將世界也倒。
但是又有說,倒罪不夠,再倒世界,也不夠,還有一樣要倒,那就是自己─ ─ 倒自己。他們就引經據典說,腓立比書二章,耶穌在倒自己,腓立此書三章,保羅在倒自己。你從何處看到耶穌在倒自己?「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腓2:6) 這虛已就是倒自己。耶穌在世上時,有沒有倒自己呢?太多地方!我單單取出兩處,你就知道祂在倒自己。一處是在客西馬尼亞禱告:「父阿,你若願意,就把這杯撒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22:42)「我」到那裏去了呢?「我」早就倒光。他倒自己。還有當祂被釘十字架時,從那裏經過的人,譏誚祂說:「你這拆毀聖殿,三日又建造起來的,可以救自己罷;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罷!」(太27:39-40)祂可曾從十字架上下來?祂並不會下來,就因為祂作事,不是為自己。祂沒有一件事是為著自己。可見祂是倒自己。還有保羅如何倒自己?你在腓立比書三章,看見「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就是說,昨天把它忘記,努力面前,這句話的意思是保羅在倒我昨天有個經歷,我今把這經歷倒,說昨天有個啟示,我今把這個啟示倒,倒到只剩一件。這一件是什麼?保羅把經歷、啟示、工作成效都倒,倒到只剩下一件,這一件就是耶穌。所以有人說,我們倒空才充滿,充滿要倒空。要把罪倒,把世界倒,還要把自己倒?弟兄姊妹,你看這樣講法,夠不夠呢,對不對呢?我相信,叫你舉手,你一定舉手,叫你點頭,你一定點頭。為什麼?因既然要倒,就要澈底去倒─ ─ 罪也倒,世界也倒,自己也要倒。倒得清清楚楚,問得澈澈底底,好讓聖靈能充得滿滿。
這樣的說法,我兄弟卻不贊成。為什麼我兄弟不贊成呢?這倒空後才充滿,這是定律,這是原則。你要充滿,你就要倒空;不倒空,就不得充滿。但是如說,這倒要把罪倒、世界倒和自己倒,我兄弟不能贊成這樣的話。為什麼我不能贊成這樣的話呢?弟兄姊妹,今天我請問一下,連兄弟在內,有幾個人倒了自己?今天坐在這裏的,我不但問我自己,我同時問神學院長,有幾個人在這裏倒自己?有幾個人真的能把自己倒呢?如果我們把罪倒、世界倒,還要把自己倒,才能被聖靈充滿;那末,我想,我們自己如也能倒,那時也就不需要被聖靈充滿了。連自己也都能倒,那還需要被聖靈充滿嗎?而且你在聖經裏面,看不到一個地方,有一個屬靈的人物,因把自己倒而被聖靈充滿的你看不見!就耶穌而言,祂在客西馬尼園禱告,這是倒自己,祂在十字架上不下來,這也是倒自己,但是祂是在那個時候才被聖靈充滿嗎?你知道不是。不是在客西馬尼園才被聖靈充滿,也不是在十字架上,才被聖靈充滿,祂是在約但河起來時就被聖靈充滿的,所以是客西馬尼園以前,在釘十字架以前,被聖靈充滿的。還有,保羅在寫腓立比書時說,他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他是到了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只剩下一件事時,才被聖靈充滿嗎?不是,他是在被亞拿尼亞按手的時候,就被聖靈充滿的。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並不是說把自己倒了,才被聖靈充滿的,乃是聖靈充滿了,總有力量來把自己倒。你倒罪,倒世界,是可能的,但是被聖靈充滿了,才有力量去倒自己,而不是你把自己倒了,才能被聖靈充滿。