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从时代病看基督教的信仰

写给信仰的追寻者 – 藤近辉著

「美国有七百万人需要进精神病院。」
—-生活杂志

「一个人不可能生活得好,无论他是贫是富,除非他的生活有某种意义。有意义的生活就产生快乐。」
—-Dr.Trueblood

●七种时代病

Dr.V.De Long著 膝近辉译

虽然现代生活拥有无限的便利与享受,但是人类的心灵正在患病。这种病对于人的健康与思想,都有严重的影响。

我们的先祖们虽然没有汽车、收音机、吸尘机、雪柜(冰箱)、电炉、飞机、缝纽机(衣车)等等现代的发明品,但是他们比这一代的人更快乐。

现代人过着「快板」的生活,加上各种放荡不羁消蚀心神的时代娱乐,就产生了精神上的、道德上的、身体上的种种问题,而且这种情形并不限于任何一个地区,乃是全球性的。今天一个三十岁的人,恐怕比从前七十岁的人看过更多的东西,到过更多的地方,用过更多的神经细胞。

人类在这新时代中播着放荡迷醉之种,也开始收割着可怕的庄稼。

梅优博士(Dr.Charles Mayo)说:「在美国,每两张病床上,就有一个精神病患者。」

一九四八年七月十二日出版的生活杂志中,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快乐的追求」,是专家们在一个圆桌会议中的一篇报导。文中指出:美国少年犯案日渐增加, 心理及神经性的疾病也越来越多。据统计,全国有一千四百万人(每十人中有一人),面对严重的精神性的疾病,七百万人需要进精神病院。普通病院中的病人,也 有半数是主要因为精神上的问题而进院的。

「心理身体病」(Psychosometic Diseases)是介于精神病与身体疾病之间的一种疾病,其起因主要由于精神失调,继而引起身体器官的障碍。在第二次大战中,在为了兵役而受检验的一千万男子中,就有二百八十万是为了这种弱点而失去从军的资格。

菲士般博士(Dr.Morris Fishbein)说:「很少人晓得情绪对于人体各器官的严重影响。例如怒气使血压增高;忧虑,在一切情绪中,最能引起身体的疾病。」

哈佛大学教授林曼博士(Dr.Lindmann)说:「在麻省州立医院里,四十一个癌症患者之中就有三十三个是在亲人去世时开始患病的。」悲伤、忿怒、忧虑、嫉妒、骄傲、贪心等,都影响身体的各种器官。

著名的心理治疗学家,及名著「现代心理医疗学」的作者,赛德勒博士(Dr.Sadler)说:「每一个留心观察的医生,都知道情绪是人类经验中的主要 因素。」他说,百分之五十的病人,是患着机能上的,而不是器官上的疾病。另百分之二十五因机能上的障碍而直接引起器官上的疾病。所以在事实上,每四个病人 中就有三个是因心理及精神上的失调而患机能性的疾病,进而引起器官性的疾病。

赛德勒博士又说:「忧虑神经症,大概是这一代人类所患最重要的心理病。」

惧怕、烈怒、受伤、骄傲、忧虑等,都能使血压增高。

一百个胃病患者之中,只有十五个真正是器官毛病。

外科医生们发现,起源于情绪的胃痛,决不能用手术刀把痛感割去。

古代的希腊学者希帕克拉底(Hippocrates),向操医业的人说了一句深有意义的话:「认识病者是何种人,比认识病人所患的病更重要。」

疾病因果的程序,在事实上是如此的:器官性的疾病由机能性的疾病而来,而后者由情绪上的暴风雨而来,最后可推至性格上的缺陷、失调,及失常等等因素。

对于这种病症,教育有其裨益;心理分析疗法有其价值;但是除此之外,还要找出一个根本的疗法。仅仅查出疾病是不够的,还必须指出解救之道。

法斯迪博士说:「心理治疗学的各派,都承认在一切「忧虑神经病」(AnxietyNeurosis)的内面,都潜藏着犯罪的感觉。赛德勒博士也说了相似的话:「患精神病的人,通常有一个不安的良心。」

罪过必须得到赦免与饶恕,罪恶的性格要被除去。

只有上帝能赦免人的罪过,只有他能净化人的潜在意识。

心理治疗学家可以找出人的罪,但是只有上帝能赦免罪;心理治疗学家可以探讨其源,但是只有圣灵能使人的心性得到洁净。

是的,「现代人」正在患病——重病。他正在寻找治疗的方法与途径。他所极需要的是内心的平安。他的心灵、思想、精神,必须完整的结合在一起。现代人类心灵的不安情形,说明了为什么一九四七年美国销售最广的书,是里曼(J.R.Liebman)所著的「心灵的平安」。

人必须获得平安,但我们真实的情形却是患着严重的精神病。在这一切的后面,有一个真正的原因——罪。

教育、文化,不能治疗罪恶,流行的心理治疗术也不能。它乃是一种道德上、心灵上的疾病,只有耶稣基督能治疗它。

现代人类心灵的疾病有七种症象,
分述如后:

一、厌倦——没有目标的人生

现代人类心灵的第一号疾病,很可能就是「厌倦」。通常的人并没有生活的鸽的。「生存」已取「生活」而代之。普通的动植物只有存在而没有生活,但人类是应该有生活的——为了某种目标与意义而生活。

教育、科学、技术,不过是像轮辋(轮辐)一样而已,现代人类所缺少的,是那将轮辋连合在一起的轮轴与轮圈。我们的轮辋很多:观念、理性、计划等等,但是它们常彼此背道而驰,互相矛盾,没有和谐,没有最后的目标将它们融合起来。

我们常讲怎样谋生,但是极少讲及如何生活。我们的肚腹是满的,灵魂却是空的,人人是在忙着,却忽略了生活的本质。

我们生活的进行速度,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但是这种进行是盲目的,并没有一定的方向。

无目标的活动产生无益的劳乏——身体累倦,神经疲困,思想空虚,道德降落,心灵腐败。

人生有意义么?人生只是几十年的作乐活动而己!

嘲世派的人生主义说:「人不过像一个害病的苍蝇,昏头昏脑的在无限巨大的行星之轮上飞行。」如果这话是真的,那末恰好说明为什么世上有这么多病人。对 于他们,人生毫无意义。人的价值失落无遗。他们在事实上变成了畜兽一样的生物,没有内在的价值可言。他们只有细胞、血液、骨骼……,而没有灵魂与永生。

无怪乎今日千千万万的人,在精神上度着贫瘠与毫无生产的生活。理想已经在他们面前消逝无踪。他们在身体、精神、道德上,都是困倦无力。向上生活的欲求 已经渐渐失去,万事无味,没有具有价值的动机,没有向前向上的推动力。吃饭,为什么?读书,为什么?工作,为什么?出人头地,为什么?活下去,为什么?这 样推下去,自杀是一切的总结。

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子在除夕的晚上用枪自杀,留下一张字条,写着说:「我已没有什么值得活下去的事物。」不久之前,著名影星Carole Landis以自杀结束了她的生命。她一点不缺少今日时代所能给予的享受,但是她觉得没有什么真正值得活下去的事物。

漫无目标与意义的人生,造成不乐及厌倦,日子空空的来,空空的去……。

快乐已经从千万人的生活中消逝,他们正患着道德与心灵上的疾病。杜鲁卜勒博士(Dr.Trueblood)说得对:「一个人不可能生活得好,不论他是贫是富,除非他的生活有某种意义与目的。有意义的生活就产生快乐。」

当生活失去意义的时候,人就退而寻求其他的代替品。所以今日有千千万万的人想藉酒消愁;或藉麻醉剂解忧;或将闷闷不乐的情绪在赌桌上抛开。心灵中的虚空只好用肉体的畸形享受来填补。

「吃吃,喝喝,寻寻乐吧,因为明天我们就要死了!」这是心灵与精神破产者的格言。

生活意义的失落,使人格(personality)分裂。只有轮辋没有轮轴!矛盾、紧张、冲突、压力,终至死亡!疲倦、失望、失败、灰心、空虚、厌烦、消灭!

一个快乐的人,是一个具有统一人格的人;一个成熟的人,是一个艺术结晶品——完美的交响乐曲。

赛德勒博士说:「快乐,就其主要本质而论,是由全心致意向一定方向的进行而产生的,没有悔恨亦没有后顾。」

请问,你的人生之途引往何处?可能是漫无目标。

我应该往何处走?

在答覆这个问题之先,必须答覆其他的几个问题——这些问题被称为Questions of the  Great:

我是谁?
我从那里来?
我在这里作什么?
我到那里去?

如果我仅是一个动物,如果我仅是偶然由原生质进化而成,那么,我不过是「生存」而已,不久就要归回一种无目标,无意义的空虚境界里去。

但是,如果我有一个永恒的灵魂,是智慧的上帝所创造的,那么,我的人生与我的归宿,就是十分重要的事。

每一个人必须问自己两个基本的问题,它们将决定你对人生整个的态度:

l 有上帝么?

2 我有一个永恒的灵魂么?

如果我们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一切崇高的价值观念都要消灭——将来没有人生价值的甄别(审判),我们也没有道德的责任。这样,人生失 去了意义,死亡就是一切的最后结束。具有如此人生哲学的人,不久就会厌倦而患病。什么都不值得作,日以继日的吃、喝、玩,结果就是由厌烦而死亡。

但是,上帝终久是存在的,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给予宇宙的存在与现象以合乎理性的解释。每一样存在的事物只可能有三个来源:一、无中生有。二、来自无理智 之源。三、来自理智之源。说宇宙万物是由虚无而来,是与理性相违的。说万物是由无理智之源而来,是不合科学的,因为等于说「果」大于「因」。也等于说宇宙 间无数合乎理智的律则,是由无理智的「因」所生出来的。所以只有第三者是合乎理性的解释。