這是聖經裏面一個很清楚的例子。主耶穌如此,保羅也是如此,都是如此的,何況我們這些人,會不如此嗎?被聖靈充滿,才倒自己;你倒自己,而後再被聖靈充滿。聖靈充滿,並不是一次的。所以 ,弟兄姊妹,一個人如遵守這個真理原則,求餅、祂不會給你石頭,求魚、祂不會給你石頭,求魚,祂不會給你蛇。你把罪倒,把世界倒,求聖靈充滿,沒有說會被邪靈充滿的。那末,今天為什麼會發生那種怪事呢?因為他不按聖經教導的,走這條追求的路,以致我們教會就有人被邪靈充滿。那末再看下去,五旬節以前,他們到馬可的樓上去追求,這追求、禱告,就是倒空,這倒空是倒空罪和倒空世界,並不是倒空自己。
伍、聖靈的能力
一、超然的吸引力與整體推動
另外,五旬節以後,有些什麼事發生。聖經說有響聲,而聖經講到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這響聲是什麼,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無論如何,這響聲不是雷的響聲,也不是飛機引擎的響聲。因為這響聲不是自然的響聲,一定是超然的,因為是超然的響聲,這是一個吸引力。所以你看,耶穌跑到曠野,人都在那裏聚集,因有一個超然的吸引力。你看耶穌和拉撒路,拉撒路是一個超然的吸引力,人到耶穌那裏,是因要看拉撒路的原故。在一九五一年,我的大腸毒瘤被主醫治以後,我跑到那裏,人在那裏就聚集得很多,要看近代的拉撒路。這是一個吸引力。
我們今日如何吸引人?今日我們靠絞腦汁,將音樂弄得好聽,靠將廣告做得很新穎,化錢將廣告登得很大。你看,今日是靠如此去吸引人,早代就不是如此。宋博士在中國大陸大奮興的時候,我們在那時沒有看見貼有海報,也不看見弟兄姊妹費力去挨戶通知。在臺北有一位宋博士奮興的人,當宋博士來到他們禮拜堂講道時,他聽一次,第二次就不來,因為他說,我這人正正常常,何必聽他瘋瘋顛顛的講道,以後幾個長老把他架了來,但一到門口,聽見宋博士在那裏揮著手帕唱著「歸家吧!」時,他兩腿就發軟了,說在門口跪了下來。為什麼?因為有一股的引吸力,這吸引力不是自然的,乃是超然的,可是今日我們常常用人的方法,我們用廣告音樂,或用什麼方式,而當時不是如此,這響聲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再有,有大風吹過,有火的舌頭。你看,聖靈充滿、有大風、聖靈充滿,有火的舌頭。不論是風是火,都是能力。可是這兩個能力,並不相同。風的能力是吹動,火的能力是燒盡或潔淨。所以被聖靈充滿,有推動的能力,有潔淨的能力。我們在今日這個世代,需要整體的動,因為整體的行動,果效才大、才快。若不是整體的動,果效不大也不快,但是誰能使一個教會整體的動起來?不是講道,也不是組織(雖然組織在今日很重要)。既不是藉著講道將整體推動,也不是藉著組織將整體推動,那要靠什麼才能將整體推動呢?聖靈的能力。你看,在摩西的時代,不是一個摩西?加上一個亞倫的動,乃是摩西亞倫,加上整個以色列民族的動。這一個動是整體的動,因為整體的動,你才看見會幕很快地被建立。聖城和聖殿,不是一個所羅巴伯,加上一個尼希米,再加一個以斯拉的動,除了他們的動,以色列百姓一起在動,這個動乃是整體的動。所以五十二天,就將聖城修完。整體動,效率大且速。現在的教會,我們看見只是一個傳道,加上一個長執會的動,所以只是少數人的動,而不是大多數人的動。今日在這非常的時代,如果我們不是整體的動,如何能影響這個世代呢?但如何能夠使整體動呢?用聖靈來推動,才能使整體動。
二、罪的潔淨