既然上帝是存在的,那么每一件事都要改观。意义,各种崇高的观念,目的,都在新亮光中呈现了。人生的评价完全改变,死亡不过是引往更广大境界的通衢而已。

当意义与目的在你的人生之门前出现时,厌烦就从后门遁去了。生活变为多采多姿;希望、信念、爱、力,成为人生美丽的妆饰。

那么,怎样治疗这厌倦的时代病呢?让上帝进人你的思想中与生活中,并且指挥你的一切活动。

二、挫败——未完成的愿望

现代病的第二号——因败挫而生的情绪,几乎是第一号的反面。患厌烦病的人觉得人生中没有值得活的事,而失败的人认为人生中有他所欲得的事物,但是不能到手。

失败的心情产生忿怒与惧怕:惧怕的是他再不能获得愿望的满足与大志的完成;发怒的是那些造成他失败的人与事。

千千万万的人作了失败的牺牲品。他们在心理上,心灵上,及与人的关系上,都患了病。

我们的天性与欲望,催动我们去寻求满足。如果遭遇失败,就怏怏不乐,心灰意冷。

欲望的增加,就是需要的增加。未完成的欲望越多,不满之感越大。为了保持心理与精神的平衡,我们必须增加满足,或减低欲望。

现代生活有许多表面上的、人为的、纷复的欲望。现代人类虽然比祖先们具有更多的享受,但是我们所获得的与我们的欲望之间的差别是如此大,以致时常感觉不满不乐,终于成为未满足之愿望和牺牲品。

甲太太以她的大楼为满足,直到看见乙太太买了一件貂皮披肩的时候;甲先生以他的福特牌子的汽车为满足,直到看见乙先生买了比克牌子汽车的时候;甲博士以六万元的楼宇为满足,直到乙博士购置了十五万元的花园洋房的时候。人有亦有的欲望,既浪费又无限度。

各阶层的人都在过着超阶级的生活,贪想获得自己的钱袋所难以为力的享受,结果就是失败、失望、与不乐。

另一个失望的重要原因,就是雄心与才能的不调和。

我们常常对学生们说,任何人都可能做总统或首相,这是很好的勉励之语。但是实际上,这一句话并不能兑现。从机会的观念上说,它是对的,因为每人都有尝试的机会与权利;但是从才能上说,只有很少数的人有这种可能。

这是普遍的一种不协调:第一流的雄心,而只有第二三流的才能。这种差别正是多少不满足与失望的成因。

一个年青女子想作一个歌剧明星,但是没有那样的歌喉;一个青年男子想作一个大学教授,却没有那样的脑袋;一个妻子希望她的丈夫作一位省长,但是他的才能只可作一个县长。这种矛盾只能造成失望。

没有才能为后盾的欲望,产生什么结果?

它时常造成非法与欺诈的行为——用不正当的方法来满足无力完成的欲望。如果一个人不能公正的成功,他就设法行弯曲之道。于是偷盗、谎言、欺诈、舞弊等等的现象,由之而生。由欲望而失败,而犯法,而入监牢,而入地狱!

也有人因失败而自杀。失望造成生命的毁灭!每年有三万人走这一条路!

有人在失望时生出嫉妒与仇恨,有人堕入反常的心理状态中,终至患上不治的精神病。

最近发现,在二百七十五个受过大学教育的男女中,百分之九十忍受着才能不足之感所造成的苦恼与失望。这种失望有下列各种成因:一、体力的不适合。二、疾病。三、容貌不佳。四、无社交才。五、恋爱失败。六、智能过低。七、道德上的失败。八、犯罪。

怎样治疗因败挫而产生的疾病?

在一切失望的根中,都有自私的存在。在大多数因失败而苦恼的人心中,常有不顾自己的条件及他人的优点而只求成功的欲望。自私推究到底就是罪。

获得治疗与健康的第一步,是将自己与比自己更伟大的人联合起来,耶稣基督说:「凡要得着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要得着生命。」这正是失望的根由与成功的秘诀之所在处。

其次,要使你的欲望与你的才能协调起来。你是否正在希求超乎你的才能的成功?柏拉图讲得好:公平的定义就是每人作他够资格作的事。当一个人跑到他应站 的地位以上去,就产生了不公平——一个方橛放人一个圆洞里。心灵的健康在于一个人用上帝所赋予他的才能,作他应该作的事。作得太多,则为怠惰不忠;太多则 生失望。

把你自己献与一个理想。

耶稣基督说:「你们要先求他(上帝)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这是一个心理上、道德上、精神上、心灵上的真理。如果你把自己献给比你更伟大的人或事,而不是为自己活着,你就获得你的真自己——得到真正的幸福。

请你把自己献给最伟大的耶稣基督。他能赦免你的罪,他能使你的心灵获得平安与快乐,而且给予你真正有价值的人生目标。

这样,目标的完成将要代替失望;热诚将要代替嫉妒;喜乐将要代替不满;成功代替忿怒;绝望转为希望,惧怕转为信心,虚空转为丰富。

如果你是失望病的患者之一,请你不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以致灭亡。让伟大的医生耶稣基督医治你的心灵,稳定你的精神,使你整个的人生充满新生命的活力。

三、虚伪——完整人格的失落

经文:加拉太书六章七至八节

人类心灵的第三种现代病是虚伪。

真诚是二十世纪已经失落的人生艺术。今日人们时常以舞台演员的姿态出现。电影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人,使他们在实际生活中也作起演员来——造态、作势、扮演,将心中的真情掩

蔽起来。今日是「忙」与「讲求效率」的时代,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你的本质如何,乃是你能作什么?着重点是外表,而不是内在的真实情形。里面好不好不必管 它,只要外面好看就可以了。只要门面堂皇,不必管货物的好坏。装饰、喷漆、粉刷,尽量使皮面漂亮,不管盖在底下的是否劣货。卑鄙腐败的人不是常有动人的外 表么?扮得像,就是成功。许多人很聪明的运用心理学为自己造成一种有利的气氛,而其内心却是一个充满臭气的坟墓。

千千万万的人正患着虚伪之症,他们的剧台生涯过得太久了。在众人面前他们强扮起一副面相,但是实际上他们是病了。总括一句讲:他们的生活是一篇谎话。

虚伪是由完整人格的失落而产生的结果。一个人格完整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本来的真面目。他的行动正像他的内心一样。

如果一个人日日夜夜与一个说谎者、贼、谋杀者同住,真是一件要命的事。他不久就要被迫到一种境地。不是决心脱离这种痛苦生活,就是自杀。

这正是我们的情形,我们不能脱离那个虚伪的「自己」。麦克比夫人(LadyMacbeth莎氏名剧中的人物——译者)以为她能藉着谋杀一个人而获得权势与幸福,但是事实上,她犯了一件极大的错误——她不晓得她因此竟与一个杀人的凶手——她自己——同住一生之久。

你也许可能享受你用不正当的方法所得的利益,但是你必须与一个贼同住。

你可能用谎言得到你所要的,但是你必须与一个骗子同住。

你甚至可能利用谋杀来达到你的恶魔般的目的,但是你必须与一个凶手同住。

你不能逃脱你自己。你不能与你自己离婚,你可能脱离开一个可厌的,凶狠的,难以同居的妻子或丈夫,但是必须与自己永远同在。

卜鲁克斯说:「必须将事情掩藏起来的那一刻,是何等可怕而痛苦的一刻!它影响了整个的人生。如果一个人怕提到某些问题,不敢正视某些人的眼睛,那么他的人生之花已经凋残。」

一样罪产生另一样罪。偷盗之后,继之用谎言来遮掩。每一次有这样的行动,就拆毁了内在的完整品格。

如此下去,不久之后,一个人的心灵就腐化不堪了。生命之力已被噬尽,像一棵空心的树一样,强风一起就要倒下。

当一个人到达这种品格破残,真诚殆尽的田地之时,常常设法遮掩,摆起一副好面孔,把已经玷污的心灵之外面粉刷一下。即使他作得成功,也不过是欺骗别人而已,欺骗不了自己。

他可能像彼拉多一样洗手(参马太福音二十七章二十四节——译者),但是洗手并不能使心灵干净。

他可能作点善事以为补偿,但是并不能除去他的罪。

有人求于心理治疗术,想望得到一个抹除内心污秽与腐败的妙方。

但是圣经说:「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并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箴言二十八章十三节)这是唯一的解救之法:

一、承认罪过。
二、离弃罪过。

使徒约翰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壹书一章九节)

惟有耶稣基督能帮助你,只有他能赦免你的罪。

教育无能为力。
哲学无能为力。
心理治疗术无能为力。

只有基督耶稣的宝血能达及罪污在你心中所潜入的地方。你的染污的品格可以得到洁净。你不必继续与一个欺骗者、偷盗者、凶手、罪人同住。耶稣能赦免这一切,并且净化你的心灵与品格。

请你让这一位最伟大的医生治疗你心灵上的疾病;承认你的罪,信靠他,你就会得到新生命,成为一个新人。

四、孤独——失群独立

经文:启示录三章二十至二十一节

千千万万的人与他们原来的团体与理想脱了节。他们受了不满意的待遇,或欺骗,所以退出而过着孤立自顾的生活。但是他们不能长期过着中立,与一切无涉的真空生活,他们不是爱一件事物,就是恨它。人类的天性就是如此。

这一代的人,亲眼看见了两次世界大战。我们曾为民主、自由、发展、独立、幸福而战斗;但是许多事使我们失望。我们所曾寄予信念的事物,终归失败,千万人傍徨迷惘,不知所从。但是他们不会永远呆立在那里,迟早总有一天会再投身于一种运动或理想。

只有在两种情形下,人才能有一致的行动,或团结对抗一种共同的威胁,或合力为一种伟大的理想而努力。在过去的两次世界大战中,我们团结一致与共同的敌人作战。这种团结是暂时的,敌人一经克服,团结马上消逝。今天什么能再使我们联合起来?