還有火的能力,是潔淨的能力。弟兄姊妹,我們今天常講罪,罪惹神忿怒,罪會把通天的路阻塞,大家都知道。通天的路一阻塞,什麼都沒有了。但是今日的罪是什麼罪呢?我們只能想起零零碎碎的罪。我今晚在此不提零零碎碎的罪,只講罪的因。我要提到三件事:
什麼罪呢?不受勒束舌頭的罪,不受約束情緒的罪,不受控制情感的罪。舌頭不受勒束是罪,情緒不受約束是罪,情感不受控制是罪。我們的舌頭,若不勒住它,它對自己誇大,對別人論斷批評。還有不受約束的情緒是罪。今天最普遍的情緒是脾氣。在這個世代,人與人之間,一碰到,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氣?是不是說,人不能生氣呢?若人生氣就是罪,那末神生氣是不是罪呢?所謂惹神的忿怒,可見神也生氣。可是這種生氣是好的。還有,摩西從山上下來,聽見以色列百姓在那裏拜金牛犢,氣得兩手發抖,將兩塊石版摔在地上,這個生氣也是好的。既然生氣,有的是好的,為什麼約束呢?因為有的生氣是好的,有的生氣是不好的,對好的生氣,你不必約束,發出來好了,對不好的生氣,你要約束。有什麼生氣是不好的呢?譬如你在店鋪裏做事,受了老闊的氣,又不敢對老聞發作,而回家去向妻子發作,這生氣要加約束。還有呢,你的錯失竟被人訴穿,以致惱羞成怒,這種生氣是為著面子,應要約束。再有,情感要加控制。你看,今日的情常常偏邪,今日的慾常常偏惡。例如醫學說,十個男子為九個性好淫的,像這種光景要控制。情應戀在自己妻子的身上,若戀在別人妻子的身上則是邪,應加控制。人的慾應有一個限度、範圍,但是今日看見人的慾沒有限制,沒有範間,這就是沒有控制。
可是,各位弟兄姊妹,今日的舌頭,誰能勒住它呢?今日的情緒,誰能約束呢?今日的情感,誰能控制呢?教育嗎?我常常在美國看見兩個有博士學位的人打得這裏發青,那裏發腫。這不是教育所能約束控制的。只有聖靈的能力。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能力。這能力不但能推動,而且能潔淨。風是能力,火也是能力。因有這能力,他們聽見就覺得扎心。使徒行傳2:37節記載,眾人聽見彼得講道,覺得扎心,就對彼得和其餘的使徒說,我們當怎樣行。如果沒有能力,不但所講的不能使人覺得扎心,而且不能碰到心。我們這些站講台的,常常很苦。如何苦呢?
如果講得好一些,人在台下點兩個頭,出門去時和你握握手,但過後,你講和沒講,完全一樣。所以有時令人心灰意懶,不知該如何辦才好。各位弟兄姊妹,有能力,就不是如此。所講的道,不但碰到人心,而且令人覺得扎心。
陸、被聖靈充滿是經驗上的事
這裏還說,被聖靈充滿,他個就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我看見一個傳道人(一個大傳道人)寫一本書,他說,被聖靈完滿,就說起別國的話來。但被聖靈充滿,我常聽見在那裏「答答─ 答,叭叭叭」這是別國的話嗎?所以我們智慧派就一同,如何一同呢。不錯,因為在這裏說,一夜聖靈充滿,就說起別國的話來,底下說,鄉談─ ─ 方言。方言是能聽得懂的。如果你能被聖靈充滿,說方言能聽得懂,請你說幾句給我聽聽看。不是沒有道理。但聖經就是這樣麼?請大家看哥林多前書14:5節:
「我願意你們都說方言,更願意你們作先知講道,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