只有同一的目标能造成联合。

当你急于正面的从事于某种运动时,你已经是在形成一种「反」或「排」的心理了。千万人正在「反……」或「排……」的旗帜下联合起来,例如排犹运动,排黑人运动,排外运动,反帝国主义运动,反基督教运动,反共运动等等。

人类的天性使我们不是剧烈的恨某件事物,就是热切的爱某件事物。恨的联合是暂时的,是破坏性的。爱的联合才是持久的,与创造性的。

四十年以前我们为了反抗德皇的侵略而联合起来,但是在胜利之后,在交战国中到处弥漫着一种无羁的放荡气氛,继之而来的就是经济上的不景气。十几年以前 我们又为了反抗希特勒与日皇而联合起来,虽然得到了胜利,但是千万人无家可归、失业;许多城市毁为平地;多少家庭破离;多少事业成了泡影;死伤的人难以计 算。

可怕的循环——恨,战争,破坏——正在把我们带至完全毁灭的边缘上。

这种无用的反覆演变,已经使千万人抱怀疑的态度,甚至生出厌恶的态度。傍徨迷惘,无路可走的人何止千万!他们所曾寄予希望的,已经使他们失望。

无数的人正在准备献身与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运动。这里隐藏着一个危机,但是也是一种挑战。一种错误的运动在积极而有力的领导之下,可能把这些失望而孤 立的人联合起来,成为巨大的力量。但在另一方面,千万人的心灵已经准备好了等待献身给基督及正义的伟大运动,这建设性的运动将带来和平、幸福,道德的新气 象,及永生。

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上,我们只有两条出路:恨的联合,或爱的联合。

但分析至最后,还是归到个人的问题上来。孤立与失群,对于具有社会天性与心灵的人类,是极不适宜的。「依归」是心灵的一种需要与要求。

与一切无涉,被人弃置一边,是使人的心灵最痛苦的一件事。

我觉得,在耶稣形容将来刑罚的话中,最可怕的不是琉璜之火,或不死之虫,而是「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的黑暗中!」

被丢弃,不适于与良善的人作朋友,像一颗流星一般在无限的太空中,毫无目标的飞动-孤单、失群。什么比之更可怜而可怕呢?

孤寂的感觉,并不一定是因人少而产生的,常常是由「没有目标」而来。世界上最孤单的地方,可能是纽约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如果你的人生没有目的,那里熙熙攘攘的忙人,只能增加你孤独之感。

一个具有群居天性的人,居住在上帝所创造的广大宇宙中,而没有浓厚的兴趣,没有坚强的连系之爱,没有具有价值的目标,及光荣的责任,是最可怜的一件事。其结果就是孤单的感觉——一种可怕的疾病!只有与基督及他所建立的目标联合,才能治疗这病。

世界上最有建设性的理想,就是建立基督之国。

世界唯一值得我们尽忠的人就是耶稣基督,唯一确定而有权威的声音,就是上帝之子的声音,唯一将幸福与永生给予人类的运动,就是耶稣基督的教会运动。

敬劝千万游离无定,流荡无归,孤立的人们,不要继续孤立下去,不要从事于消极的运动,请将你的身心完全而热诚的,献给那最伟大的导师及他所领导的运动——基督与他的国度。

这是孤独的治疗法。基督必给予你心灵的平安,他的国给予你值得全力以赴的理想。

到基督这里来吧!加入他的军队吧!将你自己献给这有永远价值的,有建设性的理想吧!

五、幻灭——偶像崇拜者的失望

经文:马太福音二十二章三十六至三十八节

希望幻灭之主要原因,是偶像的崇拜。人类心灵中有一种天性的倾向,就是崇拜,因为人是有灵魂的动物。如果我们在上帝之外,另有所崇拜,最后必将发现它令我们失望,一切终归泡影。希望的幻灭会产生讥讽而冷酷的人生态度。今日千万人正在患着这种疾病。

廿世纪的偶像很多,例如教育、爱国主义、民主、金钱、享乐、科学、健康等等。

世界著名的历史家汤恩比(A.J.Toynbee),他是今日教育与科学界的红人,他在观望杂志(一九四八年八月十七日出版)上说:「目前时代之所以 危险,原因就是我们脑中充满了对国家,国旗,及过去历史的崇拜。」他又说:「人只有敬拜上帝才是安全的。十诫中的第一条(不可在上帝以外任何人或物为 神),也是个人及社会进步的第一条律则。如果我们违犯这条诫律而以我们过去的历史为偶像,一定要失败。」

人类忽略了这一点。今天我们的偶像们已经开始倾跌了,我们的希望正在幻灭。我们必须崇拜那超出我们自己的水准以上的事物——超出我们自己智慧与能力以上的事物。

汤恩比很正确的指出:「历史已经显明,每一个以武力为基础的国家或文化集团,都失败了;一个兵士的武技并不能解决胜利所带来的各种困难问题。」

我们可以进一步说,一个科学家能发现及发明,但是须有宗教的信仰才能善于利用他所获得的。汤恩比说:「今天我们所面对的挑战是清楚的,我们将怎样利用科学家们为我们所获得的各种能力?」

他说,我们所必须作的一件事,「就是停止崇拜今日流行的各种偶像。」「今日世界的巨大需要,是对于超自然事物的信仰的复活。若人类没有这信仰,而将今日从实验室里所制造出来的可怕的玩艺儿交在他们手中,那真是危险的一件事!」

这是何等可注意的一句话,出自一位科学家的口。

我们需要上帝,我们必须让他回到我们的宇宙及生活里来,重新得到我们的崇拜。只有他是正确崇拜的对象。

赛德勒博士,伟大的心理治疗学家,与汤恩比看法相同。他说,对于上帝的认识与崇拜,常常使人胜过环境,这经验超越一切其他的人生经验。(现代心理治疗学七五七页)

「认识上帝的人,能面对任何的处境,受得起任何与永远事物有关的考验,没有惧怕,反而具有一种因对宇宙获有了解而产生的心灵的宁静。」

「调适品性(Personality Adjustment)的最好方法就是崇拜。我认为祈祷是治疗精神病的妙方,个人的宗教经验是最高级最真实的心理治疗法。」

他又说:「基督教具有防止及治疗各种精神疾病,道德疾病,及性格疾病的能力,这是毫无疑问的。」「对于至高的存在者的信念,是成功的治疗术的主要步骤 之一,它能使人永远脱离精神病的苦梏。」(现代心理治疗学七六五页)宗教是品性健康的必须品。宗教有改变人生的能力;上帝与人类有关。赛德勒博士说:「如 果一个患病者的宗教信仰不能改变他,最好要他改变一下他的信仰——获得一个有效能的。」

崇拜上帝以外的任何事物,一定引往希望的幻灭一途。没有一个人或事物能使人的心灵获得平安与力量。只有上帝能使人成为胜利者而不是牺牲品。

上帝是真价值,真理想,及真理的源头。没有他,人生就沦为无意义,无价值,无希望的生存。

某一个小孩子在世界大战期间的祈祷深有意义:「上帝阿,求你祝福前线上的爸爸,带他平安回来;祝福工作中的妈妈。更请你小心照料你自己,因为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们就糟了。」是的,如果没有上帝,我们真就糟了。

但是上帝的确存在,所以宇宙的一切都有其目的和意义,而我们就是宇宙的一部份。我们在上帝里面获得安息之前,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与安康。

圣经十诫的第一诫说:「在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曾有一个法利赛人问耶稣基督说:「律法上的诚命,那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基督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诚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马太福音二十二章卅六至卅八节)

人生的第一个律则就是相信、倚靠、敬爱上帝。在此汤恩比与赛德勒都是对的。

有人问英国著名的首相格来斯顿(Gladstone)什么使他在极度繁忙的生话中保持心情的安宁,他说:「在我的床边写着一节圣经,我每日就寝与起身时都可以看得见,就是:『心中倚靠你(上帝)的人,你必使他完全平安』。」

六、自满——到处可见的浪子经文

传道书十二章十三至十四节

此种疾病与前述的几种疾病不同,因为它对于社会的秩序与个人的精神都没有正面的若何扰害。它是一种消极性的,自满得意的态度,但是足以毁灭一个人的前进力与自发力,终于使品格的力量消蚀净尽,志气消沉,德性腐锈,灵魂败坏。

千千万万的人正有这种自满的态度。他们已经放弃为了正义的争战;停止了向崇高理想的追求。他们已经找到了舒服的小巢窝而安居发胖起来,满意于现状的一 切。他们好像一个愚昧的有钱佬,心中只有「吃吃喝喝享乐享乐」八个字。换一句话说,他们的哲学就是「把你的一切花在你自己身上」。他们成了浪子,好像圣经 上所说的「任意放荡浪费货财」(路加福音十五章)。

这种自满、自享的疾病,正在两种人中间蔓延着——有钱佬与那些嘲世派的人。

许多富人只顾满足自己的欲求,这种态度的根在于自私。它的结果就是不闻不问别人的需要。世上千万的人正在挨饿,受苦,无家可归,但是这些快乐主义者 们,却完全没有感觉。这种自私而不道德的人生哲学其最后结果乃是精神上的不满足与不幸。那些用以满足物质与肉体的欲望的事物,很快的会失去它们的作用。一 个有心灵的人不能单用物质来满足。这正是为什么有许多富人比穷人更苦恼的原因。

自私与自享,永远不能给人带来快乐与满足。你不能逃脱品格的第一项原则:「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精神界中的生物,如果只靠物质的食物而生活,就好像只吃树叶,果皮,而将果肉弃掉一样,不久就要发生精神上的严重消化不良症。

那些嘲世派的人也正患着此症。他们可以分为两种类型:懒惰型与漠不关心型,都是由一种认为一切都无价值的哲学所产生出来的态度。他们对一切都不认真。

自满、自享的富人荒费财物,自满的嘲世者荒费时间。

两者都不关心别人,他们的人生观是得乐且乐得过且过。何必忧虑?何必费心?何必工作?何必找麻烦?

圣经中的伯沙撒王(但以理书第五章),是自满、自享之病最严重阶段的好例子。他有权力、金钱、地位——一切都有。他毫无需要上帝的感觉,事实上,他以 为自己就是上帝呢!他吩咐把圣殿中的圣杯取来作为荒宴淫乐之用。他侮辱了神圣之物。于是有一个手指在他的宫墙上写着:「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次日天明以前,他就暴卒。

自满引往自私、自享、自耀、自傲,最后的结局是自杀。

今日千万人正在过着自满自私的生活,科学的奇妙产品满足着他们的私欲,他们正在以这种罪恶为荣耀呢!