這裏講到說方言,但要翻出來。請問五旬節當時所講的鄉談或方言,有沒有翻出來?沒有!因為聽得懂,何必翻呢?剛才哥林多前書十四章,這裏講到聖靈充滿說方言,方言有沒有翻出來?有!為什麼要翻?因為聽不懂,所以要翻。各位弟兄姊妹,你在這裏看見,方言在聖經裏有兩種,有一種是聽得懂的,有一種是聽不懂的。這很清楚。故此,不能說,方言一定是聽得懂的,才叫方言。有一種方言是聽不懂的。呂振中的翻譯本,講到是捲舌頭。所以被聖靈完滿,有的人是這樣,有的人是那樣,不盡都是一樣。你看使徒行傳二章所提到的一件異蹟,解釋為正如約珥所記的「神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作異夢」可是五旬節所發生的被聖靈充滿的事,雖如約珥所記被聖靈充滿的情形,但弟兄姊妹,五旬節的現象和約珥所記的現象,又完全不一樣。因約珥那裏所記,是少年人見異象,老年人作異夢,而五旬節時,一個少年人都沒有見異象,一個老年人也都沒作異夢。弟兄姊妹,這個現象不盡都相同。所以我們在這裏看,被聖靈充滿,是經驗上的事,不能都是類似,不能都是一同,我們應從聖經中將這個真理看出來。
最後,它在這裏說,被聖靈充滿,這些人好像被新酒灌醉。除了此處的記載外,保羅在以弗所書中也記載:「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弗5:18)為什麼將醉酒和被聖靈充滿列在一起呢?因人被聖靈充滿,情形好像醉酒。人有難處,每借著酒來麻醉,人要作一件事,每藉著酒來提起勇氣。好像赴刑場的人,手腳發歌,神智不清,每藉著酒使其膽量大起來,鼓起勇氣。人有苦悶,借著酒來取樂。酒能解決很多事─ ─ 有難處酒能麻醉,作事、酒能提起勇氣,愁悶、酒能使其變成喜樂。照樣,聖靈也能成就許多事。你看五旬節以前,他們如處黑暗,但五旬節以後,他們進入光明;五旬節以前,他們失望,五旬節以後,他們有盼望;五旬節以前他們膽怯,五旬節以後,他們膽壯。這個從黑暗,失望與膽怯變成光明,盼望與膽壯,這是由於被聖靈充滿。被聖靈充滿,就解訣這一切。我們今日也是一樣。今日教會,望裏面去看,問題一大堆,早愁晚也愁,今天愁明天也愁,這些問題,如何去解決呢?你就在那裏動腦筋,絞腦汁,結果愈理愈亂。但是弟兄姊妹,你要看見一件事:若讓聖靈充滿,就像火一樣,將什麼都化開,把問題什麼都燒盡。還有,酒一喝醉,他就反常,講話也反常,原來是廝文的,現在是組魯的,本來動作仔仔細細的,如今野野蠻蠻。我們今天照樣,看見被聖靈充滿能夠反常,所謂反常,就是和平常不一樣。從前這樣講話,如今不是這樣講話,從前這樣作事,如今不是這樣作事。
結語
弟兄姊妹,我看見一本書名「勸」,講到今日的教會,是過了復活節,卻沒有跑進五旬節,因此沒有力量使生命長進,沒有力量使工作有成果。生命不長進,和工作沒有成果,都是苦的。所以這書的作者,勸我們「既過了復活節,應該進入五旬節」現在攔阻的是什麼?是「知識」與「害怕」。可是我們當不能因噎廢食。弟兄姊妹,追求的路在那裏?我想很簡單:有一個要的心,跑去安靜起來,去倒空。這倒空,我兄弟的意見,不包括倒自己。如果你能倒自己更好,但先不包括倒自己。過了復活節,不要停在那裏,應該進入五旬節。若是停在哪裏,那末你將看見教會不但談不到火熱與增長,而且教會會冷淡與萎縮。如果停在那裏,不但外邊的人帶不進來,連裏面的人都帶不起來。弟兄姊妹,求主今日將這個真理擺在我們的跟前,傳福音,要裝備。沒有裝備,如何去傳呢?我來台灣的時候,寶島上的信徒大概有有廿幾萬,迄今已過了卅多年,而如今的信徒,大概不會超過卅幾萬,增加不多,而人口呢,我來時還不到六百萬,今天己是一千八百萬,所以今日真是需要能力。如果沒有能力,我們就不知道將如何作事。求主給我們眾人一顆渴慕的心,低頭禱告。(下略)(吳勇弟兄證道,姚同樾弟兄記錄,原稿載於海外宣道雜誌第十二卷第三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