C.C.Monetgue把今日世界的情形描写得极生动而正确,他在他的小说「觉醒」中说:「人类正在地狱中烧焦的山坡上打高尔夫球。」我们正想在自私的,腐败的欲望上建造一个新的世界。

我们永远不能建立一个好社会,除非我们先造成好公民。我们需要上帝才能造成好公民。我们将上帝推到人生之外已经很久了,我们需要让他回到我们的生活里来。没有上帝,人生就没有目标,所以就产生了自满自享及嘲笑人生的态度,最后的结果就是精神与心灵的死亡。

王尔德(Oscar Wilde)说:「嘲世者看见每一件事的代价,却永看不见任何一事的价值。」价值与理想是相连的,没有理想就没有价值;崇高的理想产生崇高的价值。

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说,人类的进步在于寻得一种值得崇敬的事物。撒克曼博士(Dr.Sockman)说:「当我们不再以任何事物为神圣可崇敬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向下坡走近可怕下流的事物。」

当一个人或国家自满自抬到亵读神圣事物与神圣理想的地步时,下一步就是上帝打破沉默说:「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对于上帝的信仰,对于最后审判的信仰,对于永生的信仰,可以治疗一个浪子的自满、自得、自享的人生观。

我们是有灵魂的人,向着一个归宿进行,将来要在上帝的面前交账。

Daniel Webster很严肃的说:「曾进人我脑中的最重要的思想,就是我个人向上帝负有责任。」这样的思想可以治痊自满、自享的疾病。

如果我们仅是一种动物,我们可以仅求物质及肉体的满足。但是我们具有永恒的心灵,所以只有获得上帝时,才能有真正的满足与快乐。

基督教与其他的宗教不同,乃是上帝寻找人类的一个宗教。耶稣基督说:「我来是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他又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当寻找人的上帝与寻找上帝的人相遇时,上帝就得快慰,人就得平安、满足,与幸福。

七、绝望——被击败者

人失败时极易步人那可怕的黑暗的绝望之中。当人的心灵被绝望握住时,信念就消逝一空。

千千万万的人尝到了奋斗之后失败的苦味,因而患上了这可怕的疾病。

不错,人生中有些事似乎是不公允的。例如有人生来就有身体的缺陷;有人因不幸的遭遇,而减削了他们成功的机会;社会对人的要求也有许多是不公平的。但 是每个人必须尽量运用他所具有的。一个有五分才能的人,没有人要求他作十分的工作;一个有十分才能的人而只作五分的事,也不能得到原谅。

为要成就任何有价值的事,一个人必须奋斗,挣扎,努力。他必定遇见困难与拦阻,因为人生是一场战争。但是只要争战是在心灵之外进行,就没有真正的危 险;当冲突与争战进入内心时,问题就发生了。不久品格就要分裂,精神上与心理上失去均衡。内心的统一使人有低挡外来压力的力量。古时的斯多亚主义者有一个 富有意义的格言:「我满足的安息着,什么都不能危害我,除非我自己打开门请敌人进来。」

外面有争战等待我们去打,有目标等待我们去完成,有理想等待我们去实现,有不公平之处等待我们去应付,有最后的归宿等待我们去投入。

在这人生的路途上,有时我们所遭遇的困难是公允的,但是有许多时候是无理的,有时阳光普照,有时风雨交加;有时花香鸟语,有时境逆事横。

冲突的本身原无善恶之分,品格就是冲突的产物。事实上,冲突可以将一个人的本性显露出来。有人说得好:「因难扳动枪机,但是发射出来的是什么,就看你装进去的是什么么。」

司各脱爵士(SirWalter  Scott)与拜伦(Lord Byron)都是破足的。但是司各脱感谢他的痛苦,而拜伦因之满心苦恨。

环境本身并不能造成幸福或痛苦。有人说过:「一个人必须有力量把他的缺点的特质,变为他特有的优点。」(A man must be strong to mould the peculiarity of his imperfections into the perfection of his peculiarities.)

圣保罗曾经遭受过无数次的挫折,但是他益未被击败。约翰卫斯理的妹妹嫁了一个性情极凶狠的人,她写下:「不幸没有离开我,但是他不能伤害我的心。」Sam Shoemaker说:「信心并不能保险你不遇见难处,但是它能保险使你不被击倒。」

我们不必被击倒,我们可以「得胜有余」!

凡患有绝望之病的人,请你立定,重新坚定你的信心与荣耀的盼望,然后向前迈步。在一次战役中失败,并不是整个战事都失败了。

Thomas Burke说:「唯一有价值的人,就是那些时常重新开始的人。」

请你不要向失败屈膝!请你读这一首诗:

拿起你已断的人生之线,
你的上帝能再一次将它结连,
他必不将他的工作撇在一边,
也不使你的人生归于徒然。
拿起你已断的人生之线,
那久已凋残的花朵,
必在上帝所定的时候重新开放鲜艳。

上帝已为你预备了胜利,
只要你有向前迈步的决意,
他必显明他的恩慈。
他的一切应许,
—-都是为了那些「得胜的」(启示录三章十二节)。
退后者与动摇者得不到他的恩赐!
绝望只能生出毁灭与永远的失败,
只有信心与希望能给你光明的未来。
耶稣能使失败转为胜利,
忧愁转为喜乐,绝望转为信赖。

Dr.Sadler说。「耶稣的教训,具有最伟大的破除疑惧与绝望的力量。」(现代心理治疗学,七五九页。)

你可能要遇见冲突,可能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荆棘可能铺在你的路上,暴风雨可能来临。但是,你仍然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

A.J.Flint的诗:

上帝未曾应许天色常蓝,
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
上帝未曾应许常晴无雨,
—常乐无忧,常安无虑,

上帝未曾应许前途尽是平坦大道,
—任意驰驱无需响导,
—没有山高岭峻,
—没有流湍水深,

但上帝确曾应许生活有力,
—行路有光亮,作工得安息,
—试炼中得恩助,主臂同在,
—不变的体恤,不息的爱!

有一次,一位女画家将她的作品展览。她站在旁边将作品的优点向观众指出。但是事实上这作品并不高明。一位伟大的画家走来时,她不知道他是谁,就向他夸 耀。但他将一幅真正伟大的绘画指给她看,她觉悟了,深觉羞愧,为她的夸耀而流泪。那伟大的画家说:「你要作什么?」她说:「我将重新开始学习。」

你的生活可能是一个失败。伟大的基督问你说:「你将要作什么?」但愿你的回答也是:「我将要重新开始。」

现代病的治疗法

经文:以赛亚书五十五章一至三节

上述的七种现代病是否有一个治疗的总方?

在开方以前,必须先确定病因。仅仅治标的药方,不能根除病魔。教育,文化,社会福利,心理疗法,甚至医药,都不过是浮面的解决办法,就好像用药膏治麻 疹一样。不错,药膏可以使皮肤的表面情况改善,暂时解除痛苦,但是,除非消灭血液中的麻疹菌,病人一定要越病越重的。必须有自内而外的根本治疗法。总之, 在内部的问题未解决之前,外面的症象决不能真正消除。现代人类心灵的疾病正是如此。

人类不仅是一种动物——在他的肉体、血液、骨骼、须发、神经系统之外,还有心灵(灵魂)。身体是表面的,心灵是内在的。

前文已经提及,心理治疗学家们说,百分之八十的病人是患功能性的疾病(Functional Diseases),只有百分之十五是官能性的疾病(Organic Diseases)。这就是说明人类主要的病源不在于身体的器官,而在于精神情况——忧虑、惧怕、怒气、嫉妒、骄傲、野心等等。这些东西能驱使人往罪恶的 路上走。它们像恶疮毒瘤一样,将毒菌散布于整个的品性之中,终于使身体的器官也受了影响,而发生疾病。最初的发源地是心灵——中心点——逐渐达及边缘部 份。只注意其末而忽略其本,是何等的愚笨!如果我们的问题是精神与心灵上的,那末让我们越过物质的、神经的、心理的药方,而直接寻求精神与心灵的治疗。

你知道这是正确的解决办法,让我们坦白的加以承认,不再为了浮面的各种治疗方法而花钱、花时间、花精神。

这里是一页总账:

在「漫无人生目标之病」的后面,是对上帝的不信与对各种有精神价值的事物的轻视。
挫败之感产生恼怒,嫉妒,及不正当的野心。
虚伪是因完整品格的失落而产生的,出于自定的选择。
幻灭的源头是拜金与享乐主义。
自满与玩世主义,是懒惰、浪费,与漠不关心造成的。
绝望的成因,是缺乏信心与意志力。

圣保罗说:「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书五章廿二节至廿三节)「你们要凭圣灵行事。」(加拉太书五章十六节)

他又说:「属肉体的人是与上帝为敌,因为他们不服从上帝的法律。」

他告诉我们天性中的恶成份可能洗净,将它钉死灭绝。罪恶可能从人内心中移去,人类可能重获灵性的健康。

现在我们已经发现,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罪」。但感谢上帝,使我们在耶稣基督里可以得到医治。

你也许要批评我将问题说得太简单了。但是,症状虽然十分复杂,将一切推至根源之后,我们所发现的只有一样东西:罪。只有一种根治法:基督。事实上确是如此。

Toplady在他的诗中说:

万古磐石为我而裂,
作成我的避难所,
自你受伤的胁下流出水与血,
使我获得双重的医治:
既脱永刑又得圣洁。

我们生活的外廊中显露着许多罪行,需要上帝的赦免,我们的心灵中居住着罪性,需要上帝的洁除。

约翰·卫斯理的诗:

恳求主将爱的精神,
吹人每颗烦恼心;
主所应许甜蜜安息,
但愿人人得继承。
恳求去掉爱罪心怀,
成全我灵始与终;
信的结果美如开端,
自由释放我心衷。

是的,这就是根治之方,双重的治疗之方:罪行得赦,罪心得洁;内在外在的疾病皆得痊